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妻的眼镜······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八木先生是我的画家朋友,他来自横滨,今年75岁了,因为腿脚不太利索,所以拄一根拐杖,笑起来非常温和。八木先生来南京参加中日书画交流展时,我陪他去参观中山陵。当我们走到“天下为公”广场时,看到入口处有一对雄伟的石狮子。

  

  他从背包中掏出速写本,一边画起了石狮子的素描,一边对我说:“我年轻时,成天在外忙于工作、应酬,基本上顾不着家。我妻子自从嫁过来之后,上要侍奉公婆,下要照顾孩子,而且她自己还有工作,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也许是积劳成疾吧,她53岁的时候,患重病去世了。发现病情的时候,医生宣告她的生命只剩3个月了。于是我毅然从公司辞了职,在家陪伴她。她走了之后,我的父母又先后出现老年痴呆症状。我照顾两位老人的时候,再次深深体会到妻子的不易。再后来两位老人也相继去世,为排遣心中的苦闷,我重新拾起从小就爱好的绘画,开始了靠画笔与回忆打发 生活的日子。在中国的古 诗词中,如今我最爱的就是苏东坡的那首《江城子》。”

  

  果然,他的速写本中,就有这样一幅画,画着故乡的河流与山丘,山边挂着一轮明月,旁边用漂亮的楷体字一丝不苟地写着:“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临摹完石狮子之后,八木先生摘下鼻梁上的眼镜,从怀中又掏出一副眼镜戴上,重新仔细地欣赏起中山陵的整体景色。见我们疑惑不解地望着他,他有些腼腆地告诉我们:“这是我妻子生前戴的眼镜。她去世前一个星期,我带她去富士山脚下的箱根赏樱,那天她一直喃喃自语,说樱花真美,多么想再多看几眼啊。我记住了这句话,她去世后我就把她的眼镜时刻带在身边,无论见到什么优美的景色,或是每完成一幅油画,都戴上她的眼镜,让她也看一看……唉,这也是现在我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事情了!”

  

  这是一副已经有点斑驳的旧眼镜,鼻托上爬满了铜绿,一看就有些年头了。妻子去世后的22年中,八木先生怀揣着它,走过了40多个国家,完成了几百幅油画作品。他还时不时地戴上它,帮已去世的妻子再看一眼这个美好的世界。这是他独特的怀念方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