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闺密陆小七······ 青年文摘 alingn.com

  陆小七,在大学寝室里排行老七,睡在我的上铺。由于她习惯走左边,导致我如今无论跟谁同行,都习惯性地走在右边。

  

  在车流如织的街道上,我这个习惯被前男友指责“过于自私”,言外之意是让他走在车流经过的那一侧。我并没有因此跟该男分手,于是在那段黑暗的恋爱关系中,我以受气包的角色挣扎了两年。最后是小七不知从哪里打探出来我那未来的另一半其实离过婚,并且倾其全力将我们的婚期一拖再拖,并非他口口声声说的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而是想等他办完房子的产权,成功地将我们一起首付的房子归于他的婚前财产。若没有小七,恐怕今时今日的我已经沦为中国首席怨妇了。

  

  大 一

  

  但凡大学里要好的一对女朋友,总有一个是配角,个子不高挑,身材不算好,性格温和好欺,基本上算是服务型人才。以上条件我都符合。

  

  主角也未必是超级美女,但个性鲜明,外形有特点。小七占了两条,一是身高,一米七的个子,外加食神的胃口和一成不变的身材,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她躺在上铺时就像一条扁扁的鲶鱼,如果不露出头,你根本无法分辨床上是否有人。她还有一头蓬松凌乱的黑发和一双小眼睛,以至于上课的时候,老师经常误以为她在睡觉而突然叫她回答问题。

  

  那时的我们穷,最大的奢侈是两个人凑钱去校门口的韩式小馆子吃石锅拌饭。有一回,因为嘴太急,服务员刚端上来铁板豆腐,我就伸出了筷子,结果服务员没拿稳,把菜汤洒到了我的胳膊上。

  

  我嘶嘶呀呀地四处找不到纸巾,眼疾手快的小七立即将自己的围巾扯下来帮我擦拭。服务员懒洋洋地道了句歉,正想转身走掉。只见小七从座位上站起身,高声喊了一句:“你站住!”

  

  服务员站住了,闹嚷嚷的小店霎时安静了下来。小七则像连珠炮一样数落开来:有你那么道歉的吗?你要是烫坏了她负得起责任吗?我满脸通红地扯着她衣角,小声说算了。老板从里间端出一大盘拌菜送给我们,满脸堆笑地走来赔不是。

  

  小七怒火未消的小 宇宙被这盘拌菜熄灭,压低声音说,快吃,这是烫你换来的。我开心得不得了,盘算着说,吃不完打包晚上回去吃吧?小七说,那不行,咱们不能打包,咱们虽是受害者,但要有姿态,吃和打包是两个性质。

  

  回学校的路上,小七率领我点评她刚才的表现,我频频点头:有理有据,胜在气势。

  

  大 四

  

  我和小七仍旧热衷于并排躺在寝室的床上,两个脑袋凑到一起照镜子,做出拍大头贴的表情,我不得不承认,小七更漂亮了。

  

  她有众多追求者,当我们一同走过学校的篮球场时,我的目光紧紧追随着我暗恋的4号,而她则是挺起胸目不斜视地放慢脚步。

  

  我像一个明星的经纪人,除了帮她收转情书,还负责向男生回话。直到有一天,晚自习的阶梯教室外面,有人推开门,明目张胆地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走到我面前,轻声地说:你,出来一下。我抬起头,高大的4号正站在我面前。

  

  我站起身,在整个教室里的鸦雀无声中缓缓走下阶梯,大脑一片空白,脚下不争气地一崴,险些跌倒。可惜更糗的在后面,4号在月光如银的操场上,将一封信递给我说:麻烦帮我转交给小七。

  

  那晚,从操场回教室的路长过两万五千里长征。高傲的自尊心令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打开了那封信,看完了属于小七的情书。晚上回到寝室后,对于4号找我的事只字未提。

  

  我以为自己会生平第一次为了暗恋对象彻夜失眠,结果我错了,深更半夜我就肚子疼得冒汗,被小七从厕所回来后发现,背起我穿着拖鞋一路跑到了学校附近的医院。医生说我是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手术。于是,我在失去了爱情的那一晚也失去了阑尾,小七抱着我的衣服守到天亮。

  

  4号的情书,在临毕业前的几天才被我交到小七手里。毕业前的聚餐,有人表白有人哭泣,我借着点酒后的小胆量吐露真情。小七接过那封信,看都不看就撕掉了,很有范儿地扬得纷飞。她说,要不是这封信,你也不会得阑尾炎!我惊诧地问她,你早就知道是给你的?

  

  她神秘地把嘴凑到我耳边说,4号把你叫出去时,他们班男生就传纸条告诉我,他昨天帮4号写了一封情书,是给我的。

  

  在我的自惭形秽中,小七长出一口气,她说,你知道吗?我不会答应他。我问小七,为什么?

  

  小七说,你喜欢的人,我永远不会抢。即使……我也喜欢他。

  

  说完,她喝了桌上的一杯不知谁剩的啤酒,眼睛里有一点泪光闪亮。

  

  剩 女

  

  2009年的夏天,我坐在电脑前看《越狱》,同时给小七发短信:Michael太帅了,我要嫁给他。小七没回复,十分钟后,我家响起敲门声,小七拎着半个西瓜走了进来。我问她前一晚相亲如何,她说,不行,那个人牙长得踉踉跄跄,张嘴是多层户型图,闭嘴是心电图。

  

  那你在网上认识的那个呢?我继续追问。

  

  也不行,小七说。婚恋网上怪人一大堆,给你发照片如果只有上半身,那他绝对虚报了身高,或者就是O型腿的一种……

  

  我听着小七盘点着她的相亲经,回想着她QQ上的签名:当她热恋时,签名为“冬天你是我的火炭,夏天你是我的风扇”;当她失恋时,签名为“你来的时候,我当你不会走,你走了以后,我当你没来过”;当负了她的旧爱回头时,签名为“请别在我坟前哭,脏了我轮回的路”……

  

  都不知道是在哪里抄的。

  

  当我在博客里写下“我心目中名副其实的闺密要具备以下几点:她的手机里永远不会储存你男人的号码;三人行时,她绝不会站在你男人的另一侧;你减肥时,她丢掉你冰箱里的蛋糕和巧克力;你生病时,她比你男人先一步杀到你身边哭天抹泪;当你被抛弃时,她先不去指责那个浑蛋,而是痛骂你,之后与你一同狭路相逢那个男人时,再用杀人的目光为你抵挡一切未知的尴尬”后,有一位匿名者回复并抢了沙发:嘻嘻,我知道你在照着小七总结。

  

  唉,小七,我的 人生注定被你打败。不过我庆幸,在这样一个独生子女时代,有这样一个剽悍又亲如姐妹的女友,我虽败犹荣。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