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饭局,不拼段子拼脑子······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在硅谷,我跟朋友去参加了一个饭局。

  

  饭局总能反映一个地域最强烈的市井特质。国内的饭局通常由各种八卦填满:谁和谁分了手,谁跳了槽,谁升了职。

  

  硅谷的饭局却迥然不同。我没有听到什么八卦,却迅速卷入了一场头脑风暴。

  

  参加这次饭局的大多是在谷歌和各初创公司工作的朋友。A提议做一个游戏。他举起右手,让对面的Z猜数字。

  

  A伸出3根手指说这是“1”,然后伸出5根手指说这是“3”,之后伸出4根手指说是“5”,最后他伸出1根手指,问:“这是几?”Z说是“4”,他答对了。眼看着游戏正向我这边飞速轮过来,我大惊失色:“这是什么逻辑?”

  

  幸好,还没轮到我出丑,他们就玩起了另一个游戏:一碗粥让三个人分,没有称量用具和刻度容器,怎么分才能让大家都满意?随即大讨论开始:有人说这是“博弈论”;有人说,可以让一个人先吃饱,然后让另外两个人分。

  

  两个人分粥,你可以先让一个人分,另一个人选,第一人会按自己认为公平的方式分粥,而第二人会选择他认为“多”的一碗,结果谁都满意。但是三个人分粥,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我又听得云里雾里。

  

  当然,饭局不是单一案例。圣诞节时,我和朋友去加州边界的塔霍湖滑雪。在路上,我被要求估算视线中的云朵离我们所在的车的实际距离;回程中,则变成了更可怕的知识面大比拼。

  

  这样专业性的测试,我只在校园竞赛时见过——大家按座位顺序轮流说“化学元素”“奥运会比赛项目”“各国首都人口”等。我当然又闹了笑话。

  

  来到硅谷后,我周围的伙伴们都是科技工程师、斯坦福大学或伯克利大学的学生以及生物公司的科学家,我的饭局也几乎被淹没在各种创意大讨论中。我很好奇:硅谷人到底 生活在什么样的氛围中?换言之,智力竞赛或知识崇拜在这里占据怎样的地位?

  

  后来,我的一个在脸谱网工作的朋友S告诉我,硅谷的工程师们热爱玩智力题,一是为了应付各公司招聘时千奇百怪的面 试题,另外则是因为好胜心。

  

  为了说明做智力题时的愉悦感,S又给我举了另一个题目:现在有1000根电线,两头分别放在楼上和楼下,你不知道它们的顺序对应关系,比如楼上的1号不一定对应楼下的1号。如果跑到楼上再跑到楼下算一次,那么最少需要几次才能知道它们的对应关系?

  

  答案是:两次。我无法详述论证解题过程——在我听懂前,我要先浪费很多脑细胞。

  

  这是我在硅谷经常遇到的“冲击”。我们都听过太多关于硅谷的神话,却可能忽视了一些更基本的东西。

  

  如果在一个地方,智力或知识比拼的胜负决定了一个人在圈子中的号召力和江湖地位,你可以想象,这种相对单纯的“秩序”能给创新带来怎样的文化土壤。

  

  ?动物园了。在该动物园生物部门主管艾德里安·塞斯特洛看来,这群动物保护分子根本什么也不懂,只会在旁边指责动物园虐待了动物。

  

  谁知道呢,反正桑德拉胜诉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