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花······ 读者在线 alingn.com

  老人种了一些花,在屋角后。我每从那儿走过,眼光都会不由自主地落到那些花上面。

  

  四五月份,老人的屋后,是鸢尾花的天下。蝴蝶一样的鸢尾花,扑着紫色的翅膀,在人的心中,扇动一圈一圈的温柔。到了七八月份,指甲花和太阳花,你追我赶地盛开了,占尽颜色。

  

  现在呢?秋渐凉,树上的叶,随着晚来的风,一片一片地落。懒婆娘花和一串红却正当花样年华,它们不分彼此地缠绵在一起。最是傍晚时分,懒婆娘花精神焕发地登场了—叭叭叭,一朵一朵粉色的花朵,吹吹打打,热闹无限,仿佛要让你听到它的欢笑。

  

  这个时候,老人必在。他衣着整洁,灰白的发,抿得纹丝不乱。他在那些花跟前,弯下腰去,一朵一朵细细查看,眉眼里盛着笑意。他很满意这些花如此欢快地开,而花儿们,因了他的注目,更显明艳。

  

  路过的人,会停下脚步微笑着和老人打招呼:“陈爹,赏花哪?”“嗯,看它们开得多好啊。”“是陈爹你照料得好啊。”

  

  人的声音去远了,老人还待在那些花旁边。直到夜色四合,花与暮色,融为一体。

  

  某天,我用手机给花们拍照。老人突然站在我身后,问:“好看吧?”我答:“嗯,好看。”老人说:“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我说:“懒婆娘花呗。”老人笑了:“它可一点也不懒,它还有个名字呢,叫胭脂花。”

  

  老人得意,背了双手,围着花转。他的眼睛孩子般的明净,动人心魄。

  

  一日,听人谈起老人,原是个退休老师,老伴早去,唯一的儿子也在前年病死。而他自己,因患眼疾,失明已近十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