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树下······ 读者在线 alingn.com

  那片破旧的老房早就该拆了。石墙早已颓败,青草从描了白圈的“拆”字中顽固地钻出。老房们挤成一条胡同,尽头站一棵相思树,很老的树,却长得繁茂旺盛。正是五月间,相思树满冠的花儿,把整条胡同,染得艳黄。

  

  人们都搬走了,只剩下那位老人。她守在那里,像守护着自己的生命。市容部门和开发商来过多次,说会补给她一套宽敞的住房,再给她很大一笔钱。一开始是商量,然后是哀求,最后几乎变成恐吓。老人却不理,她说她要等她的辰。她说搬走了,辰会找不到家的……我不走,除非你们拿推土机把我推了……

  

  辰是老人的初恋。他们有过短暂的婚姻。那时他们还年轻,去一个遥远的风景区游玩。往回走的时候,却突然不见了辰。她一直在那儿等,直到身无分文。回来后她仍然等,疯狂地在各地报纸登着寻人启事,然而辰却没有回来,似乎从地球上永远消失了。头几年她总要外出几次,在公安部门的指领下辨认各种各样的尸体。每次去的时候,她都胆战心惊,回来的时候,却是心情轻松。她想她的辰还在,只要辰还在,就会回来找她。她多等几年,怕什么呢?

  

  她等啊等,等了五十年。

  

  这些事,都是老人说的。胡同里没有人大过她的年龄,没有人认识辰。也许以前有人认识,但时间太久,早就忘了。但老人不会忘。她坚决不肯搬家。她坚信某一天,辰会回来,络腮胡子上沾满了风尘,朝她笑笑说,迷路了,刚找回来。

  

  她的事惊动了市长。她跟市长哀求,她说留下那棵相思树吧,不然辰会迷路的。市长说当然,要留下。其实不用她说,这棵树也会被留下。那么老的一棵树,会成为新建商业银行门口的难得风景。于是她终于搬走了。

  

  搬走的老人,仍然每天来相思树下守候。她这样等了两年。两年的时间里,老人飞快地变老。后来,即使她从树下站起,也要费上半天的时间。最后老人给了银行保安一张写有号码的纸条,老人说,如果有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小伙子来找我,你就让他打这个电话。老人的记忆中,她的辰依然是年轻时的模样。保安说好,等老人离开,却把纸条扔进垃圾筒。不是他淡漠,而是他根本不相信,一个失踪五十多年的男人,怎么能突然回来?

  

  过几天老人又来,仍是给保安一张纸条。她说我知道你会扔掉,请你帮帮我……除了你,谁肯帮我呢?她的执着感动了保安,这次他留下了纸条,压在宿舍窗台的一块玻璃下。或许他的动作,只是对老人的一种安慰。

  

  那天保安在大厅里隔着玻璃门看那棵相思树。那时相思树还没有开花,伸展着少女娥眉般细长的叶子。突然他发现树下有一位老人,络腮胡子飘成白髯。老人坐在轮椅上,正怯怯地朝这边看。刹那间保安想起那个很老的女人,他走出去,问老人,您是辰?老人吃惊地盯住了他。老人的眼睛,回答了一切。

  

  保安的心惊跳起来。他飞快地跑向宿舍。他要找到那个电话号码,他要告诉她,你的辰回来了。你的辰不再年轻,但五十年过去,他竟回来了!

  

  她是扑进他怀里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扑向另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撕心裂肺地哭,让周围所有的人动容。她说你怎么这么狠心……怎么这么狠心?他不说话,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他的手干瘪衰老,洒着灰色的老年斑;她的头发干枯脆涩,没有丝毫的光泽。他们像依偎在一起的两棵即枯的老树。上一次他们紧紧依偎,还是五十年前。那时他们,似两颗鲜嫩的果。

  

  他给她讲五十年前的事……来不及惊叫,他滚下山崖……他被救起,可是失去记忆……很多次,他梦起她的样子,可是醒来,除了她的眉眼,他记不起任何事……直到前几天,他在图书馆翻看多年前的报纸,一则寻人启事才将他混沌的记忆洗得清晰……

  

  所以,哪怕只剩一天的生命,我也要赶回来。他擦着她的眼泪,温柔地说,因为我知道,有人会在这棵相思树下,一直等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