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兰:十年陷一梦······ 读者在线 alingn.com

  斯皮尔伯格说过,克里斯托弗·诺兰是好莱坞最后的电影作者,只有他还在创造新的梦,而其他导演不过是在不断重复自己。从14年前自掏6000美元拍摄首部电影《追随》,到如今投资额高达1。6亿美元的《盗梦空间》席卷全球.诺兰的“梦”越造越大。

  

  奇想能力为他的电影粘上标签

  

  “我是克里斯托弗·诺兰,一个典型的英国人,像我的前辈希区柯克那样,不仅是一个导演,也是一个拥有奇想能力的人。”《盗梦空间》超现实主义的奇幻色彩,让观众如人梦境,而片中忧伤的感情线和结尾时那个似停未停的陀螺又让人们心有所动,若有所思。这就是典型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式”的电影。

  

  1970年出生于英国伦敦的诺兰,在七岁的时候就迷上了用父亲的超8摄影机拍摄电影。尽管红绿色盲的缺陷让诺兰感到自卑,但他在电影领域却总是充满自信。诺兰12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导演,而且十分清楚自己想拍的是什么。

  

  这位毕业于伦敦大学英国文学专业的电影人,受文学影响,形成了他后来标志性的非线性叙事风格——叙事时序并不必然要按照前后顺序依次进行,闪回、前置乃至全盘打乱,都无不可。

  

  1998年,诺兰带着他的处女作《追随》的拷贝,来到了旧金山电影节。这里是各路独立电影人的圣地,大家都在这里寻找买家。尽管《追随》只是诺兰筹集了6000美元资金、召集一群伙伴断断续续拍了一年的黑白电影,但他却成功卖掉了它,并得到拍摄下一部电影的许诺。而他的下一部电影、改编自弟弟乔纳森未出版的短篇小说的《记忆碎片》.成功地让他跻身好莱坞。

  

  拍戏可以剧本必须由我来写

  

  作为好莱坞中生代导演中的翘楚,不论电影最初的构思是否原创,坚持自己写剧本已成了诺兰的习惯。这个习惯,源于八年前的一次失败经历。

  

  2002年,诺兰接到了一个大制作《白夜追凶》。主角是投资商早已钦定的艾尔·帕西诺和罗宾-威廉斯,再加上高达4600万美元的投资,这是诺兰梦寐以求的执导机会。这也是诺兰第一次接触好莱坞电影的制作流程。

  

  诺兰提出要自己改写剧本,但投资方制片人不同意,而且对于拍摄过程里的细节也有诸多干涉。于是,这部未能体现诺兰个人意志的电影,上映后未能取得像前两部作品那么高的评价,很多影迷失望于诺兰的妥协。

  

  2003年,当时代华纳与诺兰接触,洽谈翻拍《蝙蝠侠》系列的时候,诺兰的第一反应就是:“拍戏可以,但剧本必须由我来写。”他不仅抽出数月时间精心撰写剧本,而且在拍摄手法和理念上也取得了较大的控制权。《蝙蝠侠:开战时刻》在2005年上映后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让一度沉寂的“蝙蝠侠”扬眉吐气。

  

  在票房、口碑大热的情势下,续集很快被提上议程。2008年.在北美创下五亿票房、全球票房超过10亿美元的《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让全球影迷认识了高谭市的黑暗骑士和他背后的克里斯托弗-诺兰。

  

  在两部《蝙蝠侠》之间,诺兰还与同为好莱坞著名编剧的弟弟乔纳森合作,拍摄了影片《致命魔术》,以其诡异的气氛和精细的结构再次赢得了影评人和影迷的心。但仓促的拍摄时间却让诺兰显得有些不满意:“投资方的意思是希望赶在2006年内上映,虽然我做到了,但是如果有更多的时间,这部电影会比现在的成品更好。”

  

  于是,拍摄《盗梦空间》前,诺兰整整空出了两年档期来修改剧本,影片拍摄也足足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在东京、卡灵顿、伦敦、巴黎、丹吉尔、洛杉矶这六个城市里穿梭。面对这部超大制作,诺兰充满了信心。

  

  造梦十年从恐怖到爱情片

  

  早在十年前,诺兰心中就有了今天《盗梦空间》的故事梗概。

  

  这位刚到不惑之年的导演兼编剧,从小就痴迷于梦境,“我对梦境最大的兴趣和拍摄这部电影的着眼点,在于当人们在睡眠状态时,大脑居然能够在完全无意识的情况下,如此不可思议地创造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自己不知不觉,却还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他至今记得自己16岁时的一次体验:那天早晨,他从梦中醒来,然后又迷迷糊糊睡去,“我睡得很浅.当梦境再次出现时,我竟然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这种感觉奇妙极了,尤其当你还在努力辨别梦中所处何地和发生何事时。”诺兰清楚地记得,自己站在一个海滩上,手里还攥着一把沙子。从那天起,掌握和控制梦境便成了诺兰最为痴迷的念头之一。而这个念头便是今天《盗梦空间》的灵感起源。

  

  诺兰说,他做过多次这样的“清醒梦”,“你知道自己在做梦,有时候很可怕,却是种奇妙的经历,你会想要控制或掌握梦境。”于是他在《盗梦空间》中赋予了主角们这种控制梦境的能力。

  

  最初,他想要拍的是一部恐怖片,但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经过不断琢磨和推敲,故事成了现在观众看到的样子。诺兰说,他在这十年中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为这个复杂而奇妙的多重梦境增加了一条充满悲剧色彩的感情线。这条感情线最终成为贯穿整部影片的灵魂。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