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之情殇······ 青年文摘 alingn.com

  编辑提示:检验爱情的方法,无非是时间和死亡。让爱随时间一起老去或者为爱而死,都非常不易。然而,依然有这样一些生物,他们愿意为爱献出自己一生的时间和生命,就如这两只象,“执子之鼻,与子偕老”!生命珍贵,我们不主张为爱而亡,若爱,就认真地爱、深刻地爱吧!

  

  在云南省澜沧江以西,有一大片神秘的原始森林。多年以来,从未有人敢走进这里,在所有人的心目中,这里充满了野性、危险与致命的攻击。

  

  就在这片死亡之林的中心位置,有着一个巨大的象冢—方圆200米、深度达5米的巨大地穴,那里有着数不尽的亚洲象的骨骸—大象素有在弥留之际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赶到世代沿袭的墓场的习惯。

  

  在这个象冢内,躺着两具刚刚死亡不久的大象尸体,它们抵膝而卧,长鼻交缠。

  

  象群的王者是公象,它也是整个象群中唯一健壮的成年雄性。象群里的小公象一旦成年,马上就会被象王驱逐出去,要么成为独象,等到年老体弱的时候再回归象群;要么就与象王展开殊死搏斗,取而代之。

  

  亚伯已到13岁了,象王已经对他发出了好几次警告,再不走,就会有杀身之祸。亚伯决定安静地离开,可是,在退出之前,象王最宠爱的王妃盖娅吸引了他的目光。

  

  亚伯发现,盖娅处处躲着象王,热辣辣的目光却总追随着自己。他觉得自己可以为了那种目光赴汤蹈火。于是,在象王最后一次警告他时,他向象王发起了挑战。

  

  那真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战役,他们几乎夷平了方圆100米的土地。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可最后,经验丰富的象王还是用鼻子喷出一捧沙土迷住了亚伯的眼睛。

  

  就在象王准备结束亚伯性命时,盖娅忽然冲出来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亚伯,在象王发愣一瞬间,亚伯抓住机会以一个漂亮的冲刺转败为胜……

  

  亚伯成了新任象王,盖娅成了王后。尽管象群里其他母象也都对亚伯频送秋波,但亚伯不为所动,他心里永远只有盖娅的位置。

  

  7个月后,在一次迁徙中,盖娅抵挡不住一串香蕉的诱惑,不顾亚伯的劝阻奔了过去,结果她掉进了陷阱里。

  

  盗猎者闻讯赶来,他们不敢贸然开枪,怕象群发狂。于是他们在陷阱四周朝天鸣枪。象群里的其他大象都吓得四散奔逃,只有亚伯充耳不闻。他不顾一切地往陷阱里推土,由于动作太猛,左边的长牙被一块坚硬的花岗岩齐整整地折断了。

  

  满嘴流血的亚伯依然在掘土、推土……终于,他救出了盖娅,在盗猎者无奈的眼光中双双离去。那时盖娅已经有5个月的身孕,那是亚伯的第一个儿子——艾维。

  

  15年的幸福时光转瞬即逝。一个清晨,亚伯率领着象群行进在通往生命之泉的林间小径上。生命之泉是一处天然盐泉,每天清晨去那里饮水已是他们多年来的习惯。当一股熟悉的盐碱味扑面而来时,象群自觉地停下了脚步,按照惯例,最先是象王亚伯去饮水,接着是王后盖娅,随后是小象、母象和老年公象,最后才轮到成年的公象。

  

  亚伯径直迈向盐泉,15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可动摇的优先权。可是,当他的长鼻刚刚伸入盐泉时,“啪”的一声,他的屁股被长鼻狠狠地抽了一下,火辣辣地疼。满腔怒火的亚伯低吼一声,回头准备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可是,扭过头来,他呆住了……

  

  给予亚伯这种莫大侮辱的,正是他最心爱的儿子艾维。早在两年前,12岁的艾维就该被逐出象群了。可是,亚伯不忍心,艾维是长子,亚伯一直给予他一种超越其他孩子的优待—更重要的是,盖娅也那么疼他。他实在无法想象如何面对驱逐了艾维后盖娅悲痛的目光。

  

  但是现在,艾维却不甘心活在父亲的统治下了,他虎视眈眈地逼视着亚伯,并发出挑战。

  

  亚伯谨慎地和艾维绕着圈子,小心地观察着对手。艾维皮色锃亮,强健的肌肉清晰可见,一对一米长的象牙更是昭示了他坚强的战斗实力。再看看自己,皮肤粗糙不堪,左边的象牙自从齐根断后就再也没有长出来,右边的那根也残缺不堪。不过,亚伯还是有着充分的信心,15年来,他已经不知击败了多少觊觎宝座的年轻公象。

  

  艾维按捺不住,他吼叫着冲了过来,亚伯躲闪开去。亚伯毕竟老了,不久身上就被艾维尖利的牙划出了好几道伤口。艾维得意起来,吼声越发高亢,冲击愈发频繁,但亚伯发现艾维嘴角已出现了白沫—他开始疲倦了。

  

  果然,艾维的动作慢了些,喘息声也越来越粗重,亚伯不容他有休息调整的机会,抓住机会用仅存的长牙抵住了艾维的心脏—只要用力刺进去,艾维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一阵风声袭来,亚伯横跌出去。他抬起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盖娅!

  

  这时,艾维从地上爬了起来,毫不留情地挺着大牙狠命刺来,亚伯的胸腹立即被刺出了两个大洞,血沫从他的嘴里和伤口处喷涌而出。他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心里有种被撕裂的感觉……

  

  艾维成了新任象王。而盖娅对待亚伯一如往昔,时刻围绕在他身边,艾维几次偷偷想接近他,都被她毫不客气地用长鼻抽了回去。

  

  可是无论盖娅如何做,亚伯都不肯原谅她了。对于做过象王的亚伯来说,落到如此田地,实在是屈辱!而这一切,全拜盖娅那一撞。按捺不住的时候,他把盖娅掀翻在地,长牙抵住她的心脏,想狠狠地刺进去。可她只是深情地盯着他,没有丝毫恐惧。

  

  亚伯无法狠心刺下去。每每当他收回长牙后,盖娅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爬起来继续忙碌,帮他采摘最鲜嫩的树叶、果子,往他身上喷洒沙土,驱赶他伤口附近的苍蝇……

  

  这一日,伤势沉重的亚伯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昂起长鼻对天空低吼一声,本能地向丛林深处走去。所有的大象都听出了这吼声中的信息,低吼着集中跟在他身后,他们知道,这是亚伯最后的死亡之旅了。

  

  伤口剧痛无比,亚伯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盖娅在他身边,用鼻子温柔地托着亚伯的腹部,帮他保持平衡,一路将他搀扶到象冢。

  

  地穴里散落着经年累积的象骨。亚伯走到象冢边缘,前腿跪下,顺着陡峭的边缘滑落到了象冢底部—象冢四壁陡峭而光滑,大象只要下去,就再也不可能爬上来,结局只能是死亡。

  

  上方的艾维一声低吼,水果、树叶、青草便纷纷洒落—这是象群的传统,进入象冢的大象并非都马上断气,前来送行的大象们会给其留下充足的食物,以免同类在临死前还要经受饥饿的煎熬。

  

  一个蜂巢被抛到了亚伯面前,金黄的蜂蜜流淌出来。亚伯抬头看看,正好迎上艾维得意的目光。亚伯叹了口气,用鼻子沾了一点蜂蜜喂进嘴里,品出了无尽的苦涩。

  

  盖娅却没有抛下任何晚餐,她像雕塑一样立在象冢边缘,纹丝不动。随着艾维一声低沉的吼叫,所有大象都跟着发出了吼声,这是他们在为同伴送上最后的安魂曲。

  

  安魂曲结束了,往昔的同伴们一个个离开,唯有盖娅依然一动不动。最后,艾维用自己健壮的身体将盖娅推开。远远的,亚伯听到了盖娅悲怆的吼声。

  

  很快,头顶开始有乌鸦盘旋,死神不远了,其中有好几只已经迫不及待地落到了亚伯身边,探头探脑地向胸腹的伤口接近。亚伯毫不客气地用鼻子抽过去,乌鸦惨叫着逃回天上。亚伯叹口气,这样的反抗又有什么意义呢?自己终将葬身在这些丑陋鸟儿的肚子里。

  

  小道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是盖娅!亚伯老远就嗅出了那熟悉的体味。象冢上很快出现了熟悉的身影—真是盖娅!她又回来做什么?没有半刻迟疑,盖娅已沿着象冢边缘滑落。

  

  等亚伯回过神来的时候,盖娅已经卧在他身边了。天哪!盖娅这是自寻死路!

  

  想到她也将葬身在此的时候,亚伯心里一痛。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象冢边缘开始虚弱地掘土,他想要像多年前营救盖娅那样,再次创造奇迹。

  

  可是,盖娅阻止了亚伯,她的眼神坚决而释然,有一种对死亡的向往和与爱人同生共死的幸福。亚伯明白了—盖娅是抱着一颗必死的心回来的—那一瞬间,曾经对盖娅的恨如冰雪消融。在丈夫和儿子之间,作为母亲,盖娅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儿子,作为妻子,她选择和丈夫一起面对死亡—她到底更爱谁?亚伯已经知道答案了。

  

  亚伯抬起鼻子发出一声响彻丛林的雄浑啸声,盖娅也马上加入了一声尖细的啸叫。他们并排地静卧在一起,将长鼻温柔缠绵地紧紧勾绕—那不是死,是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