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特快专递······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她剧烈地咳嗽着,他慌里慌张地翻找着所有的抽屉,终于找到了治咳嗽感冒的药,但他仍然感到遗憾,她平日里吃的那种特效药,由于自己的疏忽,已无库存。

  

  她平日里身体不好,小时候落下的病根,一遇阴冷下雪的天气便会咳嗽不止。他们的 生活捉襟见肘,买不起空调,他经常为此“一声叹息”。

  

  拿着找到的药,他急忙扶她起来,将药给她喂了下去。十来分钟后,药力可能起了作用,她安稳了许多,她招呼他:将我的公文包拿来,明天一早我还得出差。

  

  他答应了一声,嘴里说道:天太冷了,你又病着,请个假吧。

  

  她苦笑:那哪行,这趟差事非去不可,我已经答应客户了,没事的,放心吧,我这是老毛病了,心里有底。

  

  他遗憾地低下头,忽然间猛捶自己一下:都怪我,那种药家里没了,我早该想到今天会下雪的,白天没去买,要不我马上去吧。

  

  她阻止了他:外面大雪纷纷,卖这种药的地方至少得在4公里以外,别去了,睡吧,说不定我出差的城市就有卖的,没事的。

  

  她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却睡不着。最终,他起了身,将沙发上放着的一床被子叠成一个条状,然后放在她身旁,她动了动身,搂着被子睡着了。

  

  他出来时,已经是子夜时分,纷纷扬扬的大雪弥漫着这座小城,他的目的地是4公里外的那家药店,只有那里,才会通宵营业。

  

  4公里的路程,本来不算长,但夜深雪大,他几次摔倒在地上。

  

  三个小时后他同到了家里,怀里揣着十来盒那种特效药,她正熟睡着,睡梦中说着呓语,偶尔会有几声咳嗽打破这个宁静无涯的夜。

  

  他从抽屉里轻轻掏出一张特快专递来,他在上面胡乱地写着什么,然后将那几盒药塞进特快专递里。

  

  他一夜未睡,6点多的时候他开始为她做饭,然后假装有人找似的开门对着雪花说了些废话,然后手里拿着那份鼓囊囊的特快专递跑了进来,他像个孩子似的大声呼喊着:亲爱的,起床了。

  

  她早就醒了,只是觉得喉咙痒得厉害,赖在床上没起来,听到他吆喝,她抬头看见一脸兴奋的他,他继续说道:我给忘了,我托喜顺给你捎药了,今天早上刚到的,用的特快专递,看,够你吃一阵子了。

  

  她也兴奋不已,迅速地起床、吃药,然后他徒步送她去远在三公里外的火车站。

  

  他挥舞着手在寒风中,她的眼角淌满了晶莹的泪水。他回来时发现丢了昨晚买药的发票,他嘴里喃喃自语着:丢哪儿了,老糊涂了。

  

  三天后他收到了一份特快专递,是她从另一个城市邮来的,里面有一条白围巾,她在信里写道:有了这条白围巾,相信你不会再害怕这个寒冬。

  

  随信跌落的,是一张雪白的发票,时间是4天前的那个深夜,内容是那种特效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