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代价······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周末下乡,临走时,舅舅从院内柿树上摘下一袋柿子,要我带回家中。是那种土生土长的柿子,个头小巧,呈椭圆形,里面一般两至三个硬核。这种本地柿子吃起来绵绵甜甜,回味久长,不同于嫁接改造后的无核柿,虽个大无核,吃在嘴里却似一股白水味。

  

  舅舅采摘的都是已开始泛红,但并未完全成熟的硬柿子。舅舅说,这样便于携带,回家去保存的时间也长些。

  

  回到城里,按舅舅教的,把硬柿子全部倒入米袋里催熟。第二天,就有好几个柿子变红、变软了,我们一家人高兴地挑出熟透了的柿子,大饱口福。以后,女儿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便是到米袋里挑柿子,一个个捏着看,熟了就拿出来吃,我们算是彻底理解了“柿子拣软的捏”这句话。

  

  当米袋里只剩下五六个柿子时,天气骤然变凉,温度低了许多,而这几个柿子仿佛也怕冷似的,一个个进入“冬眠”状态,再也不肯变软了。女儿几天下来,一个个捏了个遍,失望地说,爸爸,这些柿子大概是不会熟了吧。我也很奇怪,凑上去看,只见几个柿子表皮都微微发皱了,却仍然坚硬如石,没有丝毫成熟的迹象。我把它们全部埋入米中央,可第二天依然如故,不由和女儿一样泄气了。

  

  这天,我舀米做饭时又碰到那几个硬梆梆的柿子,觉得碍手碍脚的,就拿碗舀出,准备扔掉。来家里看孙女的母亲见了,问,这么好的柿子为什么要丢呢?我说了原因,母亲吩咐我,你找些小竹片来。我不解,母亲说,现在天凉了,柿子当然难以成熟,但如果往每个柿子里插一个小竹片,就熟得快了,小时候我见你外婆总是那样做,很有效的。我一时找不到竹片,就拿来几根竹牙签,按母亲说的一一插入柿子里,再把它们放入米袋。我将信将疑地问母亲,这样不会烂吧?母亲说,不会的。

  

  过了两天,正在看书的我听到女儿惊喜地叫声,爸爸,爸爸,快来看,柿子都变软了。我来到厨房,拿起柿子一捏,果然一个个都软乎乎的,插入牙签的地方虽有点发黑,却并没有烂,剥开一个一吃,甜美如醇,是那种久违的味道。

  

  没想到母亲的法子还真管用,原来,成熟有时是以受伤为代价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