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常态······ 青年文摘 alingn.com

  关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我最喜欢阿里斯托芬的说法。

  

  阿氏说,人起初不分男女、两性俱全,也就是说,都是阴阳人。这帮阴阳人像豌豆一样,自己给自己授粉,一个人繁殖出后代。更离奇的是,个个都是四条腿、四只胳膊、两个头、两套五脏六腑,支支杈杈像直立的螃蟹。这样的人走路向前滚,身体非常灵活,打起架来四臂齐摇,兼且俩脑袋,天生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神仙害怕了,惟恐他们无法无天起来,一个压服不住,就篡了自己的权,便以霹雳为斧头,闪电为利剑,趁人们熟睡之际,咔嚓咔嚓挨个劈开,阴阳人一分为二,一半成了男人,另一半成了女人。

  

  因为男人和女人本是合在一起的。所以彼此就有引力。时不时地还想合在一起。当合起来之后,引力没了,才发现两半之间根本不像看上去那么严丝合缝——事实上,距离被劈开的时代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任何一对组合都不再是阴阳人身上的原装货。不管跟哪一半合在一起,严丝合缝的概率都是零。

  

  阿里斯托芬说,瞧见另一半就犯魔怔是常态;跟另一半结合之后才发现不够严丝合缝也是常态:因为不严丝合缝而分开是常态:再分开时像被劈开一样痛苦也是常态;为了不痛苦而不敢分开还是常态:采用修修补补的手段,试图实现后天的严丝合缝更是常态。

  

  这个阿里斯托芬是古希腊的喜剧大师,从职业上讲,相当于现在的导演或者编剧,他还是雅典情圣,泡妞的祖宗,市民们的爱情咨询师。虽然阿里斯托芬很受大伙的崇拜,跟他同时代的苏格拉底却有不同意见,您知道,这人是哲学家,也是个抬杠的老手,不过他的意见不大受人重视。

  

  苏格拉底还有两个学生,一个是柏拉图。此人大名鼎鼎,人所共知;另一个叫色诺芬,相对来说名气不大,不过下面将说到他。这对师兄弟都到了发情期,柏拉图爱上了剧院的一个报幕员,色诺芬则正单恋一挤奶工。为了提高求爱的成功率,师兄弟一起去请教阿里斯托芬。

  

  阿里斯托芬先重述了那套般配理论,然后作总结:追女孩并不是什么难事儿,重要的是要弄清楚,谁才是真正般配的另一半。若不然,结婚之后岂不后悔?后悔7再去离婚。我的小乖乖,那就好像重被劈成两半,是很痛的啦。

  

  色诺芬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想谁是最般配的,想了半天觉得头痛,就不想了,他是粗线条,心说:麻烦什么,还是那挤奶工吧。柏拉图则列了一套方程,先把报幕员代入,发现无解,然后就去街上寻找另一半去了。可是找了三年,沮丧了三年,每求得一个解,都发现不是最优解。这时候色诺芬和挤奶工的孩子已经学会淘气了。

  

  还没结束呢。色诺芬越来越觉得他和挤奶工之间不般配了,他急于离婚:柏拉图则孤独得要死,他急于结婚。为了避免再走弯路,他们去请教老师苏格拉底。老苏说:

  

  不管怎么选择,你们都将后悔。

  

  这是一句名言,任何一个要结婚或者要离婚的朋友,都不妨试着去理解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