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根箭猪毛找到出口······ 青年文摘 alingn.com

  那天,艾莉丝去卧室拿东西,突然听到????的声音,循声望去,却看到墙壁的角落出现了一个洞口,一头箭猪幼崽正在啃噬墙壁中间的夹板,原来夹板上富含的盐分是它们最爱的美餐。她赶紧驱赶,可这头箭猪却迎面冲向艾莉丝,身上竖起的刺“嘎嘎”作响,来不及多想,她本能地用脚踢、用胳膊挡,结果胳膊和腿上沾满了刺。她痛得一阵眩晕,赶紧喊丈夫季诺夫来帮忙,但无济于事,于是连忙找医生。

  

  在美国麻省坎布里奇布莱根妇女医院,艾莉丝的病情给医生提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医生忙活了几个小时后,站在手术室外的丈夫季诺夫才看到妻子出现,为防止伤口感染,她的腿和胳膊都被包扎上了厚厚的棉纱。

  

  箭猪是一种有害动物,在加拿大、阿拉斯加及美国西北部会经常看到。它们主要活跃于夜间,夏季吃细树枝、树茎、草莓,冬季吃松树叶及树皮。它们行动缓慢,背部、臀部和尾部生有大约30000根粗而直的纺锤形棘刺,这些刺中间是空的,由体毛转化而成,容易脱落。有的尖端还生有倒向的钩子,像一根根利箭,非常坚硬锐利。这让它们的天敌诸如渔貂、貂熊、郊狼及美洲狮等凶猛的食肉兽类不敢轻易靠近、贸然进攻。

  

  艾莉丝这次受伤引起了该医院生物工程师杰弗里·卡尔普的高度关注,他对此表现出了很大的好奇心。他捡起一根尖细锐利的箭猪毛,思索着一些医学上遇到的难题,准备从箭猪身上找突破口。

  

  杰弗里·卡尔普依靠一种测试设备,发现箭猪毛刺入体内所需的力量比预期要小得多,拔出它们却需要极大的力量,因为一根箭猪刺的尖端有多达700个倒刺,覆盖箭猪毛末端4毫米的倒钩被证实具有重要的作用。当费力地移除这些倒钩后,测试结果显示戳刺需要花费较之前更多的力量,但拔出却变得轻而易举。

  

  卡尔普想:“如果我们设计一种类似于箭猪刺的针头,那将减轻多少人的痛苦!但是该用什么样的材料制作这种精细锐利的‘箭猪针头’呢?”他和他的团队经过多次研究和反复实验,最终用一种特殊的塑料制成了高度仿真的箭猪刺和箭猪针头,它可以轻易地穿透皮肉。这对于那些医院病患来说,不啻是一种福音,因为打针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痛感。同时他们还研制出了新的产品——一种可以与组织细胞紧密贴合的有细小倒刺的补片。与没有倒刺的补片相比,新产品的黏性强30倍,如今他们正在努力开发可以生物降解的易拔出的针头。

  

  每种生物都有其生存的必然性,要敬畏、尊重自然,因为,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进化是最好的问题解决专家,它要求人们有一双识别的慧眼,从自然中觅得进步的方向。眼界决定境界,心度决定深度。一根箭猪毛触动了卡尔普灵感的火花,也让他找到了解决难题的出口。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