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非洲纪念品······ 青年文摘 alingn.com

  除了黑木雕、非洲鼓和面具,非洲还有哪些自己更为独特的文化纪念品?如果愿意探寻,你就会找到那些略显“另类”、但更好地诠释和反映了非洲各国特色的旅游纪念品。

  

  “1后面跟着14个0”的纸币

  

  虽然已经作废,但记录津巴布韦几年前严重通货膨胀的100万亿面额纸币已经成为抢手的旅游纪念品。在2008年,这种“1后面跟着14个0”的世界最大面额纸币仅能购买到一购物推车的 生活用品。

  

  津巴布韦的老师曾经抗议政府采用如此大面额的津元,认为“这些数额巨大的纸币破坏了学生们对数字的感知”。据说,当老师们给学生们介绍一处有7亿年 历史的冰川遗迹时,学生们并不觉得它多么历史悠久,因为7亿旧津元当时仅能买到一块面包。

  

  如今,以美元为标准货币的津巴布韦,这种大面额纸币被作为“历史的见证”来出售,售价在每张5美元左右,根据票面新旧程度略有起伏。

  

  象征权力的“板凳”

  

  在许多非洲地区,木质小板凳有象征权力和珍宝的特殊含义。

  

  在加纳,几乎人人都有一只自己喜爱的板凳。父亲送给儿子的第一件礼物往往就是板凳,未婚妻最先送爱人的礼物也是板凳。每个人都精心保存属于自己的板凳,每天都用清水冲洗,以保圣洁。这些板凳常常是由一块整木雕成,多为两脚、三脚,最多有五脚,通常在板凳支撑架上雕刻人或动物造型,比如象征 智慧的蜘蛛、象征勇气的猎豹等。

  

  加纳人对板凳喜爱有加,有时甚至将凳子当做国礼送给其他国家。1985年,加纳国家元首罗林斯访华时送给中国领导入的礼物就是一个凳子。

  

  《亡灵之书》

  

  古埃及人认为人死后,灵魂重生,于是才有了金字塔、狮身人面像和各种神庙。可以说,要读懂古埃及,就必须读懂古埃及人的死亡观,就必须读一读《亡灵之书》。

  

  这本书收录了许多古埃及人雕刻在草莎纸、陵墓中用来帮助死者顺利渡过难关、得到永生的咒语,告诉亡灵“如何让心在接受死神阿努比斯审判时不乱说话”、“如何躲过毒蛇”等。在电影《木乃伊归来》中,女主角就是误读此书导致木乃伊复活。

  

  葫芦装着肯尼亚历史

  

  肯尼亚盛产长条状的葫芦,这些葫芦被游牧的马赛人和其他部族的肯尼亚人制作成容器,盛放粥、牛血、蜂蜜等饮品。这些葫芦外面雕刻着非洲特色的花纹和图案,有的上面还拴着彩色的马赛珠和贝壳,通过有节奏的敲击传递各种信息,演奏音乐。

  

  要想记住肯尼亚,在马赛工艺品市场上买一个葫芦工艺品是再好不过的选择。据说,肯尼亚的得名就是因为葫芦。当最早的西方殖民者来到肯尼亚时,他们遇到一座高山,便问一个当地的康巴族人,那是什么?那个当地人以为他们问的是自己手中的葫芦,便用康巴语告诉他们是“Kjjnyaa”,这就是肯尼亚山和肯尼亚国名的来源。

  

  《丁丁在刚果》

  

  作为世界经典漫画《丁丁历险记》中唯一与非洲相关的分册,这本《丁丁在刚果》记录了殖民主义和猎杀动物在非洲的变迁。书中对非洲比属刚果境内的非洲野生动物、巫医、西方传教士、狩猎等内容的描写重现了西方殖民者眼中的非洲。

  

  《丁丁在刚果》是丁丁所有历险故事中受到争议最大的一部。书中关于丁丁随意猎杀犀牛、猴子、羚羊、水牛的部分以及对非洲土著人的片面描写一度受到民族主义者和动物保护协会的抗议。在第二版《丁丁在刚果》中,丁丁用火药炸死犀牛的部分被修改,丁丁教当地土著孩子“比利时是我们的祖国”也被“2+2=?”取代。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丁丁在刚果》成为去非洲的游客争相购买的纪念品。在刚果(金)和刚果(布),丁丁仍很受欢迎。很多卖木雕的市场都有关于丁丁和他的小狗米卢的木雕和画册出售。

  

  20世纪60年代挨饿的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们或许很难想象。

  

  当时我正在读中学,在学校食堂用餐。由于政府照顾,我们还能吃到一点粮食。那真是一种令人绝望的饥饿:食品奇缺,配额很少,吃不饱也没办法;你无处无法再弄到吃的,野菜、树叶几乎都找不到了;你不可能去借,或占取他人的口粮,因为大家都在挨饿。

  

  我们的主食是玉米面窝窝头,但嚼在嘴里既香又甜,看见它就流口水。每顿饭前,大家总盼着值日生尽快把饭从食堂领出来。盛饭的饭箱是个金字塔形的木头箱子,全班五十多人的饭全装在里面。值日生根据定量分发,八个人一盆白菜汤,有时是两匙咸菜。与打扫教室、寝室的值日生不同,领饭的值日生是一个很抢手的美差。班上有位同学人称老大,个头年龄跟年轻老师不相上下。无论谁值日,他总负责分发。分完之后,他弯腰把头伸进饭箱,细细清扫残留的玉米面窝窝头渣,一粒也不放过。直到确信一扫而光,他才直起腰来,两手捧着独自享用,全然不顾周围愤怒的眼神。我们刚刚吃了一个窝窝头,不仅不管饱,还似乎激发了更强的饥饿感,只好大口喝白开水。

  

  至于白面馒头,定量更少,是难得的珍馐佳肴。每逢吃馒头,很多同学合不得吃,买块咸菜,喝上几碗水填肚子,把馒头留下来周六带回家孝敬老人。学校组织了检查队,周六在校门口把大家准备带回家的馒头登记留存,等学生返校后还给他们。天热时,学生再拿到的馒头往往发霉,但还是三口两口吞了下去,且很少听说有人因此生病。

  

  记得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们把校园所有空地都搜了一遍,没有找到野菜。晚上大家饿得睡不着,忽然有人问:“如果现在有馒头,你能吃几个?”有人答:“十个,二十个,三十个。”接着又有人问:“如果有羊肉泡馍,你能吃几碗?”有人答:“八大碗,满满的,冒尖冒尖的,说不定能干它十大碗!”这种对话把大家的饿虫从肚子引到了喉咙眼,一阵欷觑过后,有位大个子同学被激怒了。他站在屋门口,对着空旷的操场发出疹人的号叫。躺下后,他又大声说:“现在如果有死驴皮,我也敢啃它三口。”他的反常举动,把大家都镇住了,宿舍出奇地静。

  

  与平时一样,那一夜,我梦中又见到了黄澄澄、香喷喷的玉米面窝窝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