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 读者在线 alingn.com

  遗体告别那天,同学能到的都到了,送她最后一程。

  M君走了,最后的三年病魔缠身,亲老子幼。

  大学时正值花朵般的年龄,姑且称之为小M。小M也算天生丽质,皮肤黧黑、浓眉、凹眼、高鼻梁、厚嘴唇,体形健美,欧洲妞儿的三围,走在校园里永远是一道风景。

  名人难做,何时何地都一样。围绕小M的各种褒贬从没停歇过,她不会不知道,然而不在乎,做事更高调,言语更尖刻,事事拔尖。

  15年没有见面,再见面,昔日的小M已脱胎换骨为M君。

  当年,小M被分配到一家大型企业医院的妇产科工作。这些年医生本身就属高危行业,不仅要精熟业务,还要与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而妇产科的特点更是倒班勤、夜班多,手术科室,女人扎堆,明里暗里搭戏台。M君就在这样的熔炉里被重塑了。

  毕业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她想调动工作,找老同学打听消息。分别15年再聚在一起,她还是她,只是言语、五官展露出来的气质没有锋芒了。衣着很朴实,步态很正统,饭桌上她寡言、谦和、平静,但还是让人感觉到她的要强。

  这顿饭后不到半年就听说她病了,很重,是妇科的肿瘤,而且是恶性程度最高的那种。怀疑时没有及时处理,手术时发现已经转移了。

  同学们惊痛不已,她本人就是治这个病的专业医生,什么能瞒得了她?心理这一关就很难过。所谓“医不自治”大概也包含了这一层。

  同学们曾到病床前去探望,她都尽量不以病态示人,一样地聊家常,只感觉可谈的话少了。她的病情反反复复,没到一年就复发,又手术,第二次手术伤到的脏器就不仅局限于妇科了。她曾满怀希望到北京最知名的一家医院求诊,据说最后那家医院拒绝接收她这个病例。这于她无异于精神上致命的一击。

  M君从北京回来后便开始读《圣经》,说是“《圣经》能让我暂时忘掉痛苦”。

  她开始反思:“当初学医是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受人尊敬,现在我在想:受人尊敬的人该具备怎样的职业素质?给患者看病不仅仅要治病,更应该让他感受到被关怀,为医者首先要有慈悲心肠。唉!说起来,原先我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好好做。”

  我感叹:“仅有慈悲心肠怎么行?现在这个职业环境,‘医闹’见得还少啊?医生冷面也有冷面的苦衷啊。”

  她不反驳:“人在被信任的时候散发出来的精神更无私。被信任和被监督,前者才更重要。”

  她很后悔:“其实人要多想奉献就会看开很多,压抑的心情是万病之源。我就是心情郁闷得太久了,说到底还是修养不到啊。”

  我默然,感慨,再默然……

  那次通话后不到三个月她就走了。

  她走时没有同学和同事在身边,谁都不知道,谁都没想到。听到噩耗时不少同学都和我一样在值夜班,在救治病人、接生新生命。大家忽然间有股难以言说的酸楚。相约去她家中,这才知她的一家早已租房度日,也未敢深问。

  从她家出来,大家纷纷自责,都觉得自己关心她太少。“说什么都是虚的,”娟儿一向仗义,“要我说大家凑一笔钱吧,送给她的孩子读书用,能帮多少帮多少,也算是大家的一份心。”大家都点头,凑来凑去很小的一笔,但作为同学总算释怀不少。

  遗体告别那天,同学能到的都到了,送她最后一程。实在有手术去不了的,听说头天晚上已经赶到太平间提前送过她了。

  M君走了,同学之间的联系照旧很少,都很忙啊!前几天有急事去一位室友家走访,迎面书房几个大字直扑眼帘:“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这是老前辈裘法祖的忠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