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既非天使又非禽兽······ 青年文摘 alingn.com

  我思,故我在。思就是在的思。思,精神上的一个寄托和延伸,是生存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关于帕斯卡尔

  

  布莱士·帕斯卡尔(1623~1662)17世纪法国最卓越的数学家、物理学家、思想家。对于近代初期的理论科学和实验科学两方面都作出了巨大贡献。

  

  帕斯卡尔生于克莱蒙费朗,早逝于巴黎。他自幼聪颖,求知欲极强,12岁始学几何,即通读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并掌握了它。16岁时发现著名的帕斯卡六边形定理:内接于一个二次曲线的六边形的三双对边的交点共线。据说他后来由此推出400多条推论。17岁时写成《圆锥曲线论》(1640年)。1642年他设计并制作了一台能自动进位的加减法计算装置,被称为是世界上第一台数字计算器,为以后的计算机设计提供了基本原理。1654年他开始研究几个方面的数学问题,在无穷小分析上深入探讨了不可分原理,得出求不同曲线所围面积和重心的一般方法,并以积分学的原理解决了摆线问题,于1658年完成《论摆线》。

  

  帕斯卡尔的论文手稿对莱布尼茨建立微积分学有很大启发。在研究二项式系数性质时,写成《算术三角形》向巴黎科学院提交,后收入他的全集,并于1665年发表。其中给出的二项式系数展开后人称为“帕斯卡三角形”。在与费马的通信中讨论赌金分配问题,对早期概率论的发展颇有影响。他还制作了水银气压计,写了液体平衡、空气的重量和密度等方向的论文。自1655年隐居修道院,写下《思想录》(1658年)等经典著作。

  

  后悔是一种因为忽视了某件有用的事情而作的自我斥责,而那善的东西必定也是有用的,完善的人应当追求它。但完善的人没有一个会后悔拒绝了感官的快乐。这样快乐就既非善的亦非有用的。

  

  人是由思想(精神)和肉体组合而成。肉体具有的是本能,是与动物一样的求生存的本能,或者说是动物性(兽性),是天生的。而思想不是天生的,它是随着人的成长以及成长的环境而渐渐成熟起来的。在它的成长过程中,人的思想不断与人的兽性产生摩擦,由于每人所面临的环境的不同和千变万化,究竟取舍谁或谁来主导,从而构成人个性的复杂和差异。

  

  世上没有任何呈现于灵魂之前的东西是单纯的。而灵魂(人性)也从不单纯地呈现于任何主体之前。

  

  一个人德性的构成经常是矛盾的,成两个极端,如勇敢与怯懦、残暴与仁慈等。两个极端之间又常常因外界条件变化而发生转换,吝啬有时候产生挥霍,挥霍有时候会产生吝啬,有时由于脆弱而坚强起来,由于怯懦而大胆起来。蒙田曾坦然地说:“从我身上可以找到所有矛盾……羞怯、蛮横;贞洁、淫荡;健谈、寡言;坚强、纤弱;聪明、愚鲁;暴戾、和蔼;撒谎、诚实;博学、无知;慷慨、吝啬又奢侈……”人心不断在产生种种感情,只要一种出现,差不多总会奠定对立的另一种。

  

  罪恶也是构成德性的组成部分,就像毒药构成解药的组成部分一样,精心把它们搜集起来并加以提炼,于是就可以有效地用来对付疾病和生命。

  

  激情是有冷有热的。而冷也像热本身一样显示了激情热度的伟大。为了要感觉到热,冷就是可爱的。伟大是必须被舍弃之后,才能感觉到。

  

  人性并不是永远前进的,它总是有进有退。决定其进退的根由只能在人性形成的根由中去寻找。

  

  至于是天使还是禽兽,那就看矛盾着的双方哪一方占主导地位了。天使的内心未必没隐藏着禽兽的阴影,禽兽的阴暗的心房中也许开着一丝透亮的缝隙,而不幸就在于想表现为天使的人常常却表现为禽兽。

  

  因此,人既非天使又非禽兽。

  

  或者还有另外的说法:一个是人的灵魂有两面,再一个说法就是人有两种天性。这“两个”也好,或者“两面”、“两种”也罢,它们都是对立的。一种鼓励我们行善,一种鼓励我们作恶。若是只有一个灵魂或天性,人世间绝不会这样纷繁复杂。

  

  从呈现的位置看,可分成外在的和内在的,或者分成明的和暗的、外露的和隐蔽的,这外与内、明与暗、露与隐在位置上是对立的;从其内涵看,有忧愁就有乐观,有虚伪就有真诚,有坚强就有脆弱,也是格格不入。综合起来看,外表坚强,内心就未必一致,也许恰恰是脆弱,明的是虚伪,暗的也许是真诚。此外实际 生活中也确实如此,我们一般的行动都是根据自己的心意,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在不同的主意间游移不定,不能自由地、绝对地、有恒心地作出决定。在实际生活中我们不是在走路,而是在漂流,受到河水的挟制,依据潮水的涨落,时而平静,时而狂暴。

  

  不能否认世上有行为始终如一的人,但这样的人太少。即使这样,我们仍可以说,世上没有内外一致的人。因为人的天性虽然是隐而不露的,但却很难被压抑,更很少能完全拒绝,即使勉强施以压抑,只会使它在压力消除后反弹更加猛烈。甚至道德和教育的力量也很难完全加以约束,只有长期约束自己的行为,从而养成习惯,习惯才能造就和多少改变人的天生气质和性格。所以始终如一的人同样也有两个灵魂,只是在两个灵魂的争斗中,一个灵魂总是被另一个灵魂彻底压制住了而已。

  

  总之,有两个灵魂, 人生有时才显得滑稽又可笑。但不管人们扮演什么角色,总是在演自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