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们帮我追的女孩······ 青年文摘 alingn.com

  那一年我初三。

  

  班里有一个姓王的姑娘,长得很漂亮,皮肤尤其白,还写得一手好字,成绩也排在班里的前10名,对人和善温柔。用现在流行的一个说法,她偶尔还有那么一点小“傲娇”。班里的男生都喜欢她,我的同桌喜欢她,我的邻居喜欢她,我放学回家同路的伙伴喜欢她,我最好的兄弟也喜欢她……总之,他们都喜欢王姑娘。

  

  王姑娘和我关系不差,可是唯独我偏偏不喜欢王姑娘。

  

  因为我的前面坐着一个周姑娘,周姑娘没有王姑娘漂亮,没有王姑娘白嫩,字也没有王姑娘写得好,和王姑娘相似的,大约只有成绩不错以及和善温柔这两点。所以似乎没有人喜欢周姑娘——当然了,除了我,可是我也说不上为什么。

  

  也许只是因为她会在听歌的时候,转过来分给我一个耳塞。

  

  也许只是因为我在无数节漫长无聊的课中,呆呆望着她那束简易却迷人的马尾辫出神。

  

  谁知道呢,总之就是很喜欢很喜欢。

  

  后来我因为一些原因复读了一遍初三,于是比她们都低了一届,可我还是很喜欢周姑娘。可是我只有17岁,17岁的家伙能干什么呢?不懂收敛,不懂换位思考,不懂体谅别人,什么都不懂,于是故事的结局自然是周姑娘和我越来越远,不复当年的亲密。

  

   高中毕业后,我阴错阳差地考进了一所大学,在大学里遇见了王姑娘,老同学自然也就成了朋友。每年我生日的时候,我都会请王姑娘吃饭,王姑娘越长越漂亮,男朋友也换了一个又一个。

  

  有时我的那些老朋友会问我,王姑娘换男朋友了吗?如果得知暂时青黄不接,则个个跃跃欲试;如果得知王姑娘有了新的男朋友,则个个义愤填膺。他们也会相互嘲笑对方,然后信誓旦旦地说王姑娘终究是自己的。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会觉得我有一点点不那么融入他们,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王姑娘,从来没有。

  

  也正是这样,我的那些朋友都尽力帮我去追周姑娘。只是最终未成。

  

  后来到了大四,王姑娘毕业了,去了香港,终于不会再有人问我王姑娘的事情了,而周姑娘在上海找到了一份优渥的工作。渐渐地我已经记不起她的模样,只是还会为了她名字的那两个字偶尔神思恍惚一下。

  

  后来的我遇见了另一个姑娘,可以叫她胡姑娘。那时的我每天打星际游戏,不知姑娘为何物,唯独胡姑娘让我重新打开了看世界的眼睛,而且当时我的眼睛里只有胡姑娘。

  

  为了胡姑娘,我找齐了我最好的朋友们、战队队友们、基友们以及在夜深人静会和我谈 人生谈理想唯独不谈感情的姑娘们,帮我拍了100张胡姑娘的照片去表白,搞得声势浩大。那段时间我出门去吃午饭时,都会有隔壁班的陌生同学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赵哥,我崇拜你。”当时我的反应是,我了个去……

  

  结局谈不上好或者坏,虽然胡姑娘和我现在依然是非常好的朋友,经常一块吃饭,不过我觉得我们此生的关系大概只能停留在一起吃饭这个阶段了。难过是难免的,只是我从未告诉过胡姑娘我的难过。因为我觉得,男人嘛,哪有那么多细密絮叨的情绪,男人的内心就应该锐利如刀锋,把这些脆弱的感情通通斩断,然后把自己最有趣的一面带给自己喜欢的姑娘。

  

  在帮胡姑娘搜集照片的时候,良久没有联系的周姑娘在QQ上喊我,问我照片弄得怎么样了,然后两个人又随便扯了一些从前的故事。

  

  周姑娘最后开玩笑说道,你拍电影的话,故事就应该叫“那些年,我们一起帮你追女孩”了吧。

  

  我看着屏幕上的话也笑了。

  

  所以,我和很多男生不同的地方在于,我没有和很多人一起追过最耀眼的那颗星星,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另一颗星星更适合我。

  

  所以,我没有竞争没有敌人没有阴谋没有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我永远有一支庞大的后援团,由那些爱和我喝酒的基友、爱看我写字的姑娘、爱找我动脑子帮他们想办法的正太萝莉组成,然后从发丝到脚趾给我分析如何如何去追一个姑娘。

  

  “那些年,我们一起帮你追女孩”,周姑娘说得不错,果然不愧为我人生中第一个看上的姑娘。

  

  虽然过程不一样,但是就像一开始那样,每个善良的男孩子的心里一定都烙着那样一个影子,对于我而言,那个影子是周姑娘。喜欢或者不喜欢,爱或者不爱,都变成了一种非常平淡温和的感情。

  

  最重要的是,这个影子教会了我什么是喜欢一个姑娘,就是一种想要握拳拿刀、拼尽全力也要守护一朵花的情感。

  

  嗯,对我而言,喜欢和爱就是这样的。

  

  献给我们每个人心里各自的那个影子,以及那个最后会守护在你生命里的女孩。当她出现的时候,一定要用那个影子教会你的一切,去拼尽全力守护住那朵花的笑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