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扑日本的文化名片······ 青年文摘 alingn.com

  2005年的一天,日本NHK电视台突然插播的一条新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日本相扑多年来的头号看点、第六十五代横纲贵乃花宣布引退。随后日本相扑协会一致通过,授予贵乃花“一代年寄”的最高荣誉称号,并给予1。3亿日元的、有史以来最高的贡献奖。日本政府也授予其国民荣誉奖。读卖新闻、朝日新闻、产经新闻等各大报纸都用头版半版的篇幅进行了报道,电视台也连续重放。一个运动员引退引起这样大的轰动,在日本 历史上实属空前,日本国民复杂的心理感叹和忧虑尽显无遗。贵乃花宣布引退的第二天,“国技馆”的上座率就不满50%,相扑界简直成了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社会的缩影。

  

  “现在横纲只剩下美国的武藏丸、蒙古的朝青龙,日本人在哪里?”“简直太丢人了!”部屋(相扑的训练会馆)的小伙子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只有一个年届50的中年汉子在一旁冷眼旁观,以往的成败荣辱早已让他看淡世情:“如果说相扑的世界是胜负的世界, 人生也就是胜负的世界。”这是他的哲学,他就是部屋的掌门师傅高砂浦五郎。

  

  生命中的感动

  

  根据考古资料,最早的赤身相扑格斗术,可能来自鄂尔多斯草原的胡人。到西晋时代,五胡大量南迁,汉人中开始有了相扑的名称。但今日已不再有这种称呼了,现在山西定襄、原平一带的原胡人牧马之地,仍有赤身的“摸泥鳅摔跤”和“挠羊赛”的传统,这或许就是当年游牧民族赤身相扑的遗风吧。

  

  公元695年,日本开始有了相扑比赛。公元728年,相扑进入日本贵族的 生活圈子,宫廷中每年定期举行“相扑节会”。过了四百多年,随着皇室衰微,相扑从宫廷走入民间,并与民间祭神、驱魔、庆祝丰收和占卜生产凶吉拉上关系。从17世纪开始,兴起了职业相扑,1909年东京建起一座专供相扑比赛使用的国技馆,1941年相扑更被列为学校体育正式科目。职业大相扑被视为一种高尚的职业,这与日本人传统的君主观念有很大关系。古代相扑只能在御前为天皇表演,当时的“相扑节会”是宫中重要仪式之一,相扑手将有幸上场视为毕生荣誉,人们亦把相扑手奉若英雄。积习下来,到了武士当权的幕府时代以至今日,在人们心中,仍然十分尊重他们。当代职业相扑手必须参加日本相扑协会举办的训练班,训练内容包括思想修养、饮食、相扑技术、运动医学、生理学及汉诗的学习。

  

  当代大相扑比赛在称为“土”的场地上进行。它是由粘土构成的正方形土台,高约60厘米,边长6。7米,土台中央有一个直径为4。55米的圆圈,圆圈以嵌入土台内的稻草绳为界,在坚实平整的比赛区表面铺上一薄层细砂。传统的比赛像18世纪的“江都劝进大相扑浮绘之图”描绘的那样,土四角有柱,上托日式屋顶,观众在台下围观,同中国古代的打擂台很相似。从1951年起,因柱子有碍观众视线,将其取消,改用悬挂式屋顶。按规则,力士们必须在圈内较力,如一方被逐出圈外,或是在圈内以脚掌以外的任何部位着地,都算输。

  

  相扑手按比赛成绩,分为十个等级:序之口、序二段、三段、幕下、十两、前头、小结、关胁、大关、横纲。正式的相扑比赛每年6场,按季节举办,即“初场”、“春场”、“夏场”、“秋场”、“名古屋场”、“九州场”,分别在东京、名古屋、大阪、福冈举行。其中东京三场,其他三个城市各一场。每场比赛为期15天。高砂浦五郎在1983年夏天升到了仅次于横纲的“大关”级别,1985年春场首次、也是唯一一次获得冠军。退役时,高砂浦五郎总计564胜382负。退役后高砂浦五郎先是在若松部屋担任教练,后来回到高砂部屋继承了师门衣钵。

  

  高砂掌门常常给他的徒弟放这样一段录像:相扑大关小锦与横纲曙的比赛。一向作风凶悍的曙总是在将小锦扑出圈外后,跨前一步扶住他——曙和小锦同是自夏威夷赴日谋生的相扑手。浦五郎问他年轻的弟子们:“看到了什么?”“对付大块头时,身高2米的曙竟然也能灵活地借力打力,把对手闪出圈外,技术太棒啦!”徒弟们纷纷答道。“混蛋!”师傅发怒了,“你们只注意这些。没看到小锦摔出去后,曙的那一扶吗?”是的,那一瞬间包含了人生百味。“看看你们身边的师兄弟!记住,竞技体育的斗士只有拥有了一颗伟大的心灵,才能到达巅峰。”

  

  力士火锅

  

  在伦敦、巴黎和纽约的街头,你有时会看到一座座身着和服的移动“肉山”迎面走过来。日本为了扩大国际知名度,过去十多年来不遣余力地将相扑运动推向世界,每年都要在欧洲、北美、亚洲各城市的举行亲善巡回表演。这些日本超级大力士每到一地,都引起围观。相扑运动也同富士山一样,成为日本的代名词。

  

  相扑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也造就了一系列相关产业,如相扑料理、相扑茶点、相扑纪念品等。到竞技馆观看相扑比赛,宛如置身于江户幕府时代的市井之中,前厅和走廊里是一家家妆点成江户风格的酒肆、茶坊、点心店和工艺品作坊,身着古装的伙计奔走其间,十分热闹。竞技馆内的观众席分为两大类,靠近赛台周围的是盘腿而坐的坐席,每4个人坐在一个方格内。后排和二层为普通坐椅。坐席票价最贵,约一万日元一张,且很难买到,这类票多为日本各大公司常年包租,用来招待公司职员或客人。坐在坐席内的观众享受特殊服务,可随意点吃点喝,最后吃不了可以兜着走;看完比赛,观众还可到指定地点领取纪念品,而这些费用全都包括在门票费内。相扑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仅一年举行的六场大赛,就可为日本相扑协会创下150亿日元的收益,相关的收入则难以估算。

  

  职业相扑手必须体型魁梧,20岁之后要求身高1米75以上,体重超过120千克。一流的相扑手最后都有一个巨大而呈梨状的躯体,他们能有如此身型,秘诀就在饮食。普通人看到力士们吃饭,只能瞠目结舌,他们惊人的食量大约是正常人的十倍。力士们日常吃的是一种叫作“力士火锅”的特殊饭食,这是典型的营养餐,将牛肉、鱼肉、豆制品、蔬菜、大米等放在一个大锅内炖煮,大家围锅而食。力士们一天只吃两顿饭,餐后倒头便睡,按这种规律起居生活,目的只有一个:催肥。

  

  要出人头地,必须吃尽千辛万苦。“我入门时就告诉自己,从此你小子就生活在沸腾的力士火锅里了。”浦五郎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想像贵乃花那样成为偶像,花边新闻越多越好。我年轻那时候,相扑力士的生活非常刻板。平日严禁喝酒,不许随便外出,每天早上5时起床训练,晚上9时熄灯休息,年复一年,没有任何改变。”

  

  相扑界等级森严,小相扑力士必须从擦地、打扫训练场地等杂活做起。在漫长的跋涉中,力士们的命运更多的是遭到无情淘汰。独特的饮食习惯常使他们罹患糖尿病和心脏病,中途夭折者亦不少。

  

  打磨自己的钻石

  

  相扑看似简单,实则不然。相扑技术有“技麻利”七十手,加上传统的四十八手,实际有一百多手。除了身重力不亏外,手足腰腕等部位的灵活运用也十分重要。谁能相信,这些走路都显吃力的力士们竟个个能劈叉,用“动如猛虎,静如卧兔”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高砂部屋的弟子从早到晚,除吃饭和午休,其余时间全用来反复练习推拉冲撞等枯燥的基本动作。“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年到头,他们几乎天天大汗淋漓地泡在训练场里。高砂浦五郎有自己的一套理论:“相扑手与其会很多招术,不如有自己的特长。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就是此理。”

  

  每次比赛时,参赛力士们都要兵分两路,列队入场,登台亮相向观众致意。每对力士角逐之前都必须完成一整套繁琐仪式。比赛开始,身着古装的裁判的吆喝声、观众的叫喊声响成一片。只可惜相扑力士们对峙的时间太短,数秒至多数十秒钟便结束了战斗。败者垂头丧气而去,胜者则蹲在赛台上,从裁判手中接过装在纸袋内的“褒赏金”。红包由厂商提供,其实是变相的广告费。每份红包为6万日元,其中3万日元以现金形式装入纸袋,2。5万日元以胜者的名义存入相扑协会,5000日元作为手续费上缴比赛组织者。每次比赛的红包个数不等,越是有实力的力士越多,反之越少,或只能望包兴叹。自1957年以后,日本开始在相扑界引入工资制度,力士们从此成为工薪阶层。几经调整后,现在他们的月工资标准是,横纲180万日元,大关150万日元,十两65万日元。进入十两级以上的力士,其收入即相当于日本的中高阶层,加上优胜奖金和红包,力士中的百万富翁不乏其人。浦五郎当年身经近千战,现在他同样让自己的弟子多参赛,目的不仅是金钱,重要的是得到实战经验,把比赛失利的耻辱转化为前进的动力。浦五郎告诉弟子:“我可以把所有东西都教给你们,就是无法教会你们如何取胜,那要你们自己从失败中学习。”

  

  目前日本共有850个相扑力士,其中只有60多人能获得好名次,而“横纲”和“大关”仅寥寥数人。要取得成功,技术、体能、心理都要做好准备。“现在已经没有日本横纲了,你们不想成为下一个吗?”浦五郎面对着站成一排的弟子们,仿佛将军在检阅他的军队,“当年近畿大学的祷监督常对我说:‘你在什么情况下都别忘了自己肩负着近畿大学相扑部的招牌。’根据他的教诲,我送给你们一句话:‘你们肩负着日本相扑协会的招牌,什么时候都别忘了自己的责任。’”

  

  在高砂浦五郎眼里,每个学生都是未经雕琢的璞玉。“无论你搞音乐、绘画还是体育,你要做的都是挑战自己,把自己打磨成璀璨的钻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