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张不规矩的“合影”······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同学们都照过集体合影吧,不管人多人少,大家都排成排,一起看镜头。而在400多年前,照相机还没有问世,想留下自己的影像就得请画家帮忙,当然这里也包括“合影”。绘制群像的画家和现在的摄影师差不多,让大家排成排,或站或坐,然后画呀画,一张规规矩矩的群体肖像画就诞生了。

  

  不要“排排坐”

  

  400年前的荷兰,这样的群像画十分流行。可是有一位年轻画家很看不惯这种“排排坐”式的画法,他就是荷兰著名画家伦勃朗。

  

  伦勃朗非常喜欢戏剧,舞台上的人物和灯光都让他着迷。他想,能不能让群像画也变得富有戏剧性呢?这个大胆的想法在伦勃朗的心中酝酿了很久,机会终于来了。

  

  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行会委托伦勃朗为8位外科医生画一幅群像。8位医生中的尼古拉斯·杜普,是外科医生行会指定的解剖学讲师,其他7位都是他的学生。伦勃朗打破常规,没有让医生们坐成一排,而是设计了一幕场景,让杜普教授为学生们上一堂解剖课。

  

  鲜活的“合影”

  

  画作完成了。画面上没有排成排的规规矩矩的人物,供解剖用的尸体位于画作中央,但真正的中心还是杜普教授。8个人的位置构成了一座金字塔形,画面左侧的光线照射在人物的脸上。杜普教授右手拿着一把镊子,夹住了尸体手臂上控制手部运动的肌腱,左手弯曲着手指,配合讲解演示着相应的动作。他表情沉稳,手法熟练,一位深深沉浸在自己学科领域里的学者被描绘得惟妙惟肖。

  

  学生们有的凑上前专注地端详着尸体的手臂,有的皱眉思索着老师手指的动作,有的用崇拜的眼神望着老师,有的仿佛茅塞顿开,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有的……不好意思,好像在开小差。

  

  注意教授身后那个拿着一张纸的学生。很多人认为他拿的是解剖课的教材,其实他拿的是一张名单,上面写的就是画中杜普教授和7位学生的名字。原来,当时的肖像画都要求画家在画面的角落里写上被画人物的名字,而伦勃朗不愿意破坏画面的意境,就让名单成了道具,巧妙地把名单融合在画面里。

  

  盗尸学解剖

  

  画面的右下角,是一本被翻开的巨大的解剖学讲义,其实这是画家在向科学致敬。

  

  提起人体医学,不能不提到解剖学的发展。医生要给人治病,首先必须查清病因,而要查清病因,就必须了解人体的结构。解剖学就是一门让人类了解自己的学科。

  

  古代埃及皇族死后要被做成木乃伊,所以古埃及人积累了一定的解剖学“手艺”。之所以说是手艺,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从医学的角度去深入研究过人体,而是把那些看不懂的人体结构统统视为神的安排。

  

  公元2世纪,古罗马时期的医学家盖伦根据解剖狗得来的知识写了一本解剖书。之后的很长时间,医生们都是用这样的书给人看病,医生们都成了“兽医”。

  

  这本错误百出的书一用就是1000多年,直到16世纪,在巴黎学医的维萨里开始质疑被奉为经典的盖伦写的解剖书。为了了解人体结构,维萨里从绞刑架上偷死刑犯的尸体去解剖,他把人的大腿骨藏在床下,为了得到更多的尸体,他甚至去盗墓。结果,他的“异端”行为被教会发现,于是不得不逃到意大利继续完成他了解人体的梦想。1543年,他的著作《人体的构造》出版,成了医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跟着野狗看尸体

  

  在中国,解剖学的发展也是充满了坎坷。在殷商时代,奴隶的性命就像草芥一样,一次祭祀统治者可能就要杀掉上千人。奴隶们的尸体被随意抛弃,那时候有心的医生还能很方便地了解人体的构造,比如古老的医书《黄帝内经》中的《灵枢·胃肠篇》里就详细地记录了人体肠胃的位置和尺寸。

  

  可是从商周晚期直到清朝,封建王朝都立法不允许解剖人的尸体,谁敢越雷池一步,就会遭到重罚。清朝名医王清任在《医林改错》中有关于人体解剖的记载,书中内容都是他跑到野外观察被野狗撕咬过的尸体,再细心归纳总结而来的。当然,光看看是可以的,要是敢在尸体上动刀可就犯大罪了。

  

  直到19世纪,西方医学大量传入中国,中国才有了真正的解剖学。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杜普教授的解剖课》的成功,让伦勃朗一下子成了受追捧的知名肖像画家,请伦勃朗画群像的订单像雪片一样飘来。

  

  可是命运弄人,麻烦也跟着订单一起来了。在《杜普教授的解剖课》中,伦勃朗将光线打在人物的脸上,并且有白色领子的衬托,所以画中人的脸都显得清晰明朗,这让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行会很满意。而在伦勃朗36岁的时候,他又为一群军官绘制了一幅群像画《夜巡》,既然是夜巡,当然有些人的面孔就隐在黑暗中看不清了。这下,军官们不高兴了,把伦勃朗告上了法庭。

  

  俗话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夜巡》之后很少有人再找伦勃朗画肖像画了。伦勃朗反倒很高兴,因为不用再违心地去画画了,他趁此机会接触了很多下层的贫苦百姓,分文不取地为他们画画,最后自己也成了贫苦百姓中的一员,63岁时在病困交加中去世。

  

  伦勃朗是个有才华、有骨气的画家,他死后声名鹊起,模仿他画作的伪作遍布全世界。美术界曾经有一句笑话:“伦勃朗一生画了600张画,有3000张在美国。”20世纪60年代,荷兰政府组织了一个专家团走访世界各国的博物馆和收藏家,鉴定他们收藏的几千张伦勃朗的画,结果只有350张是真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