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黑了谁捧了谁······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虽然电视剧只是作为娱乐产业的一部分存在,但其中流露出的文化价值观往往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2013年奥巴马曾发表公开讲话说,娱乐行业是美国经济引擎和美国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言下之意,娱乐产业与美国的政治和文化价值观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由于美剧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其中塑造的国家形象,显然会影响更多人对这些国度的看法。

  

  美国人都塑造了什么样的外国人和移民?

  

  经典的宫保鸡丁

  

  其实,在美剧里出场最多的“重要元素”就是人人都爱的中国菜,最经典的“KungPaoChicken”——宫保鸡丁在多部剧集中都有出场。

  

  例如《老友记》,主角们经常叫“中国菜外卖”,当然“MooShupork”——木须肉,在《绝望主妇》也有提到过。不过,美剧中的中国菜多以油腻、价格低廉的形象出现,对比西餐厅里多以优雅的烛光晚餐,可以说是一种饮食文化的刻板印象。

  

  容易被忽视的是,美剧里的文化传播带有明显的“符号化”倾向。比如在《CSI》里,拳击手击打妓女头部用的撬棍,在镜头中可以清楚看到撬棍上的“MadeinChina”。

  

  《欲望都市》里的一集,主角在洛杉矶买到了便宜的仿名牌包,她洋洋得意地说,除了里面有个“MadeinChina”,外形与真包没有区别。

  

  更有《 生活大爆炸》男主角之一莱纳德说:“有了3D打印机,我们就可以将制造业从中国血汗工厂手上抢回来!”

  

  另一男主角则说:“这台3D打印机就是MadeinChina。”

  

  在各种揶揄中国的桥段中,美剧也塑造了不同的中国人形象。

  

  比如《绯闻女孩》中,被女主角Blair拉拢的中国女孩,成绩好、才艺好,是典型的西方人眼里的中国人——黑长直发、大眼镜。当然也没什么威胁力——被男友狂甩。

  

  《绝望主妇》里的女佣“小梅”,被要求当代孕妈妈。虽然她说自己还是一个处女,后来还是生下了一个黑人娃娃。

  

  这种情况到了后几季的时候有了一些改变,比如在第七季中对普通话以及中文专业的讨论,与前三季里都不太一样,传递出较为积极的正面信息。

  

  相比之下,美剧中对有些国家的“黑”情节更加过分。

  

  以奥巴马也是粉丝的反恐剧《国土安全》为例,前两季一直以“基地”等恐怖组织为反面角色,偶然涉及委内瑞拉、黎巴嫩等。而在被评价为“思路枯竭”的第三季,干脆将伊朗作为对手。

  

  具体说,伊朗情报部门的副部长策划了对中情局总部的毁灭式袭击,然后因贪污巨额公款而被美国人策反。总之,在这部美剧中,伊朗是一个操纵恐怖袭击而又存在种种弊端的国家。

  

  变化的“敌人”

  

  伊朗、委内瑞拉,包括朝鲜,都是近年来在美剧中崛起的“坏人”角色。在“9·11”事件前,特别是更早的时间段里,苏联人才是所有坏事的总BOSS。

  

  如今能够体现这种色彩的是,无论在《尼基塔》还是《反恐24小时》中,资深情报人员如果遇到昔日对手,大体都是有冷战渊源的俄罗斯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美剧中的俄罗斯“坏人”,要么是苏联时代的将军,要么就是背叛现政府的大使、情报人员,而且往往由美俄两国联手将其制服。

  

  不过,“黑俄罗斯”也出现在不同类型的美剧中。

  

  喜剧《破产姐妹》中,女主角说,“你逃得比误进男同酒吧的普京还快。”

  

  这个背景是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立法禁止“非传统两性关系”,并可应用到同性恋或支持同性恋的外国游客。

  

  著名英剧《皮囊》第一季第六集,老师带领一群 历史专业学生去实地体验“俄罗斯后苏联工业”,其中两个男孩在飞机上并排坐着,其中麦克斯是个同性恋,喜欢旁边的安瓦,但安瓦是个穆斯林,这时安瓦却不由地控制勃起了,他用杂志挡住对那个同性恋男孩说,“ThoseRussianpeasantbabeswilldoanythingforsomeLevi’sandaBigMac!”(那些俄罗斯乡下妞为了件牛仔或巨无霸汉堡要干嘛就干嘛!)

  

  《破产姐妹》中塑造了一个典型的韩国人——身材矮小但善良、胆小的餐厅老板。他辛苦经营这家餐馆,但是全餐厅的服务员都可以公开当面嘲笑他。

  

  但是他说:“我太想念在韩国长大的日子了,麦克斯,你要知道,在韩国,我可是中等身高。”

  

  韩国媒体《中央日报》曾以美剧中常出现的、被丑化的韩国形象进行过控诉。

  

  比如《迷失》中出现的贴着“汉江大桥”标志的破旧大桥,大桥下流淌的汉江像一条小河沟,根本不符合实际中的情况。

  

  《反恐24小时》中,韩国首都首尔成了严刑拷问的地方。《犯罪现场调查》中,以美国境内的韩人街为背景的镜头却传出了以“忠于朝鲜劳动党”为内容的朝鲜歌曲《请不要问我的名字》。

  

  因为考虑到这些人气热播美剧在世界上的传播力,韩国议员洪政旭指责其为,“这是对韩国国家形象的侮辱”。

  

  相对来说,中韩都是美剧中遭受亚裔歧视的代表。除了二战片,日本人在美剧中出现很少,在《英雄》这样的美剧中,还会得到正面刻画:美国角色说他“敬业精神真令人感动”,日本角色自称“我们不能利用特异功能为自己获取利益,要为人类做贡献”。

  

  总之,在政治剧、谍战剧之外,中国人是偷渡客、打工仔,韩国人是低档餐馆老板和小生意人,日本人“高大上”,即使反面角色也多是大企业总裁、老板——这就是美剧中的东亚三国。

  

  最受好评的国家

  

  所有有特点的种族和族群,比如犹太人、印裔等的特征,都会在喜剧中被夸张的放大,除此之外,他们很难出现在其他类型美剧中,即使一闪而过,也不会体现出多少国籍色彩。

  

  在政治剧、谍战剧中,西欧诸国—英国、法国、德国等西方盟国,大体和美国自身一样,包括丑恶政治这样美国人最喜欢的“黑自身”,也都会加在他们身上。相比之下,和美国人在一起“干坏事”的英国人更多一点儿,这也体现出现实世界里美英两国的特殊关系。

  

  有意思的是,在美剧中其实有大量英国演员,特别是历史剧和魔幻剧中,英国人扮演的重要角色比比皆是。

  

  最典型的是《冰与火之歌》,除了前几集就被谋杀的老国王,清一色英国面孔。他们抛弃了性感的英式 英语,在这样一部袒胸露乳的典型美式魔幻剧中演绎阴谋与战争,一个配角还是狄更斯的后人。

  

  在政治剧、谍战剧之外,英国人的呆板、法国人的浪漫也会夸大出来。比如《破产姐妹》里,厨师学校的法国“帅校长”丝毫不觉得在已婚的情况下勾搭女主角存在问题。

  

  在美剧里,意大利人永远都是黑手党和下层市民。正如对待日本人一样,美国人对待德国人的态度是严肃的。

  

  在二战题材的美剧中,德国人虽然残酷,但往往都是令人尊敬的军人,这又比只会在战场上大叫的日本人“高大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