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耗达人······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她是我学生的好朋友,第一周,我们约见,她找我作情绪调整和私密疗伤的课程。第一节课往往是听她说,她说的也未必没有道理:我要从我跟姐姐的关系讲起。我洗耳恭听,姐姐是她的童年偶像,她俩年龄相差不多,姐姐漂亮又有人缘,她总是依从姐姐,两人一起度过不平安的青春期,经历了各自戏剧化的恋爱史。两人既无话不谈又微妙无比,常常处于某种难以言喻的紧张当中。她觉得自己一切问题的缘起,就是因为姐姐。

  

  她有什么问题呢?确乎没有特别明显的,在她的七八条烦恼单内,有五条关乎关系:跟姐姐、母亲、丈夫及婆婆,甚至于跟未来的孩子,都有不安跟紧张。具体如何,多数是在乎对方,又无法相处。在别人眼里,她特别懂事乖巧,几乎从来不犯错。只有她知道,自己每天内心都在纠结,都在跟自己搏斗,或者跟一段时间内亲密的人搏斗。

  

  我称她为内耗型选手,对自己的分析比任何心理分析师还到位、还细致,从童年经历到青春期波折,从自己的每一个决定到跟他人的每一点关系。我不得不跟她讲:“这一切,我都明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内心的经历非凡,有很多经历影响了自己的成长,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当下这么放不过自己——要把自己搞明白,把很多台巨量消耗在自我分析上,要把一切都搞个明白。实际上, 人生的每一环节,都不能够那么细化地去解释,谁的人格经得起过度分析呢?我们又不是连环杀手,又不是独裁领袖。”

  

  我常常会遇到一些对心理分析津津乐道的女孩,她们看的心理学书一定比我多,她们很爱思考,很希望把自己整明白,她们大多坚信,没把自己整明白之前,没有办法做任何别的事。也因此,多数这样的姑娘,思想大于行动,有很多想法,却没有任何办法,甚至缺乏基本的行动力。她也不例外,想成为艺术家,却连一幅完整的画也没画过,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却常常被迫妥协。

  

  我很不解,问她:“为什么你一定要把自己整明白,才能做别的事?”她回答说:“如果没把自己身上的问题解决清楚,我又怎么去做事?”她的逻辑表面上很有道理,按照这个逻辑,她得先关在家里,什么也不做,安心解决自己的问题。然而,这不是很闲吗?一个很闲的人,即便偶尔翻几页书,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她手头没有工作,大把时间自我分析,只能走黛玉小姐的路线,那伤春悲秋的精神一落实,只会消耗手帕和泪珠。

  

  我建议她先找个事儿忙起来,哪怕只是去数一数小区里有几只狗,给这些狗分门别类,好好研究下狗狗毛发的日常护理,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宠物专家。如此,跟任何牵着狗的主人都可以滔滔不绝地聊上几个小时。几个小时过后,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又成功地度过了生命中不曾沉溺于自我分析的几个小时,学到了更多关于西施犬的知识。

  

  我未曾看到哪个女性,对自然界,对他人,某个领域的知识、某种本事,对比对自己跟男朋友的关系更加充满兴趣,她们的 注意力过分集中在自己的那点儿事上,自然地,时间越长,便越无趣。内部循环的都是自己排放的垃圾,没有营养,也没有新鲜事物。时间长了,内耗成了习惯,自己跟自己玩得很细致,很深入,总是走在黑暗面,很少乐观光明。

  

  我不知道那有什么趣。这样的内耗达人其实很多,你在 生活中总能找到。我说的那个她呢,倒也有悟性,第二周,我们再度碰面,问她:“你感觉如何?”她回答说:“我认为我跟我姐姐的关系,说起来也没有那么要命,回想对我当下的生活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做点别的好。”

  

  她开悟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