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的幸福你不知道······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房价疯狂上涨的时候,他在市中心买了一套130平米的大房子。他请我吃饭,我以为他要开口借钱,可他却说房子是一次性付清的。真是叫人跌破眼镜。不久前,他还和女友挤在出租房里,对着高涨的房价望洋兴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问,他说,房子是女朋友家出钱买的,他要结婚了。

  

  我正要说恭喜,他却说现在的女友已不是从前那个陪她吃苦的女孩。他曾坚持男人要活得现实一点,可现在他却发现,还是那些蜗居在简陋出租房里的日子才叫爱情。

  

  我记得他的前女友,那个叫童童的女孩,剪着整整齐齐的刘海,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看就是那种单纯得让人忍不住好感十足的女孩儿。那时候的他们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一对,女孩总是甜甜地偎依在他的身边,一副爱情美好的画面,可是他们最终却没有走到一起。

  

  第一次见他们是在出租房,那是学校附近的农民房,150元一个月,房子四面全是墙,除自带的电脑可以上网,就再没有别的娱乐。

  

  那是一个周末,他买回了浅绿色的油漆,两人忙活了一个上午,房子变成了充满希望的绿色。油漆干了后,他们又在跳蚤网上买了床、桌子、椅子,锅、碗、瓢、盆等一切 生活用品,小小的家总算齐全了。于是,他又张罗着请朋友吃饭,庆祝他们的乔迁之喜。

  

  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菜全是女孩做的,家常小菜,色香味俱全,身边的朋友起哄,说看不出童童这么能干。他爱怜地看着她,骄傲地说,那当然,我们家童童可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主。话停了一会儿,他又说,只可惜我不能买大房子给她住。

  

  女孩拉了拉他的衣服,声音有些哽咽地说,你是不是喝多了,我们的家多漂亮,要大房子做什么啊!

  

  那次聚餐后,我们很少见面,但朋友们提到他总是一副羡慕的表情。他换了新的工作,工资翻了番,也不再住学校附近的农民房,而是在市中心租了带家具的一室一厅。

  

  搬家那天又组织大家聚餐,女孩还是老样子,脸上含笑,一个人准备所有人的饭菜,没有一点怨言。有时候,他多喝了几杯,她就会悄悄地用白开水换走他杯中的白酒。

  

  他喝得满脸通红,说话声也大了起来。他说,两年内,他一定要在这个城市立足,买一套写有自己名字的房子,不再像蚂蚁那样拖着家当,搭建一个又一个简陋的窝。

  

  一次,他突然从QQ上跳出来找我说话,说他的女友,工作不稳定,工资不高,而且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他说,在这个城市靠自己真是太难了。

  

  后来,便听到一些关于他的消息,客户的女儿在追求他。所有人都觉得,他不会放弃那个叫童童的女孩,我也这么认为。

  

  可他却迅速地和童童分手了,据说她没有哭也没有闹,默默地收拾行李,很快地离开了这座城市。

  

  再后来,他和客户的女儿谈恋爱,结婚,他有了房子有了车,可他却一点都不快乐,因为没有了那个他爱的女孩在身边幸福地看着他笑。

  

  那个叫童童的女孩陪他走过了最艰苦的日子,她从来不要求他买大房子,只要一个可以安下他们爱情的地方,她在那里为他忙得不亦乐乎,就很幸福。就像蚂蚁,谁说它们搬家时不幸福呢?

  

  只是,他从来不知道那些简单的幸福,才是他最渴望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