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嘴大师黄侃······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国学大师黄侃,做学问与他的老师章太炎齐名,人称“章黄二疯”。除了学问,黄侃舌尖上的馋嘴名气,也一样很大。他每到一地,必下当地最著名的馆子,大饱口福,是一个真正的吃家,为后世留下了很多趣闻逸事。

  

  黄侃对吃乐此不疲。他只要得知有美食品尝,必千方百计得到,不惜出尽洋相。黄侃是同盟会会员,有一天听说一些相识的会员在某处聚会,席间有不少好吃的,但没有请他。他明知自己因为经常骂人而没被邀请,但挡不住美食的诱惑,遂不请自来。刚一进门,那些人见来的是他,吓了一跳,随后又装得很热情,邀他入座。黄心知肚明,二话不说,脱鞋坐下,大快朵颐。吃完之后,他一边提鞋,一边回头骂道:“好你们一群王八蛋!”说完,拔腿就跑。

  

  另有一回:黄侃闻香识美食,听到隔壁锅盆碗底响,狗肉喷香,蛇羹沁脾。黄侃好友刘成禺,说这酒席那个好啊,有山珍,有海味,有熊掌,有燕窝,添油加醋说一通,说得黄侃心里实在难受,很想前往品尝。但他曾经痛骂过主人,只好请刘成禺为其想办法,求主人给个请柬。主人呵呵一笑,请柬来了,却附带“只准他开口吃,不能开口说”的警示。这日席间,黄侃果然只是埋头大吃,一言不发,众人都以为黄侃转了性子,其实不知他为了美食才愿意“忍气吞声”。

  

  即使后来身为人师,黄侃也没能改掉这个“馋嘴”的毛病。每次授课,讲到紧要精彩处,他会戛然而止,对学生说:“这里有个秘密,专靠北大这几百块钱的薪水,我还不能讲,你们要我讲,得另外请我吃饭。”那时,黄侃开设《说文解字》课,学生们都觉得此门功课晦涩难懂,怕考试不及格。学生们知道黄侃好吃,投其所好,凑钱宴请黄侃,他欣然前往。这年期末考试时,学生果然都及格了。校长蔡元培知道这件事后,责问黄侃为何违反校规,接受学生的吃请。不料黄侃却说:“他们这帮学生还知道尊师重道,所以我不想为难他们。’

  

  黄侃一生最爱的享受,就是喝酒吃蟹。黄侃的学生卞孝萱回忆老师:“群贤雅集,联句作诗,(黄侃)一手持酒,一手持螯,谈笑风生。”颇有魏晋风度。可黄侃晚年,对饮食却更加挑剔,一切吃喝都由妻子亲自动手烹调,每餐必须要有鱼肉鸡鸭山肴之类。如黄侃觉得不合口,便要妻子重做,有时一盘菜肴竟重做三四次;重做合口后,也仅是吃三四口而已。

  

  一个人的胃口,和一个人的性格有关系,例如太固执的人,总是喜欢吃他认准的几样;而心胸宽广的人,相应的食域也更宽广。黄侃日记“十二卷”,差不多每卷都有“吃喝记”,从日记中对美食的评论看,黄侃不算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常常一生气,就开始骂人。对此,我们只能一声叹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