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园”不求全······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苏州的园林无数,因知名的太多,所以许多虽精致而不太知名的小园林,往往被人所忽略。而我有个癖好,凡事总喜欢反其道,他人所冷落的,倒常常为我所追求。譬如苏州市区东北角有个巴掌大的半园,好多“老苏州”也未必知晓,而我十多年前一次偶然撞见,其园内的意趣深得我心,每每不能忘却。

  

  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一次我在苏州闲逛,不知怎地就撞上了白塔东路上的半园。那时的园林并没有开放,园林好像还属于某某国企,但其内的翘角亭台从半掩的门中露出,似乎更具神秘之诱惑。我忍不住探身推门,见有一闲坐的门房老头,便问:“老伯伯,里厢阿好看看(口语)?”那老伯打量一下我,也不置可否,不过他那并无敌意的态度让我视其为默许,于是便溜进去擅自兜了一圈。这时的半园,尚未修葺,虽有些杂乱与破旧,但亦如蒙尘之美女,秀色依稀。园极袖珍,占地恐怕仅二亩许,然而水榭、亭台、曲廊、石桥等一一皆有,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更教人玩味的是,园名取“半”,园中则处处凸现“半”之特色,如东南隅的“怀云亭”,假山垒石之上,依墙角而建,仅小半个亭身,但玲珑精巧,翼角飞扬。而环走园林东西的曲廊,也是沿墙而筑,仅半个廊檐,廊狭长而有五曲,故又以“五曲半廊”而闻名。还有半波舫、半个水榭台、二层半楼阁、半桥等等……

  

  十多年前与半园的邂逅,印象虽深,毕竟只是初识,而再一次相遇,那才算有缘分了。去年,与苏州书香世家的姬总聊起半园,非常之巧,他说半园如今已修整如旧,正好隶属于他所辖的平江府,与如今热闹的旅游老街平江路也就百步之遥。于是,我便有了再游半园的机缘,而且这次对半园的认识,好像也为我上了半堂“ 人生课”。

  

  在苏州其实有两个半园,另一个在人民路的仓米巷内,而白塔东路的半园因在其北,故称北半园。据查,此园原属清初进士沈世奕所建,取名止园;后归吴门太守周勖斋所有,更名朴园;最后在清咸丰年间,苏州道台陆解眉接手并改建,才换名为“半园”。我猜想此园多半也是陆道台晚年卸任赋闲之所居,陆解眉虽为安徽人,但他似乎也保持了苏州人那种低调内敛、做事不张扬的人生态度。一个“半”字,表明了自己谦退知足、不贪大求全的生存 智慧。园内有副对联,说得很是明了:“园虽得半,身有余闲,便觉天空海阔;事不求全,心常知足,自然气静神怡。”人生不求必全。我想起著名书法家赵冷月先生曾有个斋号叫“缺圆斋”,也属此意。据说他老人家晚年作书,落款时常将“月”字中间的两点,以一笔带过,人问其故,他说:“缺一点说明我的书法还不够完满呀!”确实如此,人在年轻时,往往志存高远,凡是力求完美,而到了晚年,方知人生处处充满着遗憾,其实不必求全。唯有不完美,那才是真实的人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