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要有宽恕的品质······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无数个夜晚,我无助地目睹父亲从肢体和语言两方面虐待我的母亲。我能闻到父亲身上的那股酒气,看到母亲双眼中流露的恐惧,感受两个我爱的人以令人难以理解的方式,相互伤害对方,那是种绝望的情景。我不希望任何人,尤其是孩子,经历这种过程。要是我一直沉浸在这类记忆中,就总是觉得我想要以父亲伤害我母亲的方式来还击他,而这种方式是我当时作为一个小男孩没有能力实施的。我看见我母亲的面容,我看到这位我如此尊敬的、如此温顺的女性,在并没有做错什么的情况下,却要承受强加给她的痛苦。

  

  当我回忆起当年的场景时,我意识到宽恕是何等的艰难。从理智层面来讲,我知道父亲给母亲造成的痛苦,是因为他自己处于痛苦之中。从精神层面来讲,我的信仰告诉我,正如上苍会宽恕所有人一样,父亲也是值得宽恕的。不过这种宽恕依然是很困难的。我们所见证和经历的这种创伤一直烙印在我的记忆中,甚至多年之后,都会在我回想时引起我对往事的记忆犹新。

  

  你被伤害过或者正在遭受痛苦吗?这种伤害是新出现的?还是过去的伤疤?或者是未治愈的伤口?如果对你所做的事是错误的、不公平的、不应该承受的,你表示愤慨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你受到伤害之后想要报复也是完全正常的。但是问题在于报复很少能够获得满意的结局,我们以为报复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然而却往往达不到。譬如你扇了我一巴掌后,我也扇你一巴掌,而我扇你的这一巴掌并不能减轻我脸上被你扇的疼痛,也不能改变我被你击打所面临的尴尬处境。其实,最解气的以牙还牙行动只能暂时缓解情感上的痛苦。唯一能使伤痛痊愈和使自己获得平和状态的东西是宽恕。在宽恕别人之前,我们是摆脱不了痛苦的。只有宽恕了别人,我们才有可能体验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的自由,才有可能体验内心的平静。

  

  如果没有宽恕,我们就会总是对伤害过我们的人记恨在心,痛楚的链条就会牢牢将我们拴住,使我们不能自拔。只要我们不原谅曾经伤害过我们的那个人,那么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就永远在那个人手中,而那个人就成了监视我们的狱警。

  

  当我们愿意宽恕别人时,对我们自己命运和感受的控制权就返回到我们手中。我们就成了自己命运的解放者。宽恕,换句话说,就是获取自身利益的最理想的一种品质。这种品质在对精神和客观规律的认知上都是虔诚的。我们原谅那个人并非只是有利于其人,我们原谅一群人也并非只是有利于那些人,我们之所以要保持宽恕的心态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切身利益。

  

  (现今已荣誉退职的南非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是1984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南非第一位黑人大主教。他还获得过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博士、英国伦敦大学皇家学院院士等荣誉学位和称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