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对不站队······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官场换届,那是老常态了,您是不是每换一人,就要掉转脸蛋,去贴新屁股?

  

  梁士诒是民国交通总长,袁世凯一条线上的人,他碰到的问题是,袁世凯赶世界时髦,搞了总统制,烧了一把火搞了机构改革,将政事堂改设为国务院,徐世昌直接领导着他。领导换了人,干部便换了运。梁士诒由炙手可热的民国财神,靠了边站,喝凉风去了。要命的是,上面说,接到群众举报,要来查查其交通系,“还他一个清白”。民国官僚,不查一清二白,个个是海瑞;一查不清不白,人人是和?。

  

  梁士诒没法子,想去找老首长袁世凯。袁世凯不爱见他:本来梁是他的人,中途变节,转了队,他哪想再见梁?梁士诒碰了一鼻子灰,再去找袁大公子袁克定。袁皇储晓谕他,不是老头子丢他不管,而是老头子开出新价格:老头子不想戴这个总统帽子,想戴一顶“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皇冠呐。

  

  梁士诒召来班子成员,开起局务会。局长们鸡一嘴鸭一嘴,这个长篇大论民主,那个一二三四论专制,群雌粥粥,衮衮诸公也粥粥,都说不到一处。梁士诒便捶了桌子,诸位诸位,别扯远了,现在的核心问题很简单:赞成帝制,是不要脸;不赞成帝制,就不要头。要头还是要脸,诸位看着办。

  

  官僚们都不要脸,这些脑满肠肥、广颡阔面的家伙,便与妓女们、嫖客们、流氓们,站在同一阵容,组成“交通系请愿团”,请求袁大头“俯仰民意,早正大位”。梁士诒站队站得好啊,这不,他又被重用起来了嘛。

  

  不过梁士诒受重用,没用多久,碰到袁世凯“换界”了。老袁换了地界,去了阴间。此后,梁士诒在阳间多次受到通缉。

  

  或谓梁士诒碰到袁世凯,算是官场意外事故,谁想到袁世凯会那么“换界”啊。嗯,袁氏那“换界”,是特殊了点,但官场换届,那是老常态了,您是不是每换一人,就要掉转脸蛋,去贴新屁股?老领导有问题,那是他的事,难道他叫你去抓坏蛋,你也不听他的话了?新领导赏识你,新领导叫你去当马仔,你都是一声得咧,屁颠屁颠去当家丁?有很多大话听不得,但一句话听得:做官一阵子,做人一辈子。

  

  不站队,就不能升官吗?未必。大家都说曾国藩是肃顺一党,肃顺出问题了,“系统内更高级别的”慈禧“对他有了看法”。曾国藩不是肃顺的人吗?给老娘查。查个底朝天,也没查出曾国藩给肃顺表忠心的只言片语。肃顺叫曾国藩干的正确事,曾国藩都干了;叫他干的邪事,曾国藩一件也没干。

  

  曾国藩站的不是队,他站的是“对“。曾国藩官不也当了很大?官大不算甚,最骄人处是,他谥号“文正“呢。官界、士林与社会,给人一个“正”字盖棺,那是 人生最大成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