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帮我······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十年寒窗后,我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这对于一个山村的女孩来说,真是天大的喜讯。可是我又犯愁了,因为家里好不容易才给我凑够了学费和路费,无论如何拿不出第二笔往返的路费,就是说,我只能一个人去北京报到了。父母很为从未出过远门的我担心,就四处打听有没有也去北京读书的学生.后来,二叔终于打听到他们厂长的儿子冬子已经在北京念大三了。和人家一说,那个叫冬子的大哥哥一口答应了,并承诺一定把我送到学校。

  走的那天,经过三个小时的颠簸,我俩才来到省城。买完车票后,我就站在车站前看热闹,等广播通知我们所坐的火车开始检票时,我却发现冬子不见了,而火车票还在他手里,我以为他上厕所了,就在那里等他,可是左等右等,十几分钟过去了,冬子也没有回来。听着广播的催促,再看看手表,我一下子急得哭了起来。

  我一边哭一边喊“冬子”,结果,引来了很多人看热闹,我对他们说:“你们快帮我找人啊。”可是没有一个人理我,那一刻,我窘极了。

  这时候,一直站在我身边的一个穿得脏兮兮的差不多和我同龄的男孩对我说:“我帮你找吧。”说完,他就向广场跑去,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地喊着:“冬子,冬子!”声音大极了。

  很快,冬子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手里拿着两瓶新买的饮料。他对我说:“赶紧检票上车!”我一指已经跑到广场中央的那个男孩:“他帮我找你去了,告诉他一声啊。”冬子看了看手表:“不行,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候,旁边一个卖报纸的老太太对我们说:“让他喊去吧,反正是个傻子!”老太太的话很出乎我的预料,我正纳闷那个男孩这么大了衣服怎么那么脏呢.这时,冬子已经拿起了我的背包,来不及多想,我只好赶紧跟他走了。

  检票的时候,我隐约还能听到那个男孩声嘶力竭的喊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