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的联系方式······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大学的时候,研究生会主席抓了几个本科生联合起来做一个论坛,我作为外联部的成员之一,中心任务只有一个,去请俞敏洪老师来学校参加学术论坛,并作为唯一的开场嘉宾致辞。这项任务难度很大。俞敏洪老师在哪儿?在中关村的新东方总部吗?在天上的飞机上飞着?在加拿大的家中享受天伦之乐?俞敏洪老师的地址是什么?

  

  尝试从新东方总机上问一下,用脚趾想都知道没戏。找了个同学蹭了节新东方的口语课,中间下课去问代课老师怎么能联系到俞敏洪老师。未遂。上Google、上百度搜索了好几天,没结果,我也早知道网上不可能有这个。

  

  买新东方的杂志找找看,也没有!最后一击:突然发现一条消息,俞敏洪老师今晚在距我学校4小时火车的城市的新东方分校做签名赠书活动。此刻是上午11点,我看了看表,抓着书包。把银行卡号留给同寝室的人(我怕第一次到陌生地方钱不够用,以便让同学紧急时打钱进去),然后回宿舍换了衣服和运动鞋就奔火车站了。

  

  戏剧性的是,当天的火车票没了,我跑到对面的长途汽车站。花了50多块钱买了票,就自己坐大巴车去了。

  

  下午四点多到达目的地,又坐了好几趟公交车七拐八拐到了新东方,死等签售开始!

  

  轮到我的时候接过书什么都没敢问就过去了,我一想,不对,我跑这么远不是为了这本书,我得问问联系方式才算没白来。于是又去排队,正好给后到的同学领一本书。再轮到我的时候,我鼓起勇气问了句:“俞老师,能给我个您的联系方式吗?”他的秘书在旁边紧跟着开口,我赶紧记下来,颠儿走了!然后晚上拉着同学在漆黑而不知名的马路上行走了两个小时找到一家一个人25元钱的小破旅店住了心惊胆战的一晚!

  

  回来以后我写了封邮件,简述了我们这次活动的事情及想要邀请的事宜,被拒!

  

  我写信给了秘书们,婉拒!

  

  我换人请其他新东方的高层,全部默拒!

  

  最后又厚脸皮写了一封感人至深、发自肺腑的信过去,切中要害,从头到尾,字字泣血,这下俞老师不仅答应了,而且是要从当天的另一个活动中半途赶过来,致辞完以后再赶回去,中间给我们活动一个小时。

  

  那封信是什么?为什么能打动他?这是研究生会三个主席都问过我的问题。这封信不是在吹牛,也不是在哭穷,更不是在假慈悲,而是我把这件事从前到后全部串联起来,告诉俞老师,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以及他不知道的地方,有一个小女生,在完全没有任何门路和技巧的前提下,用了多少时间,一个人走了多远,在陌生城市的黑夜里担惊受怕了多久,才拿到这样的一个珍贵的机会能与他对话。而那天他随手在一本书上签下一个名字,以及抬头微笑地说出一个邮箱地址的时候,是如何让一个小女孩相信“百折不挠”与“锲而不舍”究竟是怎样的含义。

  

  可能这不算一个梦想。或者只是为了完成一个组织上交给的任务,但是我愿意把它定义成一种信念,一种从无到有的信念。就像新东方那句喊了很多年的校训:“从绝望中寻找希望, 人生终将辉煌!”而这之后,我便永远相信,只要我想要的,没有什么我得不到,只是看我究竟有多么想得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