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标准与荒唐······ 青年文摘 alingn.com

  苍鹰,最受人敬仰。苍鹰是以强力立世的。

  

  人崇尚这种强力,所以,古罗马以鹰的英姿作为帝国象征,中国也有“大鹏”之说,更多的民族干脆称它为神鹰了。

  

  有一个传说深入人心,说鹰能活六七十年,到三四十岁时,爪已不利,喙已不坚,为了不减神威,鹰会花一年多时间进行一场自我打造。它飞进深山,以老喙奋力自击岩石,强忍剧痛和滴血,直至老喙脱落。

  

  待新喙长坚,又毫不自怜地拔去所有老旧的翅羽。5个月后,羽毛重新长出,苍鹰再在雷霆沧海中度过后30年辉煌生涯。虽然谁也没有见过此类情景,但我们宁可信其有,也不愿怀疑它的无。

  

  蝴蝶,它讨人喜欢。虽然多数只是害虫化身,但人们还是把最好的想像给了它,庄周化蝶,梁祝也化为蝶,也将许多美誉塞给了它。

  

  有一个叫洛仑兹的聪明人,他发现了混沌世界的一个重要效应,为说得优雅一点,借用蝴蝶的飞翔作了一个比喻。这就是洛仑兹效应,但人们更喜欢称它蝴蝶效应。不是蝴蝶给世界真正作出了什么业绩,而是它的外形,它的一举一动实在讨人喜欢。

  

  与苍鹰、蝴蝶相比,瓢虫的飞行就有点不伦不类了,不高不远,也快不起来。但绿豆大小的瓢虫却善于捕捉害虫。

  

  有人统计,一只瓢虫(除了11星、28星少数几种)每天要捕食100多只侵害庄稼的蚜虫,连农药都无可奈何的身涂蜡质的介壳虫,它也能对付。可是,我们在施农药的时候,从来想不到边上还有瓢虫。

  

  人们只守着两条法则:一、将世上一切物种划成妨害人类贪婪和协助人类贪婪的两种;二、划进“妨害”那边的,宁可错除一万,不愿漏掉一个。

  

  很多时候我们这样对待生物,也这样对待他人。当然,很多的人间麻烦,也这样在发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