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远了看······ 青年文摘 alingn.com

  那一年,她的 人生遭遇重创——她挚爱的男人背叛了她,无论她怎样流泪乞求,他都不曾回头再看她一眼。他的冷酷,恍若寒冬里的一盆冷水,将她心头的柔情浇灭;她的恨,如烈火一般在心头燃烧。于是,她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她的报复,令那一对男女异常狼狈;而她自己的 生活,也因此变得鸡飞狗跳……

  

  望着日渐憔悴的她,她的好友心疼不已。为了让她散散心,好友开车将她带回了自己的老家。好友的老家位于大山脚下,是一座大大的四合院。院子里,有架茂密的葡萄,正是初秋,满架的葡萄如同紫色的水晶,看起来分外诱人。她非常喜欢那一架葡萄,成天拖张椅子坐在葡萄架下,看看书听听音乐,更多的时候,望着那一串串葡萄发呆。

  

  在好友家休养几天后,好友带她去爬山。那座山虽然高,但并不陡峭,狭窄的小路向山上延伸,有溪水自山上跳跃而下。她们沿着山路,随意地向上面爬去,渴了,喝两口随身带来的矿泉水;饿了,吃两口好友自烙的馅饼;累了,就躺在溪边的石头上歇一会……她们从早上7点出发,直到下午两点方才到达山顶。站在山顶上,当山风呼啸着掀起她的衣襟时,她的身心为之一爽。

  

  拉着她的手,好友示意她俯瞰山脚。“怎么样,能看到我家的四合院吗?”好友问道。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的视野里,只有一片浓密的树阴,以及树阴里隐约露出的墙角;至于好友家的四合院到底在哪里,她实在分辨不出来。

  

  “那你还能看到葡萄架吗?”好友接着问道。

  

  她不解地看了好友一眼,觉得好友问的纯粹是废话。

  

  “那你还能看到葡萄吗?”好友继续追问。

  

  不等她回答,好友就拉着她在山顶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你想想,你住在我家院子里时,天天一抬头就能看到葡萄。现在你站在山顶上,不要说葡萄了,就连院子就连村子都看不到了。”好友慢慢地说着,“其实,他对你来说,也像那一串葡萄,你站在他身边,成天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你要是站远了再看,你的眼睛里哪里还有他?人的一辈子那么长,他不过是你人生路上的一个旅伴,有没有他你都要赶路,哪里值得你把时间和精力全都放在他的身上?再说了,20年前你失恋的时候曾经大病一场,可你现在还能记得那个男孩的样子吗?”一番话说完,好友长久地沉默着。

  

  恍若一脉清泉,好友的话从她心头缓缓流过。是啊,20年前她只有18岁,初恋的甜蜜让她沉醉,然而那种甜蜜并不长久。失恋后,她觉得自己再也活不下去了。但生活一直向前走,她后来再度恋爱成家,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至于初恋的男友,即使她努力去回想,也只能记得一个模糊的影子。那么丈夫呢?他的背叛令她的世界天崩地裂,为了报复他,她荒废了工作疏忽了父母,甚至连孩子也无心过问——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了丈夫一个人。当她歇斯底里与丈夫大吵大闹时,她并未感受到片刻的痛快或欢乐。其实,丈夫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可不幸的是,她却把他当做了人生的全部。事实上,如果她站得足够远,脚下的大山看起来也只是一粒尘埃,至于她的丈夫,根本就连影子也看不到了。如此说来,如果她的生命足够丰富足够宽广,那么那个背叛她的男人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终于到了下山的时候了,好友拉着她的手,再一次和她一起俯瞰山脚,说“凡事都要站远了看”。然后,拍拍她的肩,和她向山下走去。

  

  “凡事都要站远了看”,一路上,她默默地品味着这句话。渐渐地,她感到纠缠于胸的恩怨是非爱恨情仇消散开来,她的世界变得云淡风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