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年少时的我是一个敏感而内向的孩子,对于那些细小的事物很在乎,母亲说我有些小心眼儿。随着我家不停地搬迁,我在不同地方的五所小学里读过书。

  

  上三年级时,由于中途转学,我的功课落下了不少。加上口音与班上的同学不同,在集体里很孤独,幼小的心便觉得很痛苦,每天提心吊胆地上课、写作业。尽管我很努力,但我的成绩仍然很糟,特别是数学应用题,更像一团乱麻塞在我的脑袋里。

  

  不久,便迎来了一次数学测试,拿到卷子后,我像生了病似的,头晕眼花,也不知怎样答完 试卷的。卷子收走后,我发现自己的手心汗涔涔的。

  

  从那天起,那份试卷便如一枚钉子敲在我的心上。那肯定是个糟糕透顶的分数。我甚至想像出老师批阅卷子时皱着眉头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卷面上那红红的大叉子,仿佛听到了同学们怪异的嘲笑声,我敏感的心有些不堪重负。

  

  但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样复杂。一个星期里。老师甚至没有提到过测验的事,我自己竟也有了将要淡忘了那份卷子的感觉。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老师在讲完课后,仿佛很不经意似的说:“卷子我判完了,现在发下去。”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手心又出汗了。

  

  老师点着同学的名字,一张一张地发下了试卷,他没有念分,脸上的表情很平和安详。有的同学拿回卷子时脸上像开了花儿似的,有的不停地做着鬼脸,大家猜测着别人的分数。老师叫到了我,我的心紧张极了,跌跌撞撞地走到讲台边,低着头拿过卷子,把它对折上,快速地回到座位上。我的脸在发烧,心在咚咚地跳,前面的同学回过头来看我,我转过身去,偷偷地打开试卷,看着看着,我不好意思地笑了。前面的调皮鬼悄声说:“瞧你美的,不就是一个90多分嘛!有什么了不起!”我没理他,把卷子折好。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书包。

  

  从那一刻起,我决心把落下的功课补上,下次一定考90多分。果然,一个月后的又一次数学测验,我得了满分。

  

  原来,在上次我那份糟糕的卷子上,老师没有打分,只写了这样两个字:“哎呀”。以一个10岁小女孩敏感的心,我体会出了老师的用意:老师感到意外,老师不相信我会这样,老师在给我机会,老师在期待着我,老师在用这样一个善意玩笑似的方式等待着我的努力。

  

  许多年过去了,我又经历了无数次考试,见到过成百上千张试卷,但只有那份没有分数,写着“哎呀”的试卷,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珍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