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却少年心······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唉,真是老了。”坐在我的对面,好友感叹道。

  

  “你老了?”我一下子笑了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说老?”眼前的好友,睛神清亮,额头光洁,一头清爽的短发衬着合体的运动服,显得朝气蓬勃。再说了,就在前不久,她还参加了一场国际性的“半马”赛事,并且顺利跑完了21。0975公里,这样的体力,岂是一个“老人”能够拥有的?

  

  “我说的是真的。”好友注视着我,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味,“我现在再也没有那种不顾一切往外闯的勇气了。”

  

  原来如此!

  

  一直以来,好友的勇气就闻名于朋友圈。

  

  十几年前,一心渴望闯天下的她,舍弃了内地一家知名国企的优厚待遇,背起行囊,独自去了深圳。在那座繁华而又陌生的城市里,她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人在深圳,尽管她日日都往人才市场里跑,尽管她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笔试与面试,但属于她的工作,始终如同镜花水月。虽说她一再节约资金,但钱包仍以惊人的速度消瘦下去。为了省钱,她住过10元店,喝过自来水,啃过冷馒头……就在即将弹尽粮绝之际,她迎来了命运的转机——一家新成立的公司录用了她,并且提供宿舍。

  

  公司地处偏僻,因为新成立不久,人手很少,偌大的宿舍楼里,除了她,再无别的员工入住。每天下班,一走进宿舍楼空荡荡的走廊,她便感到自己的头发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全身的肌肤下意识地绷得紧紧的。走到宿舍门前,她不敢直接开门,而是回头望了又望,确定身后无人,才敢将钥匙插进锁孔。门一开,她立刻闪进室内,随手将门锁上;然后,再拿起一根竹竿,对着床下又捅又扫;接着,她又依次打开壁橱的大门,将里面仔细搜索一遍,直到确信无人后,她才长舒一口气,躺倒在床上,而她身上的内衣,几乎都被冷汗湿透了。

  

  就这样过了两个来月,宿舍楼住满了员工之后,她的心,才安定下来。

  

  在公司里做了3年之后,因为不满意总经理做假账的安排,已升为财务经理的她辞职走人。

  

  接下来的几年里,为了工作,她去过杭州,到过青岛,最后在上海落下脚来……

  

  如今的她,已是上海一家外企的财务总监,收入丰厚。然而,谈起自己的公司,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厌烦:公司高层勾心斗角,财务总监事多任重,却没有什么上升空间……

  

  听她抱怨得多了,我便劝她,实在做得不开心,不如跳槽算了。可她,只是摇头:“不想再跳了,只怕越跳越糟。”

  

  “怎么会呢,再糟也糟不过十几年前呀。”我下意识地反驳。

  

  “可我,再没有十几年前的勇气了。”她沉沉地叹了口气。

  

  在她的叹息声里,我感到她真的老了。

  

  同样老了的,还有另一位同学。

  

  同学酷爱旅游,从大学时起,就经常背起背包走进陌生的世界。曾经,她在江南小镇沉醉;曾经,她在黄土高坡徘徊;曾经,她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纵马驰骋……每一次聚会,她那独特而鲜活的旅途故事,听得我们心驰神往。

  

  但最近几年,她越来越沉迷于平凡而琐碎的家居 生活,一步也不想往外走。“老了,不想出去了。”同学如此说,“出去太烦了,乘车、吃饭、住宿处处不方便,没什么意思。”而在以前,她却愿意坐最挤的火车、吃最便宜的饭菜、住最廉价的旅馆,去看最美的风景。虽说回来后她总是又黑又瘦,但风尘仆仆怎么也掩不住她那飞扬的神采。

  

  一晃多年过去了,时光并未改变同学的容颜,却消蚀了她的激情。一旦激情不再,她便对外面的世界提不起兴趣。

  

  原来,人真的是会老的,只是这种老,并非始于额上的皱纹与头上的白发,而是始于勇气的丧失与激情的消退;是的,那样的勇气与激情,独属于青春年少。

  

  岁月流逝,一个人真正老却的,恰是一颗心,一颗少年的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