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读] 一位母亲的歌······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这次来,我最大的心愿是去看一看吐尔洪八十岁的老母亲。不料,刚到不久就得知,她几天前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猛然间感到有一股郁闷的东西堵在了心头。一年前我曾答应给她弄一副老花镜,后来被忙乱的事情弄得四处奔波,这次虽然把东西带来了,但却用不上了。多少次我曾在心里想,她戴上老花镜后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不再为昏花的眼睛痛苦,也不再因为老是数不清归圈的羊而苦苦地等着孙子早一点放学回来。

  一年前到她家时,她紧紧抓住我的手说:“不要老吃方便面,要多吃羊肉拉条子。你一年四季跑来跑去,身体没力气怎么行呢?”不用说,那些天她给我做了好几顿可口的拉条子。

  我当兵出身,吃饭时速度很快,她坐在一边高兴地看着我,偶尔会发出一两声佯怒的叹息。她的眼睛里一直对我充满怜爱之情,好像在她面前,有一匹马驹要蹦跳着上路了。

  听她说过去的事情是一种享受。她小时候跟着爷爷在戈壁滩上放羊,她爱唱歌,看着辽阔的戈壁滩上白花花的羊群,她的心里有一种想歌唱的冲动。于是,她就随口唱了起来,爷爷听着她的歌声舒心地笑了,羊群则把嘴深深地伸进了草丛中。

  一天,有几只乌鸦循着她的歌声飞来,先是围绕着唱歌的她盘旋,过了一会儿,便向着一条小河飞过去,落入水中扑棱着翅膀洗自己的羽毛。河水被它们激起了浪花,发出声响,她继续唱着歌,并没有在意乌鸦的举动。但不久她便十分惊异地发现,乌鸦扑打着水的节奏完全是在跟着自己的歌声,在她的歌声里,乌鸦似乎要把自己羽毛的黑色洗去,原来乌鸦也是爱美的。她在心里这么一感叹,便不由自主地停住了歌声。歌声一停,乌鸦马上僵在了那里,她的歌声像是它们身体里的筋骨,被突然抽走了。乌鸦绕着她盘旋了几圈,鸣叫着飞走了。

  回到村里,她告诉人们,乌鸦会听歌。但人们都不相信,认为她胡说。她不再去和人们争论这件事,只是以后去那条小河边,她仍唱那天唱过的歌,但乌鸦们却没有飞来。从那以后,乌鸦们一直没有飞来。但她一直坚信乌鸦会听歌。

  她唱着歌长大后,像所有适龄的姑娘一样嫁了人。嫁人之后,身为一家主妇,她不再去放羊了,但她喜欢唱歌的性格却一直没有变,在庭院忙着家务,她会随口把心里想说的话唱出来。只有唱歌的时候,她才觉得特别幸福,好像又回到了少女时代,脚下是一望无垠的大戈壁,头顶是蓝蓝的天。

  几十年的岁月就这样过去了。

  一年前,因为她儿子吐尔洪生病,她又去放了一次羊。她把羊群赶到山坡上,坐在一块石头上眺望远方。当她发现自己看不清远处到底有几座山时,才知道自己的眼睛花了,她从内心发出一声感叹,自己老了。

  中午,羊群吃草到了山顶。忽然,正在专心致志吃草的羊群发出惊恐的叫声,她扭头一看,有几只狼已经逼到了羊跟前,正与羊对峙着,随时准备进攻。羊群显然已经慌乱,东张西望,惊恐地叫着。狼紧盯着羊,前蹲后立,已做好了进攻的姿势。

  她尽管已经双眼昏花,但还是看清了眼前的局势。怎么办?自己年老体衰,根本不是狼的对手。一着急,她突然开口唱了起来。她的歌声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嘴一张就唱了出来。狼和羊都被她的歌声一下子吸引住了,扭过头一齐看着她。她不停地唱着,一会儿看看狼,一会儿又看看羊。狼在她和羊的注视下,似乎忘了自己所处的环境。慢慢地,羊发出了轻柔的咩咩声,狼眼里的凶光也悄悄退去。她继续唱着,她不知道歌声会使今天的遭遇发生怎样的变化,但她觉得就这样唱着歌内心很舒服,她甚至在内心想起了那次乌鸦洗澡的情景。过了一会儿,狼站起来,发出几声轻柔的叫声,转身走了。羊群一起拥过来蹭她的腿,她停住歌声,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少顷,一股泪水止不住冲涌而出。

  几天后,她去世了。最后一次唱歌,成了她一生中唱歌的高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