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服刑者······ 读者在线 alingn.com

  上海市南汇监狱以关押老病残服刑人员为主,目前在押的老年人约占全部服刑人员的三分之一,年纪最大的已近九旬。初次和老年服刑人员见面时,年轻的干警方涛也有纠结,“出于道德立场,我痛恨他们做出的违法行为:出于职业需求,我又必须对他们挽救矫治。作为中国文化下长大的人,我难以不受尊老教育的影响”。对此,资深的警官们送给方涛一句话,“恨其罪,哀其人”。

  

  “认罪服法是根本”

  

  他记得,那天凌晨他肚子疼,摇醒妻子要寻医,被吵醒的她骂他:要死干吗不滚远点!他们吵起来,一如50多年婚姻里曾无数次上演的那样。但这一次,他“不知怎么”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她挣扎着,但很快没了声息。直到晨光微微透进房间,照亮妻子的尸体,他才回过神来,摸索着话筒想报警,却发现说不清门牌号码,“我老糊涂了呀!”当时,他78岁,因为故意杀人罪获刑15年。在南汇监狱,已经81岁的老曹叙述着3年前自己犯下的罪行。

  

  “进来了,意味着我是十恶不赦的恶棍吗?”这个问题,老曹自己想过无数遍。上个世纪50年代参加工作一直到退休,他都是一名负责的保安科职员,妻子生前是幼儿园教师,两人虽称不上举案齐眉,但也一起拉扯大4个子女。“我想过无数遍,要是那天不冲动会怎么样。”老曹想起婚后第一次和妻子争吵的场景,想起子女长大后劝他们离婚的建议,想起自以为男子气概的火爆脾气,想起那套装修好用来安度晚年的三居室,他想去墓地对妻子说出已经永远迟到的忏悔……但最后,他只写了一句非常书面的话挂在自己床头,算是座右铭:“认罪服法是根本”。

  

  心理长期失衡有贪念

  

  70岁的服刑人员老厉曾做过办公室主任,退休后因从事非法集资被判入狱。就在假释期间,他再次参与非法集资,最终在家被捕,被撤销假释,合并执行14年有期徒刑。他说:“妻子、孩子都哭着和我说,家里又不缺这点钱,你为什么不吸取教训,为什么非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但我当时就是昏了头,觉得我一个吃过官司的人,不在干得动的时候快点做番事业出来,会被家人和别人看不起。不想窝囊。”

  

  老厉有大专学历,自视颇高的他入狱后,依旧喜欢和一些“有文化”的服刑人员相处。这里有医生,有前局级干部,还有不少银行前高管。渐渐地,老厉开始发现他们这些自诩为“聪明人”的共通之处:“入狱的原因表面看多是冲动型犯罪,或是一时失足所致,但往根子里看,都是心理长期存在的贪念和失衡。”

  

  白胡子老爷爷与魔鬼

  

  上海市南汇监狱的一份调查显示,在犯罪时已是老人的人群中,绝大部分为初次入狱,其中经济犯罪显著。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诈骗犯罪始终居首位,职务犯罪率上升迅速。

  

  “许多事业有成的人,认为自己已为国家、为事业兢兢业业奉献了这么多年。如今老了,是时候为自己考虑,不然就来不及了。”如今,老厉终于对自己也对别人看清一些:

  

  那些还想在岗位上的,想赶紧再捞一把,不然就来不及了。

  

  那些斩熟人欺老友的,想多骗点钱财傍身,不然就来不及了。

  

  那些不敢强奸妇女却找孩子下手的,想再尝欲望滋味,不然就来不及了……

  

  翻着这些卷宗,监狱干警也常“咬牙切齿”。白胡子老爷爷的冲动,表明还有对 生活的激情。但不知界限,最终却放出魔鬼。待到自己醒悟,已经为时已晚。

  

  也许没有谁是天生的坏胚,但在一生无数个岔口前,在面对内心善与恶的交锋时,这些人所作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的暮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