想起萧红······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我想这世间总是充满本质上相同的一类人:才华横溢, 人生观和感情观单纯,向往美好,为现实所束缚但又努力想挣脱牢笼冲向自由。大众口中的“作”应该源于她对自由的向往。不管是什么年代,也不管 生活在什么地方,过去,现在,这类拥有一颗流浪的心的人一直存在,也因此,世间才充满层出不穷的故事。

  

  萧红天生是这样的人,她在有限的岁月里,散发出了金子般的光芒,运气不好,命运多舛——她的经历是属于她的个人、她的生命的。她是当时一批左翼进步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她的周围,包括她在内的,受鲁迅先生旗帜般思想引领的那些才华横溢的人,他们都是当时的进步青年,包括她的好友丁玲、白朗、梅志,却各有各的不同命运。

  

  我们现在身边也能看到当时青年身上的特质,时代尽管不同,不同性格却是依然决定着各自不同的命运。有的香消玉殒,有的稳健上升,有的回归家庭,甘于平凡走完人生。

  

  萧红从年少时就不断与封建思想和男权主义斗争,渴望独立,拒绝从属感。中国受封建思想浸淫多年,我们对于独立女性,总难免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偏见。而萧红则恰恰是那个时代的进步女性,她敢于抗争,也追求美好,为了追求这些思想上的升华,她拒绝妥协,甚至放弃了和萧军的爱情。然而这个放弃我想并非是萧红“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折腾”,而是她与萧军在思想上不可调和的矛盾造成的,对于萧红来说,继续只有痛苦。

  

  对于任何一段感情来说,意识形态上出问题的也不可能只是单方的责任。影片《黄金时代》中援引了萧军的回忆,承认萧红在两人的关系之中,从未出轨。一个从未有意破坏感情,一心爱着萧军,甚至忍受男方出轨的女人,恐怕和“作女”的解释,还是有些出入。在萧红坚强的外壳下的,其实是一颗敏感、单纯的心。因此,朋友们才会不断呵护和鼓励着,甚至照顾着她,希望她能尽快抚平伤口,像聂绀弩所说,如大鹏金翅鸟般地飞翔!电影中出现聂绀弩在车站,向萧红做出飞的姿势,当萧红露出会心的笑容时,非常美丽。

  

  萧军之于萧红,是患难之交。萧军在哈尔滨营救萧红的行为,无疑是豪气仗义的。萧红对于萧军的刚硬坚毅,是喜爱甚至是崇拜的。而萧军对于萧红的独立坚强以及单纯也是疼爱的。但也正因为这些彼此吸引的特质,才产生出矛盾——过于坚硬的大男子主义和要求独立拒绝从属的新时代女权之间的战斗。这是出轨和争吵的源头,也是让双方在最后分手的原因。萧军也曾在暮年回忆称:“我的主导思想是喜爱恃强;她的主导思想是过度自尊。”

  

  那个时代的作家们,是充满信仰和战斗热情的,而我们的时代中却充斥着世俗的价值观与堕落。单就爱情而言,不管何人,无论贵贱,曾经用心去爱,让对方铭记和感动,也许都可称为伟大。

  

  萧红在香港病重时对骆宾基讲述在四川独自逃难的经历时曾表示:“如果三郎在重庆,我给他拍电报,他还会像当年在哈尔滨那样来救我吧!”

  

  她是反封建的勇士,但在个人生活上她是一个弱者、失败者;而作为一个作家,活在大众的心里,有文字流传下来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难道不是吗?

  

  在某一方面有杰出天赋的人,往往在另一方面就有显著的弱点。人生就像现在网络上流行的选择题,每一次选择的选项都会引领你到不同的下一题,而有些人靠几次选择就看到了最终的答案,那份答案也并非最佳答案。萧红就很不幸的是这样的人。

  

  有人说萧红在人生中的几次重要选择都是错误的:被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哄骗并怀孕;离开上海去日本休养;离开萧军选择端木;离开重庆去到香港。这一系列的错误选择,铸造了萧红悲剧性的一生,但也正因如此,她有了所谓的“传奇色彩”。

  

  一个人在当时莫名其妙走完自己的路,现在看不管对错,都是一种命运。电影中她们一群人的黄金时代差不多都结束了,而电影散场我们每个人还存在于自己的年华之中,好或者不好,趁着还来得及,你又该如何选择自己当下的生活?

  

  那个时代的作家们,是充满信仰和战斗热情的,而我们的时代中却充斥着世俗的价值观与堕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