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两只相互疼爱的瓶子······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这样的年纪,很少见梁可那么不爱说话的女孩。她长相平平,穿普通的白衬衣,蓝牛仔裤。

  

  学校没什么名气,但新环境新 生活,大家依旧兴奋不已,东说说西问问。只有梁可,从不主动开口,问,也是简短的回答。

  

  越来越发现梁可这种沉默的好,她不爱说话,所以不管什么事,我都可以放心地对她讲,包括对男老师的暗恋。她也从来没有“出卖”过我。梁可,她是一个多么安全的瓶子。

  

  我的倾诉,她的倾听,让我们越来越亲近了,也在我们真正熟悉以后,梁可终于有了对我讲述的话题,唯一的一个话题:爸爸。

  

  最初,是从一件生日礼物说起的。那个冬天的黄昏,我们过完周末从家中回来时,梁可系了一条黑红格子的新围巾,整个人靓丽了许多。问她,才知道是爸爸买给她的20岁生日礼物。我羡慕地说,我过生日,老爸只会买蛋糕。

  

  梁可的眼神,就那样静静地闪亮起来,我爸,最爱给我买东西……

  

  梁可的爸爸是警察,从小,她便崇拜爸爸。她爸爸总是出差,每次回来,都会给梁可带礼物,是个很硬气的男人,心底却柔软,也不爱说话……

  

  那以后,偶尔,梁可会对我说起她的爸爸,说的时候,总是开心的。有次,她拿照片给我看。是以前的照片,照片里的男人穿着还没有更换的警察制服,非常年轻。

  

  那条围巾之后,她会经常带一些小东西过来。音乐盒,卡通杯、好看的包……它们其实都不贵重,却让我感觉到爱的另一种温暖,让我羡慕。心里,甚至想跟着她回家见见那个可爱的男人,但她从来也没有邀请过我。

  

  转眼到了大三。寒假,去和 高中的同学见面,回来的时候刚巧路过梁可家住的那个城中村,突发奇想,决定去看看她。她家并不太好找,我知道的只是梁可的名字,知道她的爸爸是警察,就再没有其他线索了,结果问了半天,没有人知晓。

  

  一个卖百货的店主告诉我说,倒是有个姓梁的住在这里,可是他当年不过是在公安局帮忙,后来腿伤着了,就摆了修鞋的摊子,好多年了……她指向长长的巷子,他女儿这么高。妇人比量起来,不胖不瘦的,不爱说话……她絮叨着,完全没有留意我整个人已经怔住。因为她说的女孩的确是梁可。

  

  我心里忽然有一阵被抽空的难受……到巷口,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一个小小的简陋的棚子,一个穿粗布工作服的中年男人处理一只鞋子的鞋跟。看到我,笑了笑,问,姑娘,修鞋吗?

  

  我也笑,飞快地摇头,赶紧转身离去。我,忽然在那一刻明白了一切。

  

  那以后,每次再听梁可讲述她爸爸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想背过身去,害怕眼泪会突然流下来。我知道,我必须做到像她一直对我那样守口如瓶,不告诉任何一个人。

  

  终于毕业了。我决定考研。梁可去了一家商场做出纳。联系渐渐疏落。

  

  毕业第三年,同学聚会将我召了回来。一个班的同学大多到齐,可是没有梁可。

  

  突然就无比想念她。没想到,那天晚上很晚了,忽然电话响,接听,对方说,我是梁可。

  

  只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我就再说不出话来。倒是一直善于倾听的她,在我们共同沉默了几秒钟后,慢慢地说,我要谢谢你这些年为我保守的秘密,我知道那年寒假你去找过我,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

  

  在她面前隐忍了太久的泪,终于在那一刻无所顾忌地落了下来。她说,那时候太年轻,不肯面对真实的 人生,所以骗自己,宁肯让自己生活在虚构的美好里……

  

  梁可,我含着眼泪打断她,那些美好不是虚构的,全都是真的,我知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