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阿喀琉斯之踵······ 青年文摘 alingn.com

  闺蜜前段时间去相亲,对面坐着的男生一口龅牙。她回来告诉我:“我怕我接吻的时候牙齿要打架。”我笑她:“你们‘唇齿相依’的时候净忙着舌头打架,哪还有牙齿打架的份儿。”据说那男生是国内前三甲名校毕业,收入白领,小车一辆,不矮不胖,行为举止智商正常,但闺蜜还是断然拒绝了进一步接触。

  

  所谓阿喀琉斯之踵——强人的弱,有时候会让爱迈不开步伐。

  

  在爱的起步阶段,阿喀琉斯之踵的出现尤为平常。一男性朋友说最近约会了一个女生,几次下来,女孩子表现温柔贤淑,温文尔雅,还有些温情脉脉,却在一次弯腰捡拾物品的时候被这个男孩子瞅见了多出一截的内裤边边。男孩子说:“女孩子内裤跑出来见人就是不礼貌,何况裤边的橡皮筋还脱了线,更不礼貌了。”然后,他们俩的脱线联系就没有了,接着在线的招呼也没有了。

  

  好友金金就更过分了,相亲遇上一个生物博士,留校任教,第一次帮着教研组长编写教材,有些诚惶诚恐,一再和她说怕误人子弟。金金帮着分析:“教材编烂了,学生自然会选择不看,所以误不着学生而是你自己。”然后博士又很诚恳地自我反省追悔道:“都是我小时候语文没学好,所以我现在写文章水平不高。”所以,好友金金因为他“语文没学好”但读到了博士而深感自卑没有高攀。

  

  通常能够到达爱的浓情蜜意阶段,我们的“阿喀琉斯”根本就没有踵这回事儿。他的身材健美,即使性格不完美也是我们爱他的理由之一。然后不知不觉到达了爱的承诺阶段,开始判断对方的“坚持”是不是“固执”,“细心”是不是“琐碎”,“大方”是不是“挥霍”,“可爱”是不是“幼稚”的时候,“阿喀琉斯之踵”开始浮现。

  

  一个朋友的妹妹和男友相处了两三年,一起开公司艰苦创业,种种艰难都没有磨平两人的感情。待谈婚论嫁之时,女方父母张罗着拿出一半的钱款打算让小两口去买房,男友避无可避,坦诚他并没有先前自己一直宣称的那样有一笔购房款,不仅让女孩子崩溃,也让女孩子一家都崩溃了。这个让人崩溃的“踵”就是在这相处的几年里,男孩子的吹嘘和自夸制造的“空中楼阁”由他自己在最后一刻亲手釜底抽薪,坍塌殆尽。女孩子父母自然不允许在如此关键问题上做出虚假陈述的人将来成为自己的女婿。

  

  爱如果不幸进入了消亡期,你开始犹豫不决,他有点邋遢、有点自私、有点不上进……而已。然后有一天,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他吃完饭,喝了口水,鼓起嘴巴,水波在他嘴里荡漾,水流冲刷过32颗恒牙,径直落入胃肠。你才赫然发现这颗“阿喀琉斯之踵”如此轻松地割断了最后一丝眷恋。

  

  每场爱都是如此,你爱他时因为他是阿喀琉斯,不爱时便是他的踵出现了。到底是因为爱太脆弱,还是因为时间过得太漫长?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