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起床协会:叫醒你的不是闹钟,是梦想······ 青年文摘 |阿里社区……

  “三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北京大学起床协会!”在北京大学,这句戏言已被许多学子熟知。

  

  2013年“北京大学起床协会”(以下简称“床协”)以“团结北京大学最广大起床困难户,为实现‘早起、吃早饭、打早卡’伟大理想不断奋斗”为宗旨的“床协”人马不断壮大,这让“床协”会长、北大政府管理学院2011级本科生胡孝楠很开心。

  

  与被窝反复作斗争的“故事”,几乎存在于每个人的大学记忆里。眼下,在多所高校里涌现出的“起床协会”,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个传统故事的结局。

  

  “互助起床”创造 历史

  

  曾经自称为“不分四季型冬眠症晚期患者”的胡孝楠,在2013年3月25日的早上——确切地说是11点25分,睁开了惺忪睡眼,发现室友都在聚精会神地学习,而自己用于实现理想的时间又少了半天。“ 人生何须久睡,死后自会长眠”,痛悟到这一点的她灵光乍现,在人人网创建了“北京大学起床协会”的公共主页。“我的原意,就是创建一个起床困难户的互助组织”,胡孝楠回忆道。那时的她远没意识到,自己创建的这个协会“要火”。

  

  第二天,胡孝楠打开人人网后“惊呆了”,一夜之间关注者上千。3月27日一大早,她从床上爬起,戴上一顶方便其他会员辨认的熊猫帽子便冲向北大的学一食堂。那天前来会合的同学有21人,尽管不少到场的男生失望地嘀咕着“怎么妹子这么少”,但共同的惨痛赖床经历还是很快把大家团结在了一起。同学们煞有介事地在一张印着“PekingUniversity”(即“北京大学”)抬头的信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用胡孝楠的话说,“感觉我们在创造历史”。

  

  与赖床进行持久性斗争

  

  胡孝楠说,目前能坚持来吃早饭的同学数量稳定在40人左右,“床协”的组织架构也日趋稳定:“元老院”——较为固定的早起吃早餐的核心会员;“精神文明与大行教主治丧办公室”(简称“精大办”)——负责监督会长起居,如果会长早餐不现身,就在内部平台宣布“教主驾崩”;桌游局——负责协会课余活动的组织……虽然架构看着炫,其实协会的任务只有一个:周一到周六,集合会员每天在食堂吃早餐,周日“停工休息”。

  

  《“北京大学起床协会”会长办公厅1号文件》指出:“坚持会员起床的独立性与自主性”,“本协会基于崇高的精神理念,不设电话叫早及短信叫早服务,请成员自行起床赴约”。

  

  虽说眼下队伍稳定,但并不是每位战友都能持之以恒。最惨的一次,有朋友问胡孝楠:“听说今天早上只有教主您一个人去早餐了?”

  

  “除了我,还有许多新人。”胡孝楠淡定地答道。

  

  “这些新人真是精神可嘉令人感动……”面对对方发出的由衷感叹,胡孝楠幽幽吐出了真相:“我说的,是那个名叫‘许多’的新人……”

  

  在“床协”人人网公共主页的一篇日志上,可以看到“床协人”的自嘲与信心: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北大“床协”就像所有新事物一样,具有强大生命力和远大前途,也像所有新事物一样,在产生之初,总是不完善的、弱小的,必将遭遇反动势力的阻挠——如“右倾向回龙教(谐音“回笼觉”)投降主义”、“左倾冒险3点睡还想6点起结果没起来主义”以及“我明天尽量起不过不保证能起来的不可知论”。但我们坚信,北大“床协”在斗争中最终将取得胜利!

  

  这样的“起床故事”,勾起了不少网友的青春回忆。一位1978年考入大学的“老学长”表示:“上大学那年我已经26岁了,大学4年我几乎每天都是6点半就起床晨读、自习。你想让自己有怎样的未来,就要付出怎样的努力。”

  

  近朱者赤,近学霸者成学霸

  

  向学霸靠拢,成为很多学生早起签到或者加入“床协”的原因。

  

  北大“床协”的“学霸盛名”走出燕园、红遍网络,缘于其近两个月来推出的数款“学霸游戏”。“床协精大办”主任、数学学院的男生小熊是游戏《本座倒要看看你能活几天》的设计者,他再三要求笔者不要透露他的名字,“以免爸妈知道我不务正业”。而事实上,这款游戏获得了“史上最凶残学霸游戏”之称,吸引了近50万网友。按照游戏设定,主人公穿越为嫔妃,热爱数学的皇帝每天会给妃嫔出一道数学题,答错便赐死:“八维射影空间最低可以嵌入到几维欧氏空间中?所有互不同构的六十阶单群总共有几个?”

  

  这样的游戏,不仅让大批文科生又爱又恨,即便是理科生也大呼头疼。而在胡孝楠用一夜时间便开发完毕的文科版游戏《是文科生就杀了那个狗皇帝》里,玩家答对所有的文科难题便可手刃那位数学控的“本座”。

  

  “好多新生都知道‘床协’是学霸聚集地,我也想和这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神做朋友。近朱者赤,近学霸者成学霸!”一位刚刚加入早起队伍的大一男孩这样说道。

  

  然而,小熊和胡孝楠并不认为自己是学霸。回忆起自己设计游戏的过程,小熊开玩笑说“只是暑假写论文写得快死了,想做个游戏”;胡孝楠也说设计游戏只是为了好玩,“真正的学霸是不屑于这样浪费时间的……我身边甚至有学霸嫌弃我们‘床协’每天花在早饭上的时间太长了!”

  

  有家知名的网络游戏公司找到北大“床协”,开出非常可观的报酬邀请小熊他们参与游戏设计,但是被婉拒了。小熊觉得自己未来的梦想就是从事学术研究,“毕业后去美国读研读博做博士后,然后找一份教职,最后死在那个教职上”。

  

  诸如此类的传说,让这些否认自己是学霸的学霸赢得了许多追随者,“床协”日益增长的会员数目就是最好的证明。

  

  据了解,在不少高校,由学霸领衔的“早起队伍”正在日益壮大。复旦大学、中山大学、山东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知名学府目前都有了自己的“起床协会”,每天清晨,学霸们在食堂前举着会旗振臂一挥,便有一群“早起的鸟儿”聚集在其周围,大家共进早餐后便开始了一天的发愤学习——这已经成为许多校园里一道新的风景。

  

  有句“床协”名言与大家分享,“能叫醒一个人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在这些大学生看来,实现中国梦,不如从每天早上少做一会儿梦开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