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牛奶里的明朗······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大四那年,为了考研和毕业创作,我搬到校外的学生公寓居住。看看安静别致的房间,想着住宿舍时因舍友作息不一,怎么也摆脱不了的失眠,终于可以有机会慢慢地治愈了。

  

  清静的日子没过几天,便被楼下刚搬进来的4个大一小男生给扰乱了。初入大学的新鲜自由,让他们一个个像是吃了兴奋剂,晚上卧谈会总是开到12点之后。

  

  起初出于礼貌,我会拿东西敲敲角落里的暖气管,示意他们小声点儿。这样的暗示倒也起了一些作用,他们很快把声音降低了。但毕竟是一群刚从 高考重压下爬出来的毛孩子,再强的自制力也不管用。

  

  终于在被失眠折磨得心力交瘁的时候,我决定下楼狠狠地教训他们一番。

  

  我气势汹汹把门敲开时,4个穿了迷彩服的小男生齐刷刷地探出头。看他们一脸没心没肺的模样,我努力地板起面孔,严厉地警告他们:“以后再这样没日没夜地大声喧哗,小心我告诉你们辅导员,请你们把旺盛的精力分给有失眠痛苦的师姐一点儿好不好?”只听齐刷刷一声:“Yes,madam!”还敬了标准的军礼。几日来的愤恨和烦乱,终于在这4个小毛孩儿的幽默里,化为乌有。转身离去时,一个略带沙哑的嗓音冲我喊:“师姐,祝你今晚睡个好觉。”我笑了笑,没回头,径直上了楼。

  

  以后的两天,情况有了好转,一过10点便有一个温厚沙哑的嗓音一本正经地告诫:“师姐要睡觉了,大家都别说话了。”这样命令之后,总会有小声的嬉笑,而后便安静得只有木板吱呀的声音了。

  

  几天后的一晚,我正画画,听见有人小心翼翼地敲门。那声音停了片刻,却又犹犹豫豫地响起来。我漫不经心地去开门。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的男生。他略带羞涩地一笑,喊了声“师姐”。我从他有些沙哑的嗓音里,想起是楼下的小师弟。

  

  我问他有什么事,他羞涩一笑,把抱在怀里的一个大大的保温杯给我。然后就噔噔噔跑下楼去了。

  

  打开保温杯外层的盖子,我看到内侧贴了张纸条:“师姐,这是我和舍友们新发明的‘爱心牌牛奶’,用薄荷煮成的,医生说睡前长期饮用,可以治疗顽固性失眠。收下这份爱心,好吗?—二楼的康白。”打开第二层盖子,牛奶的清香一下子浸润五脏六腑。我的心,像是乳白色牛奶里飘着的一片片薄荷,温润无比。

  

  以后每晚8点,康白总会准时把牛奶送来,再拿走前一天的保温杯。我无法阻止这份好意,又不能简单地用钱来补偿爱心,便也礼尚往来地买一些零食让他捎回去。

  

  11月中旬,我被保送本院设计系读研究生。同时,我的油画也进入最后的润色阶段。为了庆祝,且对楼下小师弟们的鼎力相助表示感谢。接电话的小男生一脸茫然:“什么爱心牌牛奶?我怎么不知道。”我亦是迷惑了片刻,便忽然明白:让我安眠的牛奶,其实是康白一个人偷偷地煮了,借了舍友们的名义送来的。而我,很粗心地忽略了一个小男生的心。

  

  第二天,康白再送牛奶过来,我说:“谢谢你和舍友们一直这么照顾我。过几天,我要帮导师给一个公司设计广告,就在导师楼下租了一间房子。”康白盯着手里的保温杯,怔了许久,慌慌地问:“那你什么时候搬回来,我接着给你送。”我转过身,没回答他的问题,却问了一句:“你多大了?”“20岁。”康白急急地答道。我微微笑着,装作不经意地说:“比我男朋友小7岁呢!”

  

  我转过身来时,康白不知何时已悄悄走掉。我听见楼下有男生站在阳台上,发泄似的“啊啊”大吼。夜色,只是水一样轻轻晃动了一下,便又恢复到先前的静寂。我慢慢搅着滚烫的牛奶,想,他还是小孩子的心,终究还是不要对他太温柔的好,否则只会伤他更深。

  

  搬宿舍时,康白逃了课来帮忙,任我怎么赶他都不肯回去。他满头大汗地一趟趟把我的东西搬到车上,而后又一件件地抬进我的新住处。一切都收拾妥当时,我请康白吃饭,他拒绝了,只是在说了“再见”之后,很突然地回过头来问了一句:“我以后可不可以来这儿看你画画?”我点点头:“不仅欢迎你,还欢迎你的舍友及你未来的女朋友。”

  

  以后的日子,每每在屋里憋了一天,晚上出来透气的时候,总会在门口看到那个熟悉的保温杯。清亮亮的薄荷在乳白色的牛奶里,似一叶绿色的小舟,载我驶入甜美的梦乡,亦让我在白日里做设计的时候,心会稍稍地走神。我阻止过,但没有用,康白很固执。

  

  我知道康白送牛奶时会在门口停上片刻,有几次,甚至无意识地敲了敲门。屋内的我硬硬地忍住了,不去请他进来。在脚步声渐行渐远时,我才开门,慢慢蹲下身,发上很长时间的呆,将保温杯的盖打开,看里边的关爱。

  

  康白说,你不要整日待在屋里画画,多晒晒太阳皮肤才会有健康的颜色哦。康白又说,我在展厅里看到你的画了,那么美,就像你的眼睛,幽深的湖水里卧着漆黑的宝石。康白还说,医生嘱咐的,要长久服用薄荷牛奶才能根治失眠,为了我以前的努力没有白付,我还会不停地送来的。

  

  我把设计的草样拿出来给导师看的时候,她甚是惊喜:“你的创作不一直是忧郁寂寥派的吗?怎么忽然明朗纯净起来了?”我低头笑看着那幅关于纯牛奶的广告,浪花一样飞溅起的乳白色牛奶里,一叶绿舟飘然而至,上面载着音符般的橙黄色广告语:“爱滋味,独体会。”那叶绿舟,是薄荷状的,亦如薄荷般有着清透明晰的纹路,几乎可以闻得见让人迷醉的芬芳。不知不觉,我竟把每晚喝的安眠牛奶,在纸上一笔一画绘了出来,而我的心,原本是要千方百计逃离这样一种滋味的啊!

  

  我一直不知道,康白送的究竟是什么牌子的牛奶。就像我怎么也搞不明白,每一张贴在杯盖内侧的小纸条上,除了日期,为什么还要加上一两个不相干的字母?

  

  暖冬里的第一场雪飘来的那个晚上,我习惯性地打开门。除了我一个小时前挂在墙上的空保温杯,并没有盛满滚烫牛奶的另一个保温杯。我看着已积了厚厚一层雪的地面,心想康白肯定不会来了。

  

  以后的几天,康白也没有来。我看看大一的课程表,知道他们忙着应考,便在心里笑骂自己太过贪心,怎么竟像是小孩子痴恋什么东西,理所当然地认定应是日日可以得到,否则便觉得送东西的人失了职,该得到埋怨。

  

  我不知道究竟是心理作用还是每晚喝的牛奶起作用,突然中断以后,我又失眠了。随手拿起许久没有写的日记,一页页翻着看。从9月20日康白送牛奶的那天起,日记便断了,取而代之的是康白精致的小纸条,被我揭下来,按日期贴在日记本上。

  

  我一条条竖着往下看,包括右下角飞扬的“白”字,还有小小的英文字母。看完了前14页,我的脸突地红了。那些藏在角落里的字母,组合起来,恰恰是“anning,Iloveyou”。我的手颤抖着,将一百多张细长字条上的英文字母组合起来,尔后一个词一个词地艰难读下去。那些滚烫的言语,几乎快将我一向冷漠的心融化掉。怎么也没想到,我会碰到这样一个内敛的男孩子,将自己的心悄无声息地一日日送到我的身边。

  

  我强忍了泪水,拨通了康白宿舍的电话。有个声音说:“康白骨折,手也烫伤了,正在学校医院里。”

  

  我的心,针扎了似的疼痛难忍,匆匆往学校跑。跑到一半,我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了。见面以后,我说什么呢?假装不知道他真正的心意,只是表达朋友式的关心?还是因为感动,接受一份并不适合自己的感情?有时候,更冷酷的回避与拒绝才是真正的爱护吧,康白的青春刚刚开始,他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美好爱情,而不是把时间和精力消耗在我身上。我的男友远在英国,他很快就要回到我身边了。

  

  尽管非常舍不得那份清新美好的感觉,而我还是再次搬了家。这次,我没有告诉康白我的地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