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的政治学······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奥巴马夫人米歇尔在2012年辅佐丈夫竞选连任时发表演讲,赢得了美国人的一片喝彩。我粗略算了一下,这篇演讲在中国内地以博客、视频或其他转载的方式出现,点击阅读与查看人次突破5000万,欢呼声几乎比美国还高。米歇尔在演讲中大打家庭与 亲情牌,说丈夫当了4年总统,还和4年前一模一样,他们依然爱得死去活来,难怪中国读者热血沸腾。在咱这里,当4年小科长,能弄好几个二奶、小三啥的。

  

  米歇尔的演讲以“远离政治”的方式玩了一次精彩的政治,她的演讲绝对为4年来并没有什么突出政绩的奥巴马赢得了不少选票,同时也让米歇尔走到了奥巴马团队的前台。美国人开始猜测,以故意同政治划清界限而显露非凡“政治”才能的米歇尔·奥巴马,会不会追随她崇拜的希拉里的脚步?深圳卫视《关键洞察力》节目还专门为此做了一期专题:米歇尔,下一个希拉里?

  

  应该说,希拉里虽已辞去了国务卿的职务,到下一个总统大选时也69岁高龄,但她并没有完全退出 历史舞台。不排除她还会在2016年“老骥伏枥”,卷土重来,志在总统。

  

  希拉里有理由不甘心,早在2008年民主党准备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我就注意到,当时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美国社会已经“成熟”到接受一位黑人总统或者女性总统,而倾向先来一位女性总统的比例显然更 高一些。

  

  虽然布什主政的8年有些乱,民主党即便推出一个阿猫阿狗都有可能坐上总统宝座,但当时大多认为希拉里如果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胜算会更大一些。希拉里也是志在必得,可她哪里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一匹真正的“黑”马,抢去了她8年的光阴——女人的8年光阴啊。

  

  希拉里希望重回白宫的另一个原因大概是“报仇雪耻”,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克林顿与夫人虽然曾住白宫8年,但正如当时赵本山大叔所说:苦不苦,想想人家萨达姆;累不累,想想人家克林顿。克林顿8年总统,几乎有6年官司缠身,就在他遭到弹劾的时候,我就住在离白宫不远的地方,那时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哥们儿,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当总统?遭罪啊,我都为你难过。就是那段经历,奠定了我对民主政治最深厚的感性认识:当权力被关进笼子里,总统并不那么好当。

  

  有一些人不喜欢希拉里的强势,认为她从一开始就干政,却不知道,她进入白宫后干政做的都是好事,而她不得不站到前台的时候,几乎都是人家攻击克林顿,她不得不站出来的时候。好在美国对“夫人干政”不像中国那么敏感,“干政”如果是辅佐丈夫善用权力,为民做事,未尝不是好事。

  

  当有些朋友用米歇尔刻意“远离政治”而贬低希拉里有权力欲的时候,我更是有所保留的。米歇尔故意用讨厌、远离、不谈政治来博得根本没机会接触政治的普通人的欢心,正是政客最高级的手段。要远离政治的米歇尔住在全球政治中心白宫里,不停换时装吸引眼球,你以为是干啥?

  

  希拉里在4年国务卿任期内,充分显示了她从政的才能,如果再能年轻一些,4年后问鼎白宫,从干政、从政到主政,完全是有可能的。到那时,她不但像奥巴马一样创造了美国的历史,同时也可以扬眉吐气地再次搬进白宫,让那些12年前指责她丈夫克林顿“玷污”了白宫的政敌们郁闷到死。

  

  一些朋友认为,作为头号大国的美国,出现一个女性总统不太恰当,至少还没到时候。这当然有一定道理,当你死我活的政治、血流成河的军事与明争暗斗的经贸主宰一个国家时,掌舵的那位最好是一位阳刚的男性,即便是撒切尔夫人这样的女人,也得有“铁娘子”的性格才能应付。

  

  可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到冷战,又到反恐之战,世界已经越来越平和,民众越来越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他们关心是否能够呼吸到干净的空气、饮用水是否洁净、孩子上学问题如何解决、养老福利等等,这些问题的诸多方面,女性温柔的目光与小手可能更容易触及。

  

  还记得“9·11”发生的当天早上,布什总统正在干啥不?他正在一个小学给孩子们讲故事,目光散乱、百无聊赖的样子,一听到有恐怖袭击,丢下故事书就跑了。当时就有媒体评论:你丫的没什么事好干吗!能不能干点正事(反恐),把给孩子讲故事的事留给第一夫人和女人们吧?从此以后,布什精神抖擞,民调支持率急升。可以想象,一旦反恐战争也告一段落,我认为美国真可以有一位可以给孩子读故事的女总统了。

  

  当然,当今世界上大多的女性领导人,几乎都是靠“政治渊源”上来的,例如第一夫人华丽转身(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第一家庭的女儿、姐妹(韩国总统朴槿惠与泰国总理英拉)。究其原因,是男性主导的世界,基本上断绝了女性从政之路。

  

  这些第一家庭里的女性或者第一夫人,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有人比她们更有条件接近权力、观察权力、理解权力。她们一旦不甘寂寞,试图走向前台由从政到主政,往往拥有了她们身边男人积累的政坛资本,同时又有那些“臭男人”天生不具备的亲和、柔性与平和。

  

  当然,不管谁执政,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好的制度,制度设置好了,什么人上去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制度能够保证他不做坏事,而他如果不做好事呢,就得下台。就拿美国来说,总统的权力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吧?但如果你在台上时试图伤害美国人,别说国会和最高法院不会让你得逞,民众也恐怕会把白宫围得水泄不通。如果你想干违反宪法的事,那就等着被弹劾,有可能遗臭万年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