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公里的雪······ 青年文摘 alingn.com

  你的爱是沉默的黄金

  

  我的路穿透了你的青春

  

  今天我已独自走远

  

  梦中还有你的泪光笑颜

  

  父亲一直是我们所惧怕的那种人,沉默,暴躁,独断,专横,除非遇到重大的事情,否则一般很少和我们直言搭腔。

  

  日常 生活里,常常都是由母亲为我们传达“圣旨”,若我们规规矩矩照着办也就罢了,如果有一丝违背,他就会大发雷霆,“龙颜”大怒,直到我们屈服为止。父亲爱我们吗?有时候我会在心底不由自主地偷偷疑问。他对我们到底是出于血缘之亲而不得不尽点责任和义务,还是有深井一样的爱而不习惯打开或者是不会打开?我不知道。

  

  和父亲的矛盾激化是在谈恋爱以后。

  

  那是我第一次领着男友回家。从始至终,父亲一言不发。等到男友吃过饭告辞时,父亲却对男友冷冷地说了一句:以后不要来了。

  

  那时的我,可以忍耐一切,却不可以忍耐任何人逼迫和轻视我的爱情。于是,我理直气壮地和父亲吵了个天翻地覆——后来才知道,其实父亲对男友并没有什么成见,只是习惯性地摆一摆未来岳父的架子,显示了一下权威而已。在很大程度上,是我的激烈反应大大激化了矛盾,损伤了父亲的尊严。

  

  “你滚!再也不要回来!”父亲大喊。

  

  正是满世界疯跑的年龄,我可不怕滚。我简单地打点一下自己的东西,便很英雄地摔门而去,住进了单位的单身宿舍。

  

  这样一住,就是大半年。

  

  深冬时节,男友向我求婚。我打电话和母亲商量。母亲急急地跑来了:“你爸不点头怎么办?”“他点不点头根本没关系,”我大义凛然,“是我结婚。”

  

  “可你也是他的心头肉呀。”

  

  “我可没听他这么说过。”

  

  “怎么都像孩子似的!”母亲哭起来。

  

  “那我回家,”我不忍了,“他肯吗?”

  

  “我再劝劝他。”母亲慌慌张张地又赶回去。三天之后,再来看我时,神情更沮丧,“他还是不吐口。”

  

  可我们的日子都要订了,请帖都准备好了。

  

  母亲只是一个劲儿地哭。难怪她伤心,爷俩谁的家她也当不了。

  

  “要不这样,我给爸发一个请帖吧。反正我礼到了,他随意。”最后,我这样决定。一张大红的请帖上,我潇洒地签了我和男友的名字。不知父亲看到会怎样。总之一定不会高兴吧。不过,我也算是尽力而为了。我自我安慰道。

  

  婚期一天天临近。父亲仍然没有表示让我回家。母亲也渐渐打消了让我从家里嫁出去的念头,开始把结婚用品一件件地往宿舍里送。偶尔坐下来,就只会发愁:父亲在怎样生闷气,亲戚们会怎样笑话,场面将怎样难堪……

  

  婚期的前一天,突然下了一场大雪。第二天一早,我一打开门,便惊奇地发现我们这一排宿舍门口的雪被扫得干干净净。清爽的路面一直延伸到单位的大门外面。

  

  一定是传达室的老师傅干的。我忙跑过去道谢。

  

  “不是我。是一个老头儿,一大早就扫到咱单位门口了。问他名字,他怎么也不肯说。”

  

  我跑到大门口,门口没有一个扫雪的人。我只看见,有一条清晰的路,通向我最熟悉的地方——我的家。

  

  从单位到我家,有将近两公里远。

  

  沿着这条路,我走到了家门口。母亲看见我,愣了愣:“怎么回来了?”

  

  “爸爸给我下了一张请帖。”我笑道。

  

  “不是你给你爸下的请帖吗?怎么变成你爸给你下请帖?”母亲更加惊奇了,“你爸还会下请帖?”

  

  父亲就站在院子里,他不回头,也不答话,只是默默地,默默地掸着冬青树上的积雪。

  

  我第一次发现,他的倔犟原来这么温柔。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