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奥运会······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斯蒂芬·米勒说:“大家对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过于熟悉了,以致很难想像最初的奥林匹克运动是什么样子。如果你能把如下这些要素联系起来——血迹和尸骨、祖先的坟陵、擒获的俘虏、一丝不挂的男人、酷热的八月、一场短跑比赛、几乎没有女性在场——你就会比一些 历史教授了解得更多、更准确。”

  

  公元前776年8月举行的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历时还不到1分钟。因为只有一个比赛项目——200米短跑,获胜的是一位厨师。

  

  此后,逐渐增加了摔跤、负重赛跑、马术比赛、战车追逐赛、五项全能(包括跳远、铁饼、标枪、摔跤和赛跑)等项目,比赛一共举行5天。

  

  但在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整个历史上,200米跑一直占据着首要位置。

  

  古代奥运会的比赛相当野蛮。

  

  拳击比赛没有时间限制,没有重量级之分,直打到选手主动举手投降,或者一方被打得无法继续比赛为止。选手没有拳击手套,只是在手上胡乱缠些兽皮。除了不能用牙咬、挖眼睛,其他攻击手段悉听尊便:掐脖子、踢肚子、扳手指……

  

  裁判手持鞭子监督比赛。

  

  在一场拳击比赛中,一位选手的手指插入了对方的肚子,撕破了他的内脏。该选手被取消了继续比赛的资格,不是因为他动作的暴力,而是因为按照比赛程序规定,长时间的相持之后,比赛双方只能发出一击,而这位选手被认为发动了一次以上的进攻——手指算一次。

  

  最凶险的还是战车比赛。

  

  曾有贵族在一届比赛中尽遣7辆赛车参赛,囊括了第1名、第2名和第4名,据说是为他的城邦赢得了荣誉。

  

  古希腊运动员著名的fans柏拉图要是看到了今天在他老家举行的奥运会,第一个疑问就会是:“你们穿上运动服可还怎么比赛呀?”

  

  奥运会在着装上没有返古,因为古希腊运动员都是全裸比赛。裸体比赛抹去了阶层和特权的标记。如此说来,古希腊运动员不穿衣服,和现在的孩子穿统一的校服一样,都是为了消除差别。

  

  那么,古希腊运动员像现在的学生一样,穿统一的运动服不也能起到消除差别、孕育民主的作用吗?所以,应该说,脱去衣服裸体比赛不是为了掩盖差别,而是为了显示男子躯体的美。

  

  就像现代的健美比赛一样,运动员身上还涂着橄榄油。古希腊人最看重的是健康,因为医疗卫生水平低,抵抗可怕的瘟疫只有依赖自身免疫力。所以,健康又是美的必要条件,裸体比赛就是为了展示力与美。

  

  另外,健美的身体使得人比较接近诸神的形象,是对人的提升。但是,因为大家都抢着显示自己最接近神,所以,在赛场上的竞争是非常残酷的。

  

  现代人可能会担心裸体比赛的运动员会受伤,从米勒的评论中他们可以得到些许安慰:“古希腊裸体运动员的那话儿不会像看上去那样容易受伤,因为提睾肌的作用,在运动时它会自动收缩。”

  

  米勒还从古代陶罐上的绘画判断说,古代的体育馆就像举行同性恋派对的场所。

  

  古代奥运会的比赛没有集体项目,没有奖牌,除了第一名,之后的名次没有任何奖励。

  

  优胜者得到的是桂冠和 诗人的颂歌。但不要就由此以古代奥运会的优胜者比现在的奥运会冠军可怜,因为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得到很多实际的好处:接下来的 生活费全都被公家包了,城邦还会献上礼物,并免除其税收和其他公民义务。

  

  古代奥运会的参赛者是男性,观众也都是男性。已婚妇女是不能观看奥林匹克比赛的,否则死刑伺候。

  

  但赛场里也不是一个女人都没有——女祭司是例外。

  

  如果你想带上你十几岁的女儿,为她挑选一个英俊的运动员做意中人,那就没问题。可组委会和赛场看门的到底是如何确认处女身份的就不得而知了。

  

  每届奥运会的第3天,月圆之夜,大祭司赶着100头白色的公牛前往宙斯神坛,那里燃烧着圣火,树立着27英尺高的宙斯雕像。笛手吹奏圣歌,大祭司给公牛全身撒上圣水,然后一头头地割开它们的喉咙——端着圣水的一般都是女祭司,燃烧着的圣火就是如今奥运会开幕式上最能变出花样来的点燃圣火仪式。

  

  古代奥运会举行之前也搞圣火传递,圣火所至之处,要停止纷争和战争。

  

  古代奥运会不间断地举行了293届,长达1200多年。而始自1896年的现代奥运会,总共次数还不到古代奥运会的零头,因为战争已经中断过3次:1916年、1940年和1944年。

  

  观看古代奥运会其实非常辛苦。如果你住在雅典,距奥运会的举办场地奥林匹亚有340公里之遥,走过去看比赛无异于艰苦的朝圣。

  

  奥林匹亚风光不错,但是它拥有的只不过是3座神庙和一条跑道,一个富人才住得起的客栈。大多数的观众只能露宿。夏日炎炎,汇聚于奥林匹亚的两条河流也是干涸的,没有饮用水,中暑是常事。

  

  没有浴场,没有厕所,连运动员赛后都没水洗身体,只能用刮身板刮,整个奥林匹亚臭气熏天。

  

  比赛场内没有座位,只有长着草的土坡。

  

  要不是比赛够刺激,加上不收门票,晚上可以去喝喝酒逛逛街,相信很难招来这4万名观众一一奥运会的5天中,妓女的收入高过她平时一年的总收入。

  

  古代奥运会是一场狂欢节,小贩、妓女、处女、贵族、诗人、祭司齐聚奥林匹亚,一起欢天喜地地过上5天。现代社会,没有了神圣,有这不分彼此地兴奋一场也不错,再少点贿赂、禁药和恐怖、战争的消息就更好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