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是人师,最是罪······ 青年文摘 alingn.com

  人是一撇一捺支撑起的,每个生命活着都有支点,只是支点的位置大有不同,有人在头,有人在脚;有人在嘴,有人在身;有人在觉,有人在心;有人在肩上,有人在腋下;有人在上半截,有人在下半截。小孩子病一次,聪明一回,中年往后病一场,明白世事一场。谁讲什么都没用,病才是 人生最好的老师。人生属于自觉、我自觉的大部分,都是在病中得到的。

  

  人活在天地之间,一半属天,一半属地。举目头上三尺是天,脚下寸步立足是地,人都是在病痛来的那一瞬间,有了天旋地转的感觉之后,才开始知道天知道地,活明白了自己的,懂得在哪些方面放任作妖是不行的。其他身体好的时候,不管天高地厚,经常在二上,是糊涂的。健康的游戏,不在于手里拿到一副好牌,而在于甩掉多余、没用的牌。

  

  没有一条大河是尺画的,生之河流从早年到晚年,走向一样,水岸不同。从自然人变成社会人,与外界有接触的身体六种器官,经常反作用的口、手、足,是在人的控制下,人却往往控制不了,口是读书的,学会说脏话,手是助人的,常常却害了人,本想往上走的,变成向下滑;反过来人不能控制的眼、耳、鼻,不愿看到的事情也得看,不愿听到的声音也得听,不愿闻到的气味也得闻,人却能活在对它们的严肃控制之中。

  

  想活得随意些,就只能活得平凡些;想活得辉煌些,就只能活得痛苦些;想活得长久些,就只能活得简单些。没有上上活法,适合自己,就是最好的。要脸,演正戏,少部分人光顾;不要脸,演八卦,十万人看你。没有双赢。

  

  任何人都有三个自己:骨子里的,表现出来的,和别人眼睛里的。第一个最难,第二个最假,第三个最累。人的思想决定人的身体,人的内里决定人的外在,人从来是被看得见的所迷惑,被看不见的所支配。 生活里,有三个问题令人关注:一是吸引人吗?二是令人愉快吗?三是知道自己的所在地位吗?能经常想第一个问题的,是女人,能经常想第三个问题的,是男人,盲目在第二个问题里的,男女一样多,所以在任何公共场合拿出手机放任说的,不分性别。生命是排着队来的,总是,头一个出生于地,第二个出生于天,出生于地的往上长,出生于天的要落地,光在地上走的没灵气,光在天上行的没血气,所以圣经上说,先有血气的后有灵气,先有灵气的后有血气,这就是人。

  

  世上很多人都适用这句话:远看像什么似的,近看什么都不是。比海洋更大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大的是人心,人活着只有冥悟出心眼——即心灵中的那只眼睛,才能看到肉体眼睛看不到的东西。天道择物,物竞择人,生存这一事实本身,就和“强”字分不开,活着就意味“健”在。人生一如下棋,标明车马炮将士相,地位、身份不同的象棋,有求和一说;圆子方枰,身份大小一样,取道天象的围棋,从来有输赢,哪怕只有四分之一子,也要分出上下。人生不如下棋,棋输赢过后,可以复盘从头再下,人生走过无回,只有这一次,你走到哪就是哪,没有方才,只有现在。肉眼在鼻梁间分左右;慧眼在神明中讲前后,只有向前看才能生活,只有向后看才懂生活。眼睛光往上看,发飘,光朝下瞅,腿沉,不往上看不往下看,又找不准自己位置,人生最难管最不好把握的,不是嘴而是视力。

  

  父亲活着的时候告诉我:小心神说,无论倾听到什么,获悉到什么,都应该记住这是凡界,要使一把大于手,一抱大于臂,一步远于自己腿所能及,不借助什么,是不可能的。人的伟大和光荣的杰作,不是超现的名誉、地位和科学技术,而是知道如何恰如其分地生活。的人生,是保持一种适宜状态。世有两种傻瓜:一种凡事恋旧,因为旧所以好,一种事事图新,以为新就更好。智者,无论新旧,只追求美好,而且他们知道,美好的东西,都是在付出中获得的。

  

  别被最累,最好永远是好的敌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