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流······ 青年文摘 alingn.com

  鲁斯兰是个土生土长的莫斯科人,当远居西伯利亚的侄女打电话说要来莫斯科度假时,他非常高兴,赶紧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准备带她好好参观参观莫斯科。为了当一个称职的导游,他还特意买了几本旅游手册。一切准备就绪后,侄女如期而至。鲁斯兰把侄女从火车站接到家后就急切地问:“你都想去哪儿?克里姆林宫?红场?普希金博物馆?还是基督救世主大教堂?”

  “我最想去裘皮店、宜家、欧尚和贸易中心。特别是贸易中心,我在火车上就听说那儿非常有意思。”侄女回答,“其他的地方我在电视上都看过了,好在现在有电视。”

  “乡下人,有什么办法呢,一点文化修养也没有,满脑子就是逛商店。”鲁斯兰心里想,可嘴里却说:“那也好,我也正想买点儿什么呢。市容我们可以坐在车上参观,反正到处都堵车。”

  一个小时后,鲁斯兰和侄女已经来到了市中心。

  “布尔加科夫曾在这栋楼里居住过,”鲁斯兰给侄女当起了导游,“他在这里度过了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段时光,当时他的作品不能出版,他没有钱维持 生活……”

  “我要在这栋楼下的那家内衣店买几件内衣,我们邻居斯维塔要的内衣我到市场上去给她买吧,她也跟布尔加科夫一样,没有钱。”侄女说。

  “这是普希金结婚的那个教堂。”过了一会儿,鲁斯兰又指着一座教堂说。

  “我们家娜塔莎要结婚了。听说这座教堂里,在过道上卖便宜的婚纱。五百卢布左右就能买一件,她穿完了马上就卖掉,还可以卖贵点儿。”侄女兴奋了起来。

  “这是 宇宙饭店,”鲁斯兰还在自顾自地继续介绍,“对面是国民经济展览馆,现在叫全俄展览中心。”

  “我同事玛莎去年在那儿买的那种法国香水可好了。散装的,100卢布一升,但味道一点儿也不比香奈儿差!”侄女更兴奋了,“咱们也进去看看。”

  但展览中心让侄女大失所望,因为香水没有了。好在对面有个鞋城,侄女钻进去后,竟然在里面待了整整7个小时。

  侄女在莫斯科待的这几天让鲁斯兰眼界大开。现在鲁斯兰知道了去哪儿买西服,然后再去哪儿配一双皮鞋,还知道了在哪儿可以买到便宜的针织衫。普希金和叶赛宁他早就忘到了脑后,每天和侄女都是满载而归,然后晚上再帮助侄女把买来的东西装进一个个大编织袋。

  一个星期后,侄女带着大包小包要回家了。临行前,鲁斯兰答应侄女明年一定去侄女那儿度假。

  一年后,鲁斯兰如约来到了这个遥远的西伯利亚城市。侄女和丈夫把他接到家后,客气地问:“咱们先去哪儿?话剧院?歌剧院?马明·西比利亚克博物馆?还是动物园?”

  “地道的西伯利亚浴、松子伏特加和夜总会,我在路上就听说你们这儿这些东西最有名了。”鲁斯兰说,“其他的我在网上都见过了,多亏了现在有互联网。”

  “莫斯科人嘛,有什么办法呢,一点儿文化修养也没有,满脑子想的都是玩乐。”侄女心里想。侄女的丈夫心里怎么想的不知道,但嘴里说出来的却是:“太好了!我也正想去洗个澡呢。洗完后最好再去夜总会玩玩。马明·西比利亚克博物馆可以从车里看嘛,反正就在旁边,不远。我们这儿也不堵车。”随后他又转过头,对妻子说了一句西伯利亚人常说的话:“别忘了把我们找回来。”

  这句话从前是西伯利亚的男人们去原始森林里打猎时说的,后来慢慢地有了新的含义。最后侄女跑遍了所有的夜总会,找了整整一个星期,总算找到了丈夫和叔叔。而此时的叔叔已经有了一个西伯利亚新娘陪伴左右。

  在火车站里,临别前,鲁斯兰满腹遗憾地对侄女说:“我要是去马明·西比利亚克博物馆看看多好啊……”

  “我也是一辈子都在梦想着去克里姆林宫啊!”侄女也是无限感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