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赏金猎手······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赏金猎手”,是指通过完成雇主的高难度任务来获得高额赏金的高手。至于这种职业究竟源于何时何地,早已不可考证了。目前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它的起源非常早——至少,从北美大陆上有国家开始,就已经有类似赏金猎手这样的人物四处游荡了,这种职业的古老性可以在那里排名前五。

  

  在现代社会、抓逃犯本来是警察的事,传统的赏金猎手只存在于西部电影当中。而在美国,却有一群特殊职业者,他们虽然不是警察,却和警察一样追捕在逃嫌犯——人们称他们为“赏金猎手”,官方称号是“保释实施代理”。他们身着警服、佩戴手枪,必要时可动用武力制服逃犯,一切理所应当。

  

  跟FBI争功的“猎犬”

  

  在美国当前的“赏金猎手”中,最有名的当属有“猎犬”称号的查普曼。在27年的“猎手”生涯中,他抓捕了6000多名取保候审的逃犯,“猎犬”大名一直令逃犯们闻风丧胆。

  

  “猎犬”查普曼在美国是一位颇具争议性的人物,他在年轻时曾因一级谋杀罪入狱。出狱后,他以抓捕逃犯换取赏金为生,成为一名职业“赏金猎手”。在他的“猎手”生涯中,总共抓捕了6000多名嫌疑犯,并曾于2003年在美墨间进行跨国大追捕,抓获了犯下强奸罪的高级化妆品牌蜜丝陀佛继承人安德鲁·斯特勒,完成了连美国FBI(美国联邦调查局)都没能完成的任务。

  

  2003年,50岁的查普曼为得到FBI悬赏的15万美元,从年初起就对安德鲁进行了近6个月的追捕。2003年6月18日早晨,查普曼终于在墨西哥度假胜地巴亚尔塔逮捕了安德鲁。当时,查普曼向安德鲁喷射胡椒粉,用手铐将他铐住。当地警察由于搞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把“斗殴”双方一起关进了监狱。墨西哥警方认为查普曼的行为涉嫌绑架,最高可面临35年监禁。

  

  然而,美国FBI也怪查普曼多管闲事,对他撒手不管。不过最终,墨西哥还是释放了查普曼,但FBI也只给了他l万美元赏金。

  

  苦苦追捕罪犯长达半年之久的查普曼,虽然没有得到巨额赏金,但却被好莱坞看中。在那之后,查普曼的故事被编成电视系列剧《猎犬:赏金猎手》,并且该剧每年都推出新的系列。

  

  回头浪子化身赏金猎手

  

  根据美国法律,嫌疑犯在受审前都是清白的,可以获得保释。但许多嫌疑犯的家属交不起保释金,他们会向专门的保释公司借钱进行担保,并且签订合同,如果嫌疑犯在受审前逃跑,保释公司有权派出雇佣的“猎手”追捕这些毁约者。马特洛克表示,一旦抓捕回目标,他可以拿到保释金的一半作为奖赏。而他得到过最大的一笔收入是抓回了一个杀人犯,当时他收到了75万美元的酬金。

  

  作为查普曼的粉丝,23岁的克里斯蒂安·马特洛克就是“赏金猎手”中的一员。身高l。88米,体重114公斤,高大魁梧的克里斯蒂安·马特洛克曾经是英国布里金城的一个街边混混。在他读书的时候,每天酗酒、斗殴,有老师甚至向他的母亲断言:“这个孩子长大后肯定会进监狱。”然而,经历一段无所事事的日子后,马特洛克却离开了英国,来到美国发展。

  

  马特洛克是电视真人秀系列剧《猎犬:赏金猎手》的忠实粉丝,正是受这个节目的影响,他立志成为一名真正的“赏金猎手”。然而,当马特洛克接触过赏金猎手真实的 生活后,他对此完全改观。谈起好莱坞著名电影《赏金猎手》中的情节是否与他接触的现实相近时,马特洛克一笑置之:“在真实环境下,男主角恐怕连两分钟都无法支撑,而我们的女性目标也与詹妮弗·安妮斯顿完全不同,她们通常都是能够随时割开别人喉咙的剽悍角色。”

  

  脑袋挂在裤腰带上

  

  赏金猎手酬金丰厚,然而并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曾有人告诉马特洛克,在做这份工作时,他将会不知不觉地“渴望死去”。而这一切也真的发生了——在充满压力的追捕和特训过程中,他两度忍不住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头。

  

  特训的内容也很奇特,马特洛克被派去华盛顿附近一个臭名昭著的社区中,当起了一名夜总会保镖。马特洛克说:“这个地区龙蛇混杂,这里是真正的帮派文化。”不过,这段危险的经历却更坚定了马特洛克继续从事“赏金猎手”职业的信心。

  

  马特洛克接手的第一单案件就是追寻自己亲生父亲、退役海军陆战队队员雷基·马特洛克的下落。他说:“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但我直接给了他电话,对他说‘准备好我的房间’,我们在一起过得很愉快。”

  

  在出勤时,马特洛克必须随时全副武装,装备包括AR-15半自动步枪、Mossberg型霰弹枪、伯莱塔手枪以及一件厚重的防弹背心。他解释说:“当我准备去逮捕某人的时候,我的首选武器就是警棍;但如果被告知‘时刻准备开枪干掉他们’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开火。因为这一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活下去。”不过,马特洛克也表示,“赏金猎手”们不会轻易向残疾人开枪,这样的行为会遭到赏金组织的控告。

  

  马特洛克说:“在美国,大量罪犯被允许保释,他们脱逃的机会也因此大增。我不认为我的工作与警察们有太大的不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