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胜将军面常忧······ 青年文摘 alingn.com

  世间应以“仁”为最大。

  

  将军以少于对方一半的兵力,面对敌人坚固的城池,还有城头上叫嚣着的乌压压的敌军,丝毫不显畏惧。是的,将军一生戎马,一杆金枪,一匹白马,一腔热血,一颗丹心,何曾畏惧过任何一个对手?又何曾打过任何一场败仗?

  

  这样的阵仗,将军见得太多了。一如从前,将军指挥若定,纵横开阖,双目如电,一声“杀”字响彻云霄,带领着众将士发动了攻城的号令。“将无贪生之意,士有必死之心”,在战略战术配合得当的基础上,加上众将士的勇猛无敌,战争的结果如将军料想的一样——己方胜利。

  

  城里城外,城上城下,满是尸山血海,断壁残垣。已是白发苍苍的将军站在城头上,眉头紧蹙,忧心忡忡,和旁边众将士摇旗呐喊、兴高采烈的神情截然不同。

  

  将军一生,大大小小276战。特别是这次,是他平生的最后一战。皇帝说了,将军此战之后,就在京城赐他一处大宅,让他颐养天年。这最后一战依然胜得漂亮,将军是在征战生涯中,画上一个完美至极的句号,可他为何依然一如从前那般满脸忧愁,闷闷不乐?谁都感到奇怪,但谁都不敢去问。

  

  将军班师回朝。金銮殿上,皇帝对其大加褒扬,肯定其戎马一生战功赫赫,赐号“护国威武将军”,并赐免死金牌一枚。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朝中文武莫不艳羡,纷纷对将军表示祝贺。

  

  将军退休后整天就逗弄儿孙,养养鸟儿,栽花种草。将军身退,但威名依存,能文能武的他,不仅马上金枪扬威,马下对治国之道也颇有见地。皇帝隔三差五的,只要得了空,便会移驾将军府邸,与他下几盘棋,从棋子敲落之间向将军讨教治国之道。将军也不推托,与皇帝常在谈笑风生中,棋子翻飞间,将胸中丘壑不经意地搬出来。君臣之间,也落得其乐融融。偶尔间,皇帝也会问起将军那个问题——为什么每战必胜后,从没见过他展笑扬眉,反而都是愁云满面?将军笑笑,说过去了,不想再提了。皇帝也笑笑,不再强求答案。

  

  终有一天,将军卧床一病不起,各方大夫也都来瞧过,均摇头叹气,说将军即将油尽灯枯,大罗金仙也无回天乏力,怕是撑不了几日了。皇帝闻之,悲恸至极,銮驾摆至将军府邸,破开天之例,终日常驻将军府。将军府上下,无不铭记圣恩。

  

  七日之后,将军弥留之际,皇帝紧紧抓住他的手,轻声说:“老将军,朕想问一个问题。虽然朕知道此时问确乎不合时宜,但朕如果不问,必将成为心结。”

  

  将军艰难地点点头。

  

  “将军一生大小276战,朕未登基时就大为敬佩。但朕更为奇怪的还是那个问题——古往今来的那些千古名将,打完胜仗莫不神采飞扬的。可将军为何有别常理,每战必胜之后,却都是忧愁不已,满面悲痛?”

  

  将军惨然一笑:“别人看到的是胜利后的繁华,我想到的是千百万个女人没了丈夫,千百万对父母没了儿女;别人看到的是刀枪剑戟的战场,我想到的是一条血肉模糊的路呀。那都是人,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呀!皇上呀,每每想到这些,叫我如何展笑颜?”将军很是激动,一连气说完后,便呼吸急促,不久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皇帝终于明白,原来将军也有他自己的心结。只不过,自己和其他人的心结都是出于好奇,而将军的心结,是关乎一个“仁”字。

  

  皇帝下旨,新赐将军封号,没有任何浮华的意义,也没有任何功德性的字眼。皇帝说,世间最大的不是天,不是地,不是海,更非天子帝王之家,而是“仁”字。将军大仁大义,大境界大胸怀,故赐号为“大将军”,世代永袭。

  

  自此,朝廷注重休养生息,外抚众国,内以仁政。数十年没有战争,全国上下,一片清明。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