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无知······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小时候我们读过一首诗,是唐代 诗人卢纶写的: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这诗写的是汉代名将李广。李广是史上大将,纵使放到两千年去排名,也是武将英雄榜里名次很靠前的,其时他任职右北平郡太守,这地方常有老虎出没,为除虎患,他常常上山打老虎,“李广出猎,见草中石”,夜风劲吹,乱草摆拂,李广以为草丛里藏着一只猛虎,一箭射去,“中石没镞”,次日一早起来看,其箭所中者,并非老虎,而是一块坚硬如铁的石头,何止入木三分?入石三寸而不止。

  

  李广的猛力出人意料,也出己意料。李广问自己,我有那么大的力量吗?他再次站在原地,重放箭镞,箭却触石而落,“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李广颇为费解:我不晓得这是石头时候,我为何有那大的力量?现在知道那是石头了,为何又乏力了呢?

  

  佛门有位罗什大师,他七岁那年,在自家院子里玩,院子里摆着一件大铁钵,他好玩,双手抓起铁钵,一举举过头顶,站在旁边的人十分骇异,连连惊呼,这铁钵有两三百斤重呢,一个毛孩子,哪来那大力气?小罗什也惊住了:这铁钵有这么重?那再看我的,我再举它几次。罗什复制他刚才抓举的动作,却再也举不动了。

  

  李广将军不知道草中物是石头而以为是老虎,力穿石头,那是因为感觉是遇上老虎,生死一瞬,产生强烈爆发力吧?因为知道那是石头了,没甚危险了,身骨有劲,也攒不到一处来了;罗什大师不知道那铁钵轻与重,气力盖世,那是因为初生牛犊,无所畏惧,心力不曾分散;因为知道那铁钵已有千钧,再去举时,心已胆怯,失去了自信,自然也就举不起来了,佛教解释罗什大事这现象,属于“事事挂碍”——有了心事,就碍着干事业了。

  

  誉为线性规划之父的丹齐格,是美国科学院、美国工程院、美国人文与科学院三院院士。1939年,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书,平时他爱睡懒觉,那天他又睡过了头,匆匆忙忙赶到教室里去,教授走了,同学走了,只看到黑板上有三个数学题目。这是教授布置的作业吧?丹齐格把题目都抄了下来,拿回家去做,做啊做啊,他做了几天,终于把这三个题目解出来了,交给教授去受检查。

  

  过天,教授派人来喊他,他吓了一跳,教授严肃着脸问他:丹齐格,这三个题目,你怎么做的?丹齐格小心翼翼答道:教授,您布置的前两个题目,还比较好做,后面那个难度太大啊。教授脸色开晴了:丹齐格,你知道吗?那是一个世界级难题,爱因斯坦都没解出的,你解出来了。

  

  这把丹齐格惊得不行,他若知道这是顶尖的数学难题,他哪会去做啊?智力不会输给这难题,心劲早输了。题都不敢问津,哪解得出?

  

  我想起我小时候一件事。我娘打发我去舅舅家,舅舅离我家十多里路,中间隔着一条河,两座山,河水汤汤,山木森森。我娘叫我傍晚去,没上一二里路,天黑了,走到河山之间,已是黑咕隆咚。我一直走一直走,没心没肺地走,走到舅舅家,已是月沉人睡。我舅舅吓了一跳:你真勇敢,那里经常闹鬼的呢,你怎么走过来的?

  

  若知道那山里有着那样毛骨悚然的传说,那我哪里还敢走夜路呢?此后,即使大白天去舅舅家,若一个人,我坚决不去。

  

  因为我无知,所以我无畏;因为我已知,所以我胆怯。

  

  我在一本书里,看到一位明史专家撂过一句狠话:你若没有经过10年的明史科班研究,你就不要就明史放一句厥词。

  

  教授这话,肯定吓到了好多人。以前不曾读过明史,那谁敢弄明史题材?读了多年明史,更不敢下笔了,这话可能不对,那话说得不准确,缩脚缩手,张嘴嗫嚅,生怕遗笑方家,连口都不敢开了。然而笔名“当年明月”的石悦,却并非研究明史的专家,不是文学专业毕业,也并非 历史科班出身,他一口气写了六卷本的《明朝那些事儿》,据说销售量已过千万册了。敢问那些皓首穷经的明史学家、专家、大家,谁有这么牛?

  

  不懂的,或许会输与懂者的知识,但懂者或许会输与不懂者的见识,你的见识也许可以去破知识的光环;缺学问的或许会输与学问家的功力,但学问家或许会输与浅学者的才力,你的才力也许会破了功力的迷局。

  

  有很多年轻人总是很自卑。看到人家博学,他便输诚了;看到人家老成,他便气馁了;看到人家名大,他便胆怯了;看到人家强大,他便缴械了。

  

  其实大可不必。

  

  你羡慕别人的家学渊博,别人可能更羡慕你的懵懂勇气;你羡慕别人的世故老成,别人可能更羡慕你的天真未凿;你羡慕别人的全副武装,别人更可能羡慕你的赤手空拳呢。

  

  别怕自己无知识,怕的是自己没勇气;别怕自己没功绩,怕的是自己没精神气。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