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的尽头······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年少的时候很喜欢听姜育恒沧桑忧郁地吟唱:“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撕开后展开旅程,投入另外一个陌生。”这常听常新的旋律在穿越我少女青涩时光的同时,总能击中我内心的脆弱之处,让我怅然惘顾。

  

  儿时的我住在一个小县城,记忆中家门前不远就有条隧道。我常到离家很近的副食店里买糖果。店里的阿姨总会高扬着手中的糖果问我:“你爸回来了吗?他肯定是不要你喽!”每当此时,我往往涨红着脸,那时的我总偏执地认为,大人们善意的玩笑不是奚落就是嘲弄,你们要我哭,我偏不哭。等逃也似的跑回家见到母亲时,眼泪却不争气地直往下掉。

  

  “爸爸到底什么时候回家?”我大声地问母亲。母亲朝着家门前的隧道望一望,然后笑着对我说:“傻孩子,又想爸爸了。等到了过年,你爸就会回家,还会给你带好多好吃的东西!”后来母亲面对少不更事的我的一再追问,依旧会朝着隧道口望一望,依旧会说着毫无新意的这句话,只是目光中似有幽怨紧锁,笑容里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 伤感。

  

  当我已不再追问母亲时,在外做生意发了财的父亲却突然回到了家里。我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母亲讪讪地笑着,轻轻说声:“回来了!”就转身到厨房做饭去了,外婆却一巴掌扇在了父亲的脸上,骂道:“你这没良心的负心汉。”第二天天未亮,父亲就把我从睡梦中叫醒,说是带我去一个新地方。我懵懂地点了点头,以为从此全家就可以朝夕相处、共居一檐了。可我错了,火车带走的只有我和父亲。

  

  从此,我随父亲来到繁华的省城,从稚嫩到成熟,我明白了很多。而我的母亲则被长久地放置在思念的另一端,遥遥守望。

  

  多年后,父亲在自己的 人生路上绕了一个大圈,带着一身的苍老疲惫又回到当初出发的地方,沉重而又急促的 生活旋流终归于平静。父亲在回故乡的时候,曾小心地问我:“现在还恨我吗?”我说:“不恨。”“那你还记得这次坐火车穿过了多少条隧道吗?出了隧道是什么吗?”父亲问道。我知道父亲一度以我小小年纪便记清了一路上的隧道而骄傲。我笑了笑说:“不知道。”

  

  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父亲的是,只要能回家,穿过那些黑暗隧道的尽头,看到的就是母亲!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