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美国总统差点儿不是奥巴马······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奥巴马的爸爸是非洲黑人,属于肯尼亚卢奥部落。1959年,23岁的奥巴马爸爸就读于美国夏威夷大学。一天,他和朋友在一家酒吧聚会。其间,一位坐在奥巴马爸爸邻桌的白人突然大声对服务员说:“我不能忍受坐在黑鬼身边!”

  

  酒吧里顿时寂静,所有人都看着酒吧里惟一的黑人奥巴马的爸爸。大家担心发生冲突。

  

  奥巴马的爸爸走到那白人身边,告诉他什么是人权,什么是平等,除了自己这个黑人将来是美国总统的爸爸外,什么都说了。

  

  那白人竟然被奥巴马的爸爸说服了,对于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羞愧。他从钱包里拿出100美元,送给奥巴马的爸爸,作为道歉和赔偿。

  

  奥巴马的爸爸接受了100美元,除了用它支付当晚的餐费外,剩余的部分用于支付那个月的房租。

  

  很多年后,一位日裔美国人给奥巴马打电话,证实了此事的真实性,他当时就在现场。

  

  我除了对奥巴马爸爸口才的钦佩之外,还钦佩那位拿100美元道歉的白人。

  

  哲学家葛拉西安说,智者能把诽谤他的人变成维护他的人。

  

  2008年10月11日,中国哈尔滨也有两拨年轻人来到一家酒吧,因汽车起步速度问题引发口角,一边是6名警察,另一边是过生日的年轻人,都是黄种人。双方放弃了“将对方由诽谤自己的人变成维护自己的人”的权利,使用武力企图制服对方,结果警察打死了年轻人。倘若奥巴马的爸爸在1959年那次在酒吧遭到白种同龄人侮辱后,使用武力教训对方并置其于死地,等待奥巴马爸爸的可能是电椅。由此,奥巴马也就不大可能在1961年出生了。

  

  今天的美国总统差点儿不是奥巴马。

  

  我们又怎么能完全否定2008年10月11日在哈尔滨酒吧被打死的年轻人林松岭或者将在监狱度过余生的警察齐新不是40年后某国国家元首的爸爸呢?

  

  为了自己,为了亲人,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日后给国家元首当爸爸妈妈,遇事请冷静,向奥巴马的爸爸学习,将诽谤你的人变成维护你的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