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风里带火······ 读者在线 alingn.com

  屋里新养了花,忘了关窗户,叶子边上被火灼似的黑。

  

  不知缘由,打电话回家偶然聊起,奶奶说,那是被风给烧了。

  

  风里带火?始终没想明白个中缘由。

  

  偶然看了一本书,书的代序里有一句话:

  

  丢了故乡的人,也就永远走不进天堂。

  

  我虽不想奢望进天堂,却立马了然。

  

  书名叫《故乡有灵》,作者花如掌灯,浙江舟山人。

  

  一篇篇看过去,那寸寸光阴里的点点滴滴有些于我却像是旧相识。

  

  甚至还想起那曾在邻家做家具的木匠的允诺,他对当时还小小的我说,你以后陪嫁的嫁妆,到时得让我来做。

  

  自然,还有很多不一样的。

  

  其中最动人心魄的,此句难逃——

  

  我祖父死在海里,所以我的祖坟要么是鱼腹,要么就是海。

  

  书里写外婆有个习惯,新的东西放到旧了再用,好的东西藏到坏了再吃,一辈子吃用都没有光鲜过。奶奶就这样,我每次回家就常扫荡她的屋子,翻整出来一堆东西扔了,看她痛惜的样子,再实施我的赏味期限的教育。

  

  可作者说:眼里欢喜过,心里踏实着,是比吃着用着还要心满意足的。

  

  这种睿智,我实属缺乏。

  

  忍不住去作者博客逛逛,还有一段“幕后案情”:

  

  这书原本叫《荒村旧事录》,一争三,争不过,后来出版时改名成《故乡有灵》。

  

  灵,是流动的火。于大处说,不失精魂和气魄。

  

  可“荒村旧事”,却是我极爱的——个人记忆里的温暖怅然,原不想铺排成浩渺的盛宴,只想它能在时光一隅,岿然存活。

  

  喜欢听朋友讲小时候的故事,每到妙处,都慨叹“那时我怎么不认识你”。

  

  他们都笑,说:你现在不是认识我了吗?

  

  如果像《故乡有灵》这样来一套《故乡里的中国》,该是一种怎样的风景?

  

  风里带火,像一种隐秘,使无知的我有口难言。

  

  因为虽然我在心灵上岁月上地理上已有故乡,但它们拔节的时候,我却只自顾自地在漠然成长。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