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时间像泥土一样栽培着诺言,诺言像树一样一圈圈地伸展着年轮。

  

  “你相信诺言吗?你会轻易许下诺言吗?”在信笺的最后一页,你写下了两个斜斜的问句,仿佛你写信时歪着头沉思的姿态,天真而惹人怜爱。

  

  给我写信,你从来都是随随便便的,从来都不会正襟危坐。而你提出的两个问题,都是不好回答的问题,它们考验着我回答时的真和伪。我当然相信诺言,在这个不相信诺言的时代;我当然不会轻易许下诺言,在这个把诺言当做玩笑的时代。

  

  但是许诺的信与不信,轻易与沉重,我们的理解上有多大程度的相同呢?——你那小小的问号,如同一把利刃划过我不设防的心口。

  

  我相信诺言,相信诺言是一枚钉子,将飘零的我们钉在大地的手掌上。

  

  诺言是一个封闭性的圆,把两个漂泊者变成一个漂泊者,把两条河流汇集成一条河流,让我们如钥匙一样透彻地锲入对方。

  

  我习惯于把自己当做一只外壳坚硬内里柔软的蚌,而诺言则是一粒在恒河里流转了亿万年的流沙,冥冥之中,既是偶然又是必然地进入我的身体之内。沙粒利用了我的疏忽,瞄准我的缝隙,然后不可抗拒地向我的心脏部位深入。我痛得彻夜不眠,用泪水狠狠地把沙粒包裹起来。真的,在我第一次流泪的时候,我不知道泪是不是能将这粒有缘的沙粒凝结成一颗亮晶晶的珍珠。流泪仅仅是因为我的疼痛,没有别的奢望。到了后来,泪水结晶了,我才发现痛苦也有痛苦自己的收获,而且痛苦的收获比幸福还要大。

  

  诺言就这样防不胜防地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与我河流深处的生命同在;诺言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黑暗里生长着。我的泪越流越多,我的心却越来越疼痛。假如有一个小精灵在心脏深处,谁能若无其事呢?于是,一颗晶莹的珍珠诞生了。这颗珍珠属于我,更属于你。

  

  而处在另一个漩涡中的你一点也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一切。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呢?诺言并不是写在纸上的契约,必须庄重地印上我们的手印。时间像泥土一样栽培着诺言,诺言像树一样一圈圈地伸展着年轮。年轮代表着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我还用回答你的问题吗?

  

  我只需要把你的问号改为省略号,就是最好的回答——你说是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