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控烟······ 青年文摘 alingn.com

  经过半个世纪的反吸烟运动,美国的烟民人数比例从1960年代的大约45%下降到今日的20%上下。

  

  1610年,25岁的约翰·拉尔夫随着第三批前往北美弗吉尼亚殖民地的英国移民来到这片蛮荒之地。他们的船只通过詹姆士河口来到了前两批人建立的詹姆士敦,却发现早来的人中十有八九已经被饥荒和疾病夺去了生命。拉尔夫在这里定居下来,并且爱上了当地的印第安公主波卡洪塔斯,和她结了婚,成就了美国 历史上一段著名的佳话。

  

  拉尔夫做的另外一件事,虽然没有他的婚姻那么著名,却是殖民地时期的美国最重要的事件之一,那就是他成功地将受欧洲人喜爱的西印度群岛中的烟草品种引入弗吉尼亚,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以出口为目的的烟草种植园。不久后,烟草成为北美殖民地最大宗的农产品。在轧棉机使得棉花成为南方 生活的支柱以前,弗吉尼亚的烟草种植园支撑了整个地区的经济。

  

  在十八、十九世纪吸烟在欧洲人中日渐时髦并由殖民者将烟草文化带到了整个世界,而美国南部广袤与肥沃的土地使得这里成为世界最大的烟草生产国。烟草业成为政府主要的税源之一。1890年,美国政府从烟草中获得的税收大约为110万美元,到1970年则已经增加到超过20亿美元。

  

  有趣的是,在二十世纪60年代之前,吸烟长期被认为是有益于健康的活动。当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纪来到美洲发现印第安人的烟草时,觉得那真是一种神奇的植物。当时有位来到墨西哥的西班牙医生写道:“在艰难环境中的士兵们只要吸烟,就能防止感冒、饥饿、口渴,西印度的所有人都能通过吸食这种上帝赐予的药草而减缓热带地区的身体不适。”当时也出现过一些限制烟草的企图,但却都是出于清教式的道德考虑,因为清教徒们认为使用烟草——包括吸食或者咀嚼——是贪图享乐的表现。十七世纪时马萨诸塞殖民地就几次试图在公共场所禁烟。不过,不仅禁烟没有实现,反而是新英格兰地区的人们受到烟草业巨额利润的吸引,在本地也大种起烟草来。到了十九世纪,该地区生产的烟草除了自给之外,还能出口到外地。

  

  十九世纪后期,卷烟逐渐成为吸食烟草的主要方式,吸烟也普及到了各个社会群体中男女老少。根据1870年的统计,美国人是年消费了1390万支烟,平均每人只有0。36支。可是60年之后的1940年,就增加到了每人平均997支。在这段时间里面,美国的基督徒们推动了非常强大的禁酒运动,认为饮酒造成了社会的堕落,而反对烟草的运动也附带着进行。禁酒运动成功地带来了宪法第十八条修正案,在美国国内禁止制造、销售、运输酒精饮料。同时,有14个州也实行了禁烟法,但是这些法律却无法真正实行,而且很快就被推翻了。

  

  这个时期出于道德考虑的禁烟运动仍然留下了一定的痕迹。在大部分州里面,法律限制未成年人使用烟草。到1950年,所有的州都禁止将香烟出售给未成年人。有些州将界限定为18岁,有些州定为21岁。

  

  从十八世纪中叶起,医学界就有人开始表示吸烟可能损害人体健康。有位伦敦的医生指出,他发现吸烟导致鼻咽癌的6个病例。这是将烟草与癌症联系起来的第一人。但是,在人类的平均寿命只有四五十岁上下的那个年代里面,夺去生命的疾病非常之多,烟草的害处也没有引起多少重视。

  

  直到1939年,医学界才出版了第一份关于吸烟与肺癌之间关系的科学研究报告。到1950年代,关于癌症与吸烟之间关系的研究也越来越多,证据越来越充分。1959年11月,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卫生部长伯恩尼医生在美国医学协会的刊物上撰文指出,“目前掌握的证据,已经能够证明吸烟是肺癌发病率不断增加的主要诱因。”

  

  有了充足的科学证据,美国政府开始了行动。1962年,肯尼迪政府的卫生部长特里博士在总统的支持下宣布要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来对付吸烟引起的健康问题。后来成立的这个委员会由一批对烟草过去没有发表过看法的专家组成,并且由烟草生产协会与美国医药协会等机构共同批准,以保证结论的公正性。经过了15个月的细致深入的研究和调查,该委员会在1964年1月11日给卫生部长提交报告,其中得出的结论是“吸烟对健康的害处很大,美国应该提出警告以及采取相应措施”。报告指出,除了大大增加肺癌发病率之外,吸烟者中心脏病发病率要高70%,另外还造成大量的支气管炎和肺气肿。

  

  可是在美国的法律体制下,只有州有限制甚至禁止烟草的权力,联邦政府只能管与州际贸易有关的事务。因此,在上述报告发表之后,联邦贸易委员会裁定当时的香烟广告误导消费者,要求日后的广告中加上对吸烟害处的警告。当时规定的警告词是:“注意:吸烟对健康有害,有可能导致癌症或者其他疾病引起的死亡。”自1965年1月1日开始,香烟包装上就必须印着上述字眼。不过,烟草公司倾其人力财力到国会去游说,最后国会立法将警告词改为“吸烟可能有害于你的健康。”国会的这一做法遭到了不少来自民间的严厉批评。《纽约时报》的社论将该法案说成是“去除合理规章而保护烟草业的经济利益”。不过这个1967年7月1日通过的法案也规定,联邦政府必须每年向国会报告香烟警告词的效果,并提出相应的对策。联邦政府就吸烟害处而设立的研究机构也就有了法律依据。

  

  上述立法通过的第二年,联邦贸易委员会对国会提交的报告上指出,香烟警告词基本上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是年烟草公司在广告上投入了大量经费,仅仅是电视和广播就是两亿美元,成为电视广告最大的财源。针对这种情况,负责管理电视电台的联邦通讯委员会开始采取行动,要去限制空中播送的烟草广告。要做到这点,在言论自由受到绝对保护的美国是很不容易的。一位年轻的律师约翰·班扎夫在1967年成立了一个名为“吸烟与健康行动”的组织去推动限制烟草的立法。在研究了大量的电视电台中的烟草广告之后,班扎夫发表了一份公开信,指出烟草广告违反了美国广播中的“公平原则”。根据这一原则,电台电视频道是公共财产,因此广播中的信息必须包含多种意见,不得实行一言堂。班扎夫认为,烟草广告中一味强调吸烟给人带来的享受而没有提出损害健康的警告,是不公平的。他要求,在未来的广告中要在两种说法上平均分配时间。这等于是要烟草公司自己去做负面广告。联邦通讯委员会接纳了这种说法,不过规定正面与负面可以是4:1。烟草工业为此而将联邦政府告上法庭,最后官司打到最高法院,烟草工业的诉讼被驳回。面对这种情况,烟草工业逐渐退出了电视电台的频道。这也是限制吸烟一方的重大胜利。

  

  在那以后,研究机构推出了大量的报告,医学界的临床经验也证明吸烟对身体的危害。美国的国会相应进行了一系列的立法,不仅限制烟草公司在媒体上的广告,也再次修改了香烟包装上的警告词,指出吸烟有可能导致癌症与死亡。同时,对于二手烟造成的危害认识也越来越多。

  

  因此,各个州和地方的立法机构开始行动起来,逐步地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行为。饭店、旅馆等公共场所都禁烟,只开放狭小的禁烟区。允许吸烟的办公室也非常少,甚至有开始绝迹的迹象。联邦与各州政府对香烟开始征高税,有些州甚至对有儿童的私人家庭中吸烟也做出了限制。其中最有影响的事件,是1998年46个州的政府与几大烟草公司之间的庭外和解方案。这46个州的总检察长分别上法庭去要求烟草公司赔偿各州不得不支付的吸烟导致疾病的患者的医疗费用,同时他们联合到国会去要求进一步的立法。最后,1997年6月,在国会参与协调下,烟草公司与各州达成协议,在25年中付给州政府2060亿美元作为医疗赔偿费用。另外,公司还拿出了一大笔资金来资助反吸烟运动。

  

  经过半个世纪的反吸烟运动,美国的烟民人数比例从1960年代的大约45%下降到今日的20%上下。不过,这个比例已经在好几年里徘徊不降,甚至年轻一代人中吸烟的比例还有稍微上升的趋势。美国的公共卫生界已经对此一再提出了警告。看来,要真正完全戒烟,还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